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爱是克制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爱是克制

        “因为他们想偷拍我们家艺人,然后放到网上卖钱。”顾小棠不给他们跟警察胡扯的机会。

        “我们哪有……”几个刚想矢口否认,被警察一个眼神扫射过来,又都噤若寒蝉。

        “不好意思,”黎念倾不知道怎么说服了顾玉珩,拉着他走到警察面前,“那个……”

        “你是那个黎念倾吧?”警察做笔录的手顿了顿,嘴角扬起,又克制住自己,保持良好的职业素养,“我说怎么这么多代拍。”

        “对不起,我们号召的不太到位。”黎念倾已经养成习惯了,遇到这种情况先跟人家道歉,“耽误你们的时间了。”

        “算了算了,我们就管着这一片,”警察往身后,长臂一挥,颇有种“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的气魄,“这一片是到处都是时尚杂志和各种经纪公司,你们这个情况我们见得多了,哪是你们号召就能号召住的?”

        明星私下行程被买卖几乎是圈内人人得知的秘密。

        说是买卖个人信息违法,可这些信息有时候也不是黄牛私下打探了,擅自发出的,一部分黄牛还和明星工作室有联系,故意放出,吸引粉丝来接机,用来给明星本人充门面。

        而且这一行利润可观。只要买好了设备,再加一张机票,追到明星面前去,卡擦卡擦按几下快门,回来以后印成小卡片,没什么成本,就能高价卖给粉丝。

        以黎念倾和顾玉珩现在的流量,如果能把照片拍好了,会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代拍这个行业的兴起,本就不是因为喜欢某个明星。但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也难怪这些人像一群闻到味的丧尸,跟在身后穷追不舍。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黎念倾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给我们添一点麻烦倒是没事,”警察已经把几个人“请”到了警车里,回头嘱咐了他们一句,“不过如果再这样下去,下次就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了。”

        一群大老爷们儿,抱着被收了内存卡的摄像机,垂头丧气地坐在警车里。

        只有一个看起来还是学生模样的小姑娘,执着地站在警车门口,不愿意进去。考虑到她的年纪,警察本着“文明执法”的原则,没有动手。

        小姑娘眼泪汪汪的,望向黎念倾和顾玉珩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痴迷。

        顾小棠心里警铃大作,果然在走近后,小姑娘直勾勾盯着顾玉珩和黎念倾,“倾倾,珩珩,我是你们的粉丝,我好喜欢你们……”

        “我就是想来见你们一面……哥哥……”

        顾玉珩才知道原来外人这么贸然喊他哥哥,他会这么烦躁。

        特别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可以喊他“叔叔”的人,眼中没有属于她自己的神采,像是把虚幻的明星当成了自己的全部寄托。

        却又可以为了自己的一时喜欢,肆意侵入别人的生活。

        之前听顾小棠说过,一些极端的粉丝,甚至会打听明星所住的酒店房间号,买通酒店的工作人员,藏在该明星的床底下。

        或者定下该明星所住房间旁边的房间,半夜起来,一次一次敲明星房间的房门。

        他一直入耳不入心,觉得这样极端的人也是少有。

        今天直面这个小女孩,突然发现,原来在庞大的粉丝基数面前,极小的概率也会产生巨大的数字。

        顾玉珩用尽了自己全部的修养才没当场嘲讽。

        “带走带走。”顾小棠却没那么多善心挥霍,每天处理这种事情,都快处理麻木了。没想到黎念倾这次的爆红远远超出了她之前所带过的艺人,百密一疏发生今天的意外,“在我们星图传媒的艺人这里,私生不是粉,带走带走。”

        顾小棠拽着黎念倾和顾玉珩上了闻讯赶来的保姆车。

        上了车之后顾小棠又开始给公司留守的诸位布置任务,“现在去找几个大粉,要那种领头的,粉丝量多的。跟他们合作,让他们号召不追私。”

        工作室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人手也是有限的。这种私生饭拍来的视频和图片,如果没有大范围传播,工作室很难发现。

        就像这次的那个小女生。

        但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危险,如果不绝情一点,把这种行为扼杀在摇篮里,难保之后不会出什么乱子。

        “以后见到私生拍出来的视频和图片,直接让大粉号召粉丝,举报拉黑一条龙。让他没有流量,要是私生的号给举报废了就更好。”

        对面的ash打了个哈欠,“你这招绝啊,不过要是这些私生触底反弹,也号召他们的拥护者,不再喜欢倾倾,可能会掉粉。”

        “掉粉就掉粉,差他们那一个两个了?!粉丝量重要还是人身安全重要?这么想窥探人家私生活建议直接养个宠物,保证宠物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监控之下。”

        顾小棠气不打一处来,“都什么坏毛病?没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嘛?采访里说了那么多次,不要把过多精力投入到明星身上,过好自己的日子,好好生活好好生活好好生活,记不住?!”

        顾小棠是真的上火,一直骂到三人到达了采访地点。

        黎念倾和顾玉珩准备,顾小棠还在旁边发着微信语音。

        旁边化妆师试探性地跟两人搭话,“你们来的时候,遇到车祸了?”

