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竞争

第一百一十九章 竞争

        顾玉珩一时没做回答。

        黎念倾却不放过他,干脆整个人挂在顾玉珩脖子上,“就一点都不吃醋?”

        顾玉珩托着她的背,闭了闭眼睛,唇角的笑意从温和转为无奈。

        他弯下身,用额头抵住黎念倾的额头,眼眸半阖,鼻尖蹭了蹭黎念倾的鼻尖,呼吸相闻。

        淡淡的雪松气息混合了椰奶的香气。

        顾玉珩嗓音低低的,有种蛊惑人心的醇厚,“醋,醋死了。”

        “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收不回来。”

        “只能自己偷偷忍住。”

        黎念倾不禁偷偷扬起嘴角,还要嗔他一句,“我怎么原来不知道,顾教授这么油嘴滑舌?”

        “发现在夫人面前,正经不如油嘴滑舌好用。”顾玉珩磨着她,眸中尽是那张潋滟的唇,便蜻蜓点水地啄吻着她的唇角。

        “你这是在说我不知好歹?”黎念倾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顾玉珩好气又好笑,叹了口气,“不敢。”

        “想你也不敢。”黎念倾轻哼,也就只有这种时候,她敢这么跟顾玉珩说话。

        顾玉珩摁住她的后脑。

        松香和椰香疯狂纠缠,最终椰香被包裹,吞没,化成了缭绕在林间的一股风。

        “回卧室?”顾玉珩声音喑哑。

        黎念倾被他这句废话问得又羞又恼,捶了一下他的肩膀,“那不然呢?!!”

        客厅的灯暗下来,在松香和椰香的余味里,陷入一片沉寂。

        *

        次日黎念倾起来,身边的位置还有一点余温。

        顾玉珩今天是个早班,估摸着天刚蒙蒙亮,就起床去打卡了。

        顾小棠表情贱嗖嗖地靠在卧室门框上,手上端着一碗燕窝粥,“起得来吗?要不要跟李导改个时间?”

        被黎念倾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收拾收拾,被顾小棠看管着吃了顾玉珩叫人准备好的早饭,黎念倾跟着顾小棠来到李导的工作室。

        李导是个颇爱风雅的人,就连工作室也是中式设计,庭院里铺着鹅卵石,一汪小池塘游着两条肥嘟嘟的锦鲤,池边几束翠竹,正中间是一个亭子,檐牙高啄。

        “这不是,找人来看过,说两条锦鲤,凑个吉利数,今年正好。”李导见黎念倾的目光在池塘里停了几秒,爽朗地笑着解释。

        “看不出,您还挺信这个。”顾小棠也笑起来,拉着黎念倾进入了小亭子,坐到李导对面。

        “嗨,我们拍部戏,动不动就是几千万上亿投进去,就怕出什么乱子播不了,真金白银全打了水漂。”李导乐呵呵的,往沸腾的水里加了几夹子茶叶,“不信不行。”

        “那是,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顾小棠从善如流。

        “是这个道理。”李导瞟了对面的两人一眼。

        大门保留了古老的风格,用一根儿臂粗的门闩穿过锁扣,现下门闩没重新插上,有人敲了两下木门,发出沉闷的响。

        亭子里,三人的注意力全被吸引了过去。

        门口走进两人,其中一个,身材高挑,容貌姝丽。

        “柯雪。”顾小棠往后仰着身子,在黎念倾耳边快速报上来人的履历,“当红小花之一,走的是与世无争的人设。流量虽然没有顶峰时期那么抗打了,但是优势是有一批死忠粉。”

        “而且演技在她那一批小花里还算可以,所以粉丝拉踩各家都试图用‘演技好’来拉开和同批小花的差距。实际上也就那回事,不是天赋型选手。”

        “如果你的竞争对手是她,那后面有的是腥风血雨要面对了。”

        果不其然李导站起来,还没迈出亭子,手就先伸了出去,“小雪来了,请进请进。”

        李导很热情,黎念倾和顾小棠对视一眼,也站起来迎接。

        五个人一番客套,又重新坐回亭子里。

        还是柯雪的经纪人按耐不住,率先开口,“念倾今天来,也是来竞争这个角色?”

        热烈的气氛像是加了冷冻剂,分分钟冷了下来。

        “对,”黎念倾笑得很真诚,“李导是我很喜欢的导演,知道有合作机会,当然想来试一试。”

        经纪人望了身边的柯雪一眼。

        柯雪手指勾着墨镜折起来的镜腿,一下一下,打开又合上。

        “我记得念倾只有一部偶像剧吧?”经纪人像是在努力思索,遗憾道,“偶像剧拍完,就想拍电影,还是李导的历史题材的电影,是不是有点……”

        她话说得不客气,笑得倒是非常歉意。

        “我家倾倾进娱乐圈时间不长,”顾小棠把话接过来,笑里藏刀,“一部偶像剧能爆红成这样,已经是娱乐圈近二十年绝无仅有的了。我记得当年小雪也是偶像剧出道,小雪应该知道,《医见倾心》的爆是什么程度的爆?”

        怎么可能不知道?

