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点波澜都没有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点波澜都没有

        顾小棠又点开一个链接。

        这个稍微好点,至少能看出来是件类似内搭的上衣,只不过布料都在胸前,后背是用几根绑带系住的,如果非要打个比方,那款式有点类似古代的肚兜。

        “也还行,”黎念倾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点,“花色和设计都很好看,外面再穿一件上街肯定很吸睛。”

        顾玉珩早在顾小棠把屏幕划到模特上身图的时候,就把眼睛闭上了——

        不管什么情况下,顾玉珩的男德都守得无懈可击。

        但他完全能够感同身受,想象一下黎念倾如果要买这件衣服回来穿,他不会说什么,也肯定会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生怕这系带不结实,一不小心就出什么意外。

        “啥?”顾小棠一听就不干了,“怎么能再配一件衣服?这就是设计师款,要的就是这种性感,再搭一件,岂不是浪费了人家的设计心血?”

        黎念倾上下牙在一起磕了几下,斟酌着开口,“就是,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件衣服,在秀场上可以。因为那么大一个舞台,只有模特一个人,她但凡不作妖,这衣服都不会掉。”

        “而且t台就这么一段路,走完了也没多少时间。但是你穿到现实中,每天人来人往的,它是真的有被不小心扯掉或者是松开的风险的?”

        顾小棠嘴角撇下来,下嘴唇包住上嘴唇,百折不挠,又点开了一件。

        顾玉珩觉得自己终于能为自己的妹妹说上一句话了——毕竟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哪能这么轻易地就被外人否了?

        顾玉珩面色凝重,语气指责,“这围巾不是挺好的?纯白色,素净,简约,非常适合你去公司的时候戴上。项浩宇这就不对了……”

        黎念倾默默帮他把金丝眼镜架在他鼻梁上,看清白色背景图上是个白色的什么东西的顾玉珩,后半句话噎在了嗓子里。

        “还挺好嘛?”黎念倾望向顾玉珩的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同情”。

        顾小棠在得到了她哥的首肯之后,气焰更是十分嚣张,当场炸毛,“就是吧!我就说!这衣服多有感觉!”

        她边说,还边往后又划了一张图片。

        商家图上模特把这条“围巾”穿在身上,长度堪堪到了锁骨往下大概三指的位置。

        下面只穿了一件款式别致的文胸,纤细的腰露在外面,甚是性感。

        顾玉珩又闭上了眼睛。

        忍无可忍,一巴掌把顾小棠还想继续展示别的款式的手摁下。

        “怎么了?”顾小棠观察到她哥的表情格外痛苦,不明所以。

        黎念倾心疼地揉着她家大猫猫的脑壳,转头对顾小棠道:“就是说,或许,不能怪你家挂件?”

        “啥?”顾小棠眉毛挑起来,“你们不觉得他是个老古板,完全没有现代人的审美吗?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穿衣自由好不好?!”

        顾小棠毕竟是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手下艺人虽说没有像景年公司旗下的艺人,出来进去都穿的非常节约。

        但在表演的时候,尤其是有些作品带些性感|撩人的味道之时,为了节目效果的需要,穿的少一点也很正常。

        顾小棠见得多了,每年的时尚秀场她也几乎都会受邀出席,再加上红毯、各种晚会。对于这种时尚能够接受的尺度就比圈外人大得多。

        更别提是律师这种每天西装革履板板正正的职业人士。

        所以项浩宇向她撒娇表示不能接受这种衣服的时候,顾小棠想都没想就把挂件扔下,“你自己刨个坑自己把自己埋起来吧,哪条地铁线把你挖出来的。”

        “你这也太自由了……”黎念倾捂脸,“你这真是,无拘无束……”

        “是吗?”顾小棠狐疑地瞅着面前的两人。

        顾玉珩摘下了他的金丝眼镜,五指张开,拇指和中指揉着突突跳动的太阳穴,“顾小棠,就这些衣服,你看着喜欢,买回来收藏,我不管。”

        顾小棠面露喜色。

        “但你如果敢穿出门,腿打断。”

        顾小棠:“……”

        半晌顾小棠哼哼唧唧,开始引用网络上的热门试图给自己增加一点话语权,“保护花的方式应该是让花盛开……”

        “是,我让你盛开。”顾玉珩话都不让她说完,“我让你盛开了,然后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手随手给我摘下来?”

        “啥叫随手摘下来?”顾小棠犟嘴,“我是那么容易被人欺负的人吗?!”

