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让她离开

第一百三十章 让她离开

        一瞬间血色从脸上褪去,黎念倾能感觉到指尖的麻木,握在尚存余热的掌心里,像握了一块冰。

        最可怕的是,她不知道这些照片究竟是哪里来的。

        顾小棠的电话很快打过来,“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黎念倾给她报了酒店地址,顾小棠只留了一句话,“等我现在去接你。晚上的演出不参加了,我们先出国,等我处理好这些之后,你再回来。”

        黎念倾微微掀开酒店房间的窗帘,向下望了一眼,果然楼下已经聚集了想要挖第一手新闻的狗仔,长枪短炮早已架好,就等着黎念倾这只小麻雀自投罗网。

        房间门被敲响,黎念倾从猫眼往外看,确认只有夏瑾和司莹后,把两人放了进来。

        刚进门,两人来不及跟黎念倾客套,一边一个把黎念倾架到沙发上,“团长,刚刚院长打电话过来,说你的电话打不通,让我们来问问你怎么回事。”

        连一向不怎么关心娱乐圈的院长都惊动了,这件事确实闹得很大。

        问题的关键在于,黎念倾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她最近几个月的动作,确实动了娱乐圈很多推崇苏景迁那一套的公司的蛋糕。真要是算起来,想让她出点什么丑闻的人应该也不在少数。

        但很少有人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直接叫板。

        何况这种做法实在是冒险,拿假的照片来,一作技术分析,就全都清楚了。

        可如果照片是真的,她不知道什么人能拿出这种照片……

        哦不,如果非说有什么时候能给她拍到这种照片,还能让她对此毫无印象,那大概就是——

        被绑架的那一次!

        而按照他们现在的推论,苏景迁主导了绑架的全过程,这张照片,也很有可能是在没有上天台之前拍到的。

        所以苏景迁上次说,如果他要同归于尽。

        在发现黎念倾和顾玉珩在利用杜若调查他的时候,会打电话过来威胁。

        他们都以为苏景迁没有什么筹码,没想到苏景迁的决心到了这般地步,就算是到了最后,也要拉着黎念倾给他垫背。

        也不算亏,甚至还能拖累上一个顾玉珩,一拖二的生意。

        这件事一出,不管最后怎么解决,都是以后黎念倾洗不去的污点。

        黎念倾没那么自恋,认为所有人都会愿意去了解她的过往。对于大多数路人来说,她的花边新闻不过是无聊生活中瞟一眼的事情。

        如果她不能在这次的风波里存活下来,更严重地说,如果她不能在以后拿到什么震惊四座的奖项。很有可能,她会一直被钉在这条桃色新闻的耻辱柱上——

        哪怕这张照片是在她完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拍摄的。

        了解娱乐圈规则的夏瑾和司莹面面相觑,都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自己的团长。

        半晌只能扯扯黎念倾的袖子,“团长别担心,我们都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对对,”司莹赶紧跟上,“姐夫肯定也是相信你的。大不了你就不做艺人了嘛,作幕后老板也挺好的,我们在台前赚钱,团长在幕后数钱。”

        夏瑾实在听不下去这实诚孩子的实诚安慰,“去你的,啥叫倾姐在幕后数钱?咱们那些舞蹈编排,哪个不是倾姐帮我们把关?”

        “我这不是嘴笨嘛,”司莹憨憨一笑,抱着黎念倾的胳膊一刻不松,“反正我那个意思,倾姐你明白的哈。”

        黎念倾的眉头却没松开,她太清楚这件事情发酵起来之后的波及面,再打开微博,果然“念珩传媒”已经排到了上升热搜位,眼瞧着热度逐节攀升。

        “这次的事情,要是过不去,估计你们也要受影响。”

        “受影响就受影响嘛,”夏瑾一把抢走黎念倾的手机,不让她继续看那些负面/新闻,“大不了我们接着回来跳舞。要是没有了你,院长才不会放心我们进娱乐圈呢。”

        小姑娘说得轻松,和院长那边也是这样汇报的,“对,没事,倾姐说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对,倾姐的经纪人昨天晚上的飞机到的,现在正在往酒店这边赶。”

        “您就别担心啦,这事倾姐肯定能解决。我们会陪着她的,您现在给她打电话,她压力肯定更大……对对,都挺好的,今晚还有演出呢……”

        “今晚的演出不演了。”顾小棠如同一阵飓风,呼啦啦刮进酒店房间里,把黎念倾随手搁在桌子上的水乳护肤品全部扫进背包里,“我哥现在在国外,半夜,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准确地说,顾玉珩知道这件事,比黎念倾知道得还要早。

