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穿衣自由

第一百一十七章 穿衣自由

        顾玉珩当然是不会承认自己内心那一点雀跃的,毕竟要稳重。

        但是不妨碍他拎起那件洗的干干净净的家居服,准备出门去更衣室里换来试一试。

        “哎哎哎?”黎念倾眼见着他要走,自然不能答应,“你干嘛去?”

        “去换衣服。”顾玉珩还是没什么好气。

        黎念倾挤进他胸膛和门板的夹缝,那样子很明显——你要出去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有点夸张,不过意思大差不差。

        “都老夫老妻了,你避着我换衣服?”黎念倾满脸的不可思议。

        顾玉珩:“……”

        最后在黎念倾的“威逼利诱”下,顾玉珩乖乖在她面前把笔挺的衬衫脱下来。

        黎念倾上爪摸了两把腹肌,像之前没摸过一样,啧啧称奇。

        “顾医生身材不错嘛~”

        顾玉珩耳根薄红,强作镇定,“之前没看过?”

        “摸过,”黎念倾脸不红,心不跳,“没仔细看过。”

        “……”

        顾玉珩把自己想象成医学院里的大体老师,等黎念倾摸了个够本,把哆啦a梦套在自己身上。

        黎念倾围着他走了一圈,啧啧称奇,“还挺合身的嘛~没想到,居然有人能把家居服穿成这个样子,看来以后我买衣服不用考虑什么款式了,反正什么款式你都能穿出限量款的感觉来哎哎哎?”

        话还没说完,黎念倾就被人整个包进了怀里。

        黎念倾瞪大眼睛,很不服气,“谁当年说得?要做君子?哪个君子这么搞偷袭的??”

        搞偷袭的君子隔着毛茸茸的玲娜贝儿的帽子,轻轻地揪她的小耳朵,舔着后槽牙,笑得阴恻恻的,“小狐狸,故意的是吧?”

        “哈?我故意什么了?”黎念倾预感自己的小算盘可能打坏,算盘珠子嘣顾玉珩脸上了。但她依旧装傻,“堂堂教授,说话要讲究证据,不能诬陷人的!”

        顾教授轻哼一声,顺着她的话,开始抽丝剥茧,“自古红蓝出cp,所以一开始就买的蓝色?”

        “哼哼,对。”

        “是买给小棠的?”

        “嗯。”黎念倾眨巴两下大眼睛,存心气他,“你不知道嘛,我和小棠也是有cp粉的,比你和我的cp名字好听多了。你和我的cp名字叫鲇鱼,我和小棠的cp名字可是叫‘一小倾城’,多好听。”

        顾玉珩勾起一边唇角,捏着她耳尖的手指用了点力道,“所以我还是硬抢过来的?”

        “理论上来说,是的。”黎念倾表情严肃,“但是你既然喜欢,给你也不是不行。”

        “……”

        “怎么啦?是不是吃醋啦?”黎念倾坏心地笑,手指掐上顾玉珩腰侧,感受着手感颇好的肌肉触感。

        “那你告诉我,”顾玉珩彬彬有礼,“为什么一米七的小棠,你要给她买一米八五的衣服?”

        “……”黎念倾倏然抬头,“!!!”

        看似一个个非常好回答的问题,最后串联起来就是他心里已经预料好的答案。

        辩论赛里常用的质询技巧。

        老狐狸!!

        顾玉珩的笑容大剌剌写了几个字——让我看你怎么编。

        黎念倾顿了几秒,也咧开嘴角,明晃晃写了几个大字——你等等听我给你狡辩。

        当然,这种情况,狡辩是不可能狡辩的出来的,何况黎念倾本身也不会胡扯。

        半晌,黎念倾伸手把家居服后面的玲娜贝儿的帽子帽檐往下一拉,遮住了眼睛,只留下半张脸露在外面。

        “编不出来了,被你发现了,”黎念倾开始耍赖,“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这是她对付顾玉珩新发明的一招,俗语叫做“死猪不怕开水烫”。

        而顾玉珩果然又拿她没办法,亲亲她露在外面的唇,又报复性地把她帽檐更加往下拽了两下,拽紧到头顶圆圆的脑壳形状都从布料下显出来,才罢手。

        黎念倾又等了一会,还没动静,自己掀开帽檐,觑着顾玉珩的脸色,“那你现在是不是发现,自己刚刚在乱吃飞醋?”