        “行,来,”顾玉珩冲她动了动手指,“过来,坐到我对面。”

        “干啥?”顾小棠警惕,在顾玉珩的目光压迫下还是老实照做,盘腿坐在地毯上。

        顾玉珩把手肘支在茶几上,“来,让你两只手。掰赢了,我就让你穿出去。”

        顾玉珩要跟她掰手腕。

        顾小棠一听就怂了——从小到大,在这方面她不得不服。顾玉珩看起来是个文人,力量却一点都不弱,而且非常善于攻击对方的弱点。

        哪怕在那些肌肉虬劲的大块头面前显得纤瘦,却能在交手的前几秒钟就判断出来对方的薄弱之处,然后蓄力给对方致命一击。这一点甚至连长辈们都不知道,以为顾玉珩就是花拳绣腿。

        直接好处就是顾小棠和黎念倾小时候,但凡顾玉珩在场,从来没有被欺负过。

        现在这份好处很明显开始反噬了。

        顾小棠缩着脖子,死活不把手伸出来跟顾玉珩握上。

        顾玉珩把手臂上的衣服往上扯了扯,露出线条流畅的小臂,单薄的家居服勾勒出大臂的肌肉线条。

        “这就不敢了?”顾玉珩等了一会,没等到顾小棠上来跟他比试,“你是不是容易被欺负的人,还需要我多说?”

        “哼……”顾小棠撇嘴,“你这是助长不良风气,限制女生的穿衣自由!错的不是女生,错的是那些管不住自己的犯罪分子……”

        “我没说错的是你。”顾玉珩收回了手,把袖子拉下来,“我也没说那些人应该被原谅,我也不会觉得,发生这些悲剧是女孩子穿衣导致的结果。”

        “那你干嘛这么大反应……”

        “因为这些虽然不是你的错,但是后果却需要你来承担。”顾玉珩下颌处的线条都是紧绷的,“而那些犯罪分子需要承担什么?一份不轻不重的判决?还是一笔买一套西装都不够的赔偿?”

        “……”

        “项浩宇应该更清楚,法律上的‘轻伤’,在医学上看来,已经不轻了。如果是‘重伤’,你这辈子都要搭进去。而那些人坐几年牢,继续逍遥快活。”

        “……”

        “你哥哥,我,只是一个医生。不现实地来说,如果我是个杀手,能全球知名,让人闻风丧胆的那种。或者,如果我能一刻不离地守在你身边,那你爱穿什么穿什么。但我不是。”

        “我不能保证那些人渣究竟会对你做什么,会对你造成怎样的伤害。我管不了,所以我只能从源头上,掐断任何让你陷入危险的可能性。”

        “你可以认为你的穿衣自由被侵犯,但这是我能想到的目前最有效的保护你的方式。”

        顾玉珩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沙发的扶手,显示他内心的焦躁。

        顾小棠趴在茶几上,下巴贴着冰凉的桌面,像一只被教育的布偶猫。

        顾玉珩一旦拿出家长的气势,就连黎念倾都插不上话。毕竟顾玉珩的逻辑基于“为两个小孩好”出发,无论说什么,都能完美的逻辑自洽。

        又句句都是大实话,肺腑之言,很难反驳。

        “……”顾小棠吹起额前的几缕碎发,垂死挣扎,“那之前倾倾穿晚礼服,我看着也挺性感的,你也没说啥……”

        “晚礼服跟你这些能一样吗?”

        “哼……我就不信倾倾穿那些低胸露腿的礼服的时候,你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都是男生的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

        “咳。”顾玉珩简洁的一个字。

        顾小棠撅嘴站起来,“知道了知道了,不穿了还不行嘛……”

        “哎?”黎念倾想起这个话题开头的原因,“如果单纯是这个原因,想通了以后,记得给挂件回个消息,我觉得挂件估计失眠好久了。”

        “知道啦!”顾小棠雄赳赳气昂昂躲到洗浴室去了,过了十几分钟敷着面膜,回房间之前撂下一句话,“你们两个,晚上收敛一点,我明天还要带倾倾去见导演。”

        在顾玉珩一个眼刀飞过来之前逃之夭夭。

        客厅里留下顾玉珩和黎念倾两个人。

        顾玉珩扣着马克杯的把,杯里的黑咖啡已经失了热气,泛出中药的苦涩来。

        黎念倾在他失神之际,把杯子接过来,放在茶几上,“太晚了,别喝咖啡了。”

        “嗯。”顾玉珩神志回笼,习惯性揉了揉她的后脑勺。

        暖黄色的灯光下,笑意温柔。

        “不开心?”黎念倾转了个方向,往后躺在他腿上。

        顾玉珩用指尖顺着她散开的长发,“没有,只不过在想,这个世道,给女性的生存空间,确实太小了。我自认为在保护你们的安全,实际上,也不过是给你们多加一道枷锁。”

        黎念倾抓着他的手腕,手指在他脉搏出细细摩挲,“可这些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顾玉珩微微扬起嘴角,在她额间落下一吻,叹息道:“谢谢。”

        吻如同羽毛,轻轻从额间落到心头。

        气氛旖旎。

        顾玉珩的心理负担太重,黎念倾不喜欢这种带着伤感气息的浪漫,于是用指尖描着他家居服上的哆啦a梦嘴巴的轮廓,直到被顾玉珩逮住了手。

        才贼兮兮地问:“顾教授,我有一个问题请教。”

        一般她唤他“顾教授”或者“顾医生”,接下来都没有什么好话。

        顾玉珩扬眉,精神头和半分钟前判若两人。“请讲。”

        黎念倾抬起上身,凑到顾玉珩耳边,“我穿那些礼服的时候,顾教授心里,真的一点波澜都没有?”

        /107/107835/29298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