        “黎念倾        出轨”这条热搜登上高位之时,国内是半夜,顾玉珩所在的西半球,却是白天。

        顾玉珩看完了传播度最广的几张艳色照片后,给黎念倾定了最早的航班。对顾小棠只下了一个命令,“不管黎念倾说什么,把她送过来。国内的事情,怎么处理最快,就怎么处理。”

        于是这次没有再征求黎念倾的意见——黎念倾最喜欢的是以德服人,放在第一位的永远是粉丝、顾玉珩、或者两个公司的长久发展,唯独不是她自己。

        但显然这次,不是那种怀柔政策能够解决的情况。

        即使顾玉珩已经发过微博,希望大家不要冲动,等一个真相大白。黎念倾和顾玉珩的cp粉,也还是出现了小规模的脱粉。

        明明夫妻关系破裂多年,还要在公众面前装作恩爱。有朝一日被爆出绯闻,才迟迟发条微博,声名两人早在几年前就已领了离婚证。

        这种前车之鉴太多,以至于看客不再相信这种局面下,空口无凭的说辞。

        顾玉珩的维稳看起来就像是一种委曲求全。一大批心疼顾玉珩的人出现,中间不乏浑水摸鱼,被黎念倾动了蛋糕的爱豆的小粉丝,借着顾玉珩的深情反衬黎念倾此举的不可饶恕。

        而真爱粉,由爱生出来的恨是很可怕的,当初追《医见倾心》有多疯狂,现在回踩得就有多厉害。

        顾家兄妹是真的怕,黎念倾再傻乎乎地用怀柔政策,妄想感动别人,最后飞蛾扑火,伤害到的还是她自己。

        顾小棠启动了最紧急预案。

        抓取关键词,几个平台相继炸掉相关词条。哪怕被指责捂嘴,也要先把热度降下来,不让事态继续扩大。

        同时律师函连发三条,又把睡梦中的项浩宇从被窝薅起来,连夜写起诉状。

        “今天周六,法院不上班,就算项浩宇写好了起诉状,今明两天,法院也不会受理。”顾小棠一边联系楼下的保姆车,让司机假装接到了黎念倾,自己把车开出去溜达,引开一部分狗仔。一边给房间里的其他三个人分析眼前的局势。

        “但是法院受理的回执一天不出来,公众就不会相信倾倾是无辜的。狗东西,专门挑了周五造谣。周五晚上,大家都没什么事,这种词条热度上升得很快。接下来两天法院不上班,没法澄清,哦靠,越说越气,老子这次不把他干趴下,我白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

        顾小棠还是那样意气风发,丝毫没把眼前的困境放在心上的潇洒模样,把背包拉链一拉,拽着黎念倾就要走,“我哥在那边准备好接你了,你现在就去,等你们那边处理好了,我这边也处理好了。”

        顾小棠进来以后,夏瑾和司莹从始至终没说话。直到听见顾小棠要立刻带黎念倾走,司莹才犹豫开口,“倾姐,今天……是演出的中场……”

        一语惊醒梦中人。

        考虑到时长,国家舞剧院的演出,都是分上中下三场的。每天演一场,每场九十分钟。

        就像一幅卷轴,每天打开三分之一,三场连起来,才是一幅完整的鸿篇巨制。

        昨晚杜若来之前,是这场舞剧的上部分。

        黎念倾的水平,在同年龄段都是独一份。尤其是今明两天的演出,有几个动作,只有她能做的轻盈流畅。

        其他演员,很难做到她的难度。

        如果一开始就是别的演员来表演,从头到尾,难度和风格也算连贯。然而黎念倾珠玉在前,贸然换成其他人,只怕观众很难接受。

        黎念倾恍恍惚惚跟着往外走的脚步顿住了。

        夏瑾赶紧扑上去捂司莹的嘴,冲黎念倾摆手,“没事没事,换个演员就行。倾姐先去找姐夫吧,说不定姐夫这么郑重其事的,是要跟你求婚呢。”

        夏瑾拼命朝司莹挤眼,司莹会意,联合着司莹,两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把黎念倾往外推,“姐赶紧走吧,别到时候赶不上飞机。大家都能理解的。”

        看楼下这个阵势,今天只要黎念倾敢走出酒店的大门登上舞台,一定不能善了。

        司莹的本意是,愿意花上几百块来看一场舞剧的,基本都对中国舞和黎念倾有一定了解。就算临场换人,日后了解前因后果,也不会怪她。

        可这话听在黎念倾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意思。

        “我不能走。”黎念倾揪紧怀里的背包,“我不能对不起为了我买票来看演出的观众。”

        /131/131500/32128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