        从二次元到三次元,从欧美圈到国漫圈。各个圈子里的大粉纷纷来到“鲇鱼”的圈子,发挥自己的才能,写文、画画、剪视频、扒糖,尽情畅想两人的婚后日常。

        黎念倾一度不敢直播,只要直播,服务器分分钟卡崩。

        上次发布会现场她不知道,等回去看到粉丝录屏,才发现直播屏幕卡成了马赛克。

        那还是在前期,剧播到现在,三秒之内几万评论的盛况黎念倾见识过两回,现在更是轻易连微博都不敢发——

        她答应按留言时间回复留言的前三名,现在压根翻不到前三名。

        这部打破各个圈子的剧已经无孔不入地侵入了每个人的生活,就算是自己不看,多刷刷朋友圈,也基本能追完全程。

        用现在娱乐圈的行话来说,属于“现象级的爆款”。

        就顾小棠自己知道的,已经有五六家公司开始琢磨按照《医见倾心》的套路,复刻下一部“现实走进作品”的电视剧,要求参演男女主开始线下培养感情了。

        柯雪嘴角的淡笑凝固了一下,在几人的注视下还是柔和开口,“对,念倾能一夜爆红,确实是很多人羡慕不来的。”

        经纪人得了启发,就像战场上弹尽粮绝的士兵捡到了一把新的武器,两眼放光,“说的是,我们家柯雪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当年拍的偶像剧也只是小火一把。后来的人气和口碑,也是这么多年一部剧一部剧积攒下来的。”

        “小雪这就太谦虚了,”顾小棠不顺着他的话,莞尔一笑,一本正经地侧头跟黎念倾介绍,“柯雪当年那部剧也是很火的,也是凭借那部剧,一跃成为了当红小花之列。”

        “到现在只要微博上有人夸演技,比如‘你可以永远相信的演技’,小雪的粉丝还会拿那部剧的截图,在下面安利小雪呢。”顾小棠字字诚恳,“所以说,小雪那部剧的形象,多深入人心。”

        她这边盛赞柯雪的演技深入人心,实则杀人诛心。

        经纪人前脚刚夸了柯雪这些年有多部作品,演技和口碑有了提高。

        后脚顾小棠就暗示,拍了那么多部,结果演技巅峰是出道作品,这些年不是在退步就是在原地踏步。

        娱乐圈的人都是人精,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顾小棠的明褒暗贬。

        李导在旁边看戏看够了,抬手往下压了压,“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再争了。”

        几人相对和善的一笑,结束了这场暗潮汹涌的谈话。

        “我这部电影呢,也筹备很久了。”李导亲手给几人倒了茶,摆在每个人面前,“这个女二号,要是个会跳舞的角色,而且不能是那种舞蹈方面的新人,因为我预备有几个镜头要切大全景,还要是长镜头。”

        “你们经常看电影,应该也能发现,现在的很多片子,演员根本不会跳舞或者打斗。有这些舞蹈或者打斗场景的时候,要不然就是让替身上,要不然就是给演员特写,拍脸,或者镜头频繁切换,演员做碎片化的动作,最后由后期剪到一起去。”

        “这样给观众的观感非常不好——观众花钱到电影院里,不是为了看你原地转圈或者挥两下袖子,就是跳舞或者打斗的。而且用替身,镜头都不敢带到脸,否则很容易穿帮。”

        “所以这个角色,我一开始考虑的就是二位。”李导靠在竹藤编制的椅子上,食指抠了抠鬓角,“两位应该都知道自己的优势。”

        “念倾有很好的舞蹈功底,加上现在人气也非常高,小雪之前的演戏经验比较丰富。”

        “不过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没有拍过电影,不知道这种大银幕你们能不能适应。”

        顾小棠这边保守地没有立刻回应,倒是柯雪的经纪人按耐不住,立刻推荐道:“李导,这个您放心,我们家小雪,这么多年,已经有了非常稳定的粉丝基础,如果李导愿意跟我们合作,票房方面,我们这边至少能给您保到这个数。”

        经纪人比了个手势,黎念倾没看懂,倒是顾小棠低头闷闷笑起来,被黎念倾拍了一下腿,又赶紧正襟危坐。

        “这个票房,确实是一部分考虑的因素,不过在我这里不是主要的。”李导抿了一口茶,来了个大喘气,才拨弄着手腕上退下来的串珠,平淡开口,“最后能呈现出来的作品是什么样子,能不能拿奖,才是我这部作品的主要目的。”

        “我年纪也不小了,就想在自己还没彻底动不了之前,冲一冲导演奖项的大满贯。但是这几年市场是个什么样子,你们心里应该也清楚。不止台前的演员质量大幅度下降,就连幕后的质量也没法跟以前相比。”

        “现在想磨出一个好剧本,要考虑跟上时代,要塑造的人物鲜活,还要能反应所处时代的民族大义和个人情感,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很少有编剧能有这样的笔力。”

        “这两年就更难了。资本进入市场,开始大规模创造那些‘不带脑子看的剧’,以至于少有编剧再去琢磨有深度的剧本。”

        “当然,我这不是指责任何一方,毕竟大家都要养家糊口,都要赚钱。如果付出同样的甚至更少的时间和精力,就能赚到这笔钱,那干嘛不选择呢?”

        “只是我是从那个百花齐放的年代走过来的。我还记得上学的时候,我们的老教授跟我们说过,我们从那个受拘束的创作时代走出来,经历了多少阻碍。”

        “我们不能又被资本赶进那个小小的圈子里去。”李导是性情中人,大抵也是想起了上学时候头发花白的老恩师,现在想必也已经成了一坯黄土,叹了口气。

        “我反正这么多年,该赚的钱,也都赚的差不多了。就想干点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表达点自己的看法,讲讲自己喜欢的历史故事。最好能冲个奖,要是冲不了,那就当给我这个历史迷,完成一个心愿了。”

        /131/131500/32080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