        “啊?”黎念倾也愣了一下,“对,出了点小意外。”

        “哪能是小意外,我看现场人拍的视频,车尾都撞歪了一块。”化妆师抖着手中的散粉刷,脸上的肉肉都纠结起来,清晰地写了“肉疼”两个字,“那车怪贵的吧?”

        “是吗?”黎念倾是个车辆小白,听这话赶紧晃晃旁边等待的顾玉珩的手,“那个车很贵嘛?”

        被顾玉珩反握在掌心,“还好,不贵。”

        化妆师:你是不是当我瞎?

        “你们怎么知道……”黎念倾说到一半,自觉地去摸手机,果然看到热搜词条上——

        “黎念倾        车祸”

        下面一个——

        “顾玉珩打人”

        “……”

        广场上一片沸腾,粉丝忙着澄清顾玉珩这属于正当防卫。

        顾小棠几分钟前下的命令已然起了效果,评论区吵成一团——

        “人家也是喜欢这个明星才去拍的,要不然平白无故,干嘛花这么多钱和时间在这个明星身上?”

        “不过这种确实有点危险,下次注意一点就好了。”

        “评论区在抽什么风?私生不是粉好嘛?你喜欢一个人就可以随便尾随她?都什么心态啊?”

        “都是潜在犯罪分子吧?!这种程度的追私还不恐怖?”

        “而且他们应该本来也不是粉?其中有两个人我看着眼熟,好像他们谁都拍,谁有流量拍谁。”

        “代拍?!我说怎么就这么怼上去了,要真是粉丝,能这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一众评论里,黎念倾工作室刚发的置顶微博空降词条榜首。

        接着黎念倾粉圈里有影响力的几个大粉,相继从粉丝那里收获了以前有过这种行为的账号名单,挂出来供大家拉黑举报。

        “这行为可得罪人。”化妆师扫了一眼,“要是别家都这么干,你们这样还没什么。可这种追私行为自从进入内娱后,各家虽然口头上说不让追,实际上行为都是默许,你们现在就属于枪打出头鸟了。”

        “没事,反正我家倾倾,现在干什么都是出头鸟。”顾小棠转着手机,走到黎念倾身后,两手搭在她肩膀上,看着镜子里的她,“要是能因为这件事,把私生这个问题解决了,也不错。”

        “黎老师,顾老师,”有录制组的工作人员过来通知,“准备好了吗?可以开拍了。”

        “好,就来。”

        “小心点,才发生了这件事,他们可能拿这件事做文章。”顾小棠低声提醒。

        这家的采访本来就以犀利著称,问的问题也都是别家杂志不敢问的,也因此成为了风靡当下的杂志之一。

        几个温和的套路性的问题问过之后,果然开始上硬菜了——

        “听说两位老师在来的路上发生了意外,两位都还好嘛?”主持人嘴角的笑容官方而客套,并不真诚的问候之后,问,“黎老师的工作室发了抵制私生的通告,请问您怎么看待有些比较狂热的粉丝的行为呢?”

        他们把私生叫做“狂热的粉丝”,显而易见,是站在私生的立场上说话。

        聪明人知道现在应该避其锋芒,黎念倾偏偏喜欢反其道而行之,“您的狂热是什么程度的狂热?”

        “大概……接机?或者会跟随您去您的工作地点?比如剧组,或者您的剧团?”

        “我不接受。”黎念倾的话毫无转圜余地,“我知道大家是基于对一个艺人的喜爱,才会想要千方百计接近他,近距离感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这种行为,我,以及念珩传媒的艺人,都不接受。我希望大家知道,这种刻意的相遇,并不能够让你真正看到一个艺人真正的一面。对于本身有瑕的艺人来说,人是可以伪装的,如果他知道机场会有接机的粉丝,就一定会在机场表现出自己的人设。”

        “可私下里他究竟是什么人,粉丝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粉丝根据机场的那几分钟时间,对喜欢的艺人尬吹,真的会成为知情人的笑料。”

        “希望大家都能站起来追星,不要为看几分钟虚假的人设,放弃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最后自己投入了这么多,却成了别人的笑柄,真的很不值得。”

        “对于那些比较敬业的演员——我且不说歌手,因为没有当过,不太了解歌手的工作模式。演员的演技是来源于生活的,要不断从生活中汲取素材,才能在荧幕上创造一个真实的角色。”

        “这种追私行为会让演员不敢投入现实生活,因为只要出现在公共场合,就会被人盯住。演员的公私是分的非常明确的,如果把一个演员逼的只能窝在酒店里,他怎么可能创造出生动的市井小人物?”

        “说回我自己,如果接下来拍戏要去深山老林,不制止这种私生行为。首先,我是一定会进山的,这是我的工作,是工作就要好好完成。为了给自己一个舒服的工作环境,抠图或者找个‘平替’场景,把好好的一段戏毁了。”

        “不管是什么理由,在我看来都是很不负责的行为。没有对观众负责,也没有对这份职业的敬畏之心。”

        “这种情况下,如果私生跟着进了山,出了意外,谁来负责?难道剧组要在紧张的拍摄之余,还要注意树上挂了几台摄影机?蹲了几个私生在偷拍?”

        “您说他们是狂热的粉丝,”黎念倾点出他问题中最误导人的几个字,“但如果您看了《医见倾心》,您就会明白,我从小被教育的,爱是克制。”

        /131/131500/32092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