        顾玉珩:“……”

        一些回马枪总是虽迟但到。

        “你要是今天不乱吃醋,以后我就天天和小棠穿着情侣衫在你面前晃悠。”黎念倾哼哼两声,“反正尺码不合适还能换,大不了去商场再跑一趟,而且又不是我自己去跑……”

        嘀哩咕噜的嘴很快就被顾玉珩堵上了。

        不过从那次以后,顾玉珩的态度明显转变了很多,对那些非正式的衣服款式也不再那么排斥,在家不再一身连褶皱都没有的白衬衫,甚至有时候黎念倾把哆啦a梦的帽子给他戴上,他一时半会也不会急于摘下来。

        三十多岁的顾玉珩,终于补回了童年的东西。

        这个转变太过剧烈,连顾小棠现在对她哥的畏惧感都少了很多。

        比如现在敢直接说她哥“老”。

        顾玉珩把马克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随手抽了张纸巾,擦拭并不存在的污渍。

        顾小棠一看他这副样子还是有点怂,拉过黎念倾挡在自己身前。

        “吃水不忘挖井人,不能红线牵成了你把月老踹了,这是不道德的。”顾小棠抗议。

        “就是,不道德的。”黎念倾点头,在“欺负”顾玉珩这件事情上,总是和顾小棠统一战线。

        战线也没有统一太久,毕竟天已经黑了。

        “你把她留在公司没问题,但是不要单独和她接触,”顾玉珩给经济学院的院长打了电话,回来后跟黎念倾交代,“目前保博的名额,苏景迁在职的时候没有给她。”

        “虽然她和苏景迁之间的事情败露,但她平时在学校也很努力,所以不少老师对她印象还不错,都认为应该是苏景迁的错,不认为是杜玟的原因。”

        “学还是会继续让她上,不过保博应该是不太可能了,苏景迁之前帮她争取过一个名额。可能是为了吊着她,所以并没有明确对外公布,现在正好方便经济学院把这个名额收回去。”

        “杜玟本人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她,看后面她的表现。”顾玉珩犹豫了几秒,还是把现在掌握的信息说出一部分,“绑架的那件事情,应该这几个月调查会有结果。”

        “总之以后不要一个人跟她对线,”顾小棠收起了玩笑的心思,叮嘱道,“事情解决之后就赶紧让她离职。”

        “好。”黎念倾一口答应下来。

        顾玉珩看她乖巧,轻笑起来,把粉帽子给她戴上。

        换来黎念倾回身拍了一下他的手。

        “卧槽没眼看,”顾小棠揶揄,“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一点?我原来觉得我哥有点过于收敛现在发现他打通了任督二脉之后,这个反应有点过于猛了,颠覆我过去二十多年的认知。”

        “是吧是吧,我也没想到。”黎念倾疯狂点头。

        “你们两个……”顾玉珩佯做威严地扫视了两个小丫头,可惜之前积攒下来的余威这段时间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咳,不说了不说了。”黎念倾哪能不知道她的大猫猫,脸皮终究还是薄的,好不容易把猫哄好了,能抱在怀里rua了,万一再吓回去了可怎么好。“小棠,最近没见到你那个挂件?”

        “挂件?”顾小棠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随意道,“最近太忙了,没顾上他。”

        “嗯?”

        “他喜欢那种粘人的小姑娘,关键是我这个人啊,还就是不喜欢粘人。”顾小棠一撩头发,“那种娇娇老婆的风格,我可装不来。”

        “你们俩分手了?”黎念倾把顾玉珩往前拽了点。

        “不是,你们俩能不能别像长辈问小辈一样来审问我?”顾小棠对上面前炯炯有神的两双眸子,很想给他俩拍张照,“夫妻相三个字都快怼我脸上了。”

        “没有审问你,就是关心嘛。”黎念倾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跑,“我之前看到你们俩不是还挺好的?项浩宇这人有点粘人,我还以为他是个小奶狗。”

        顾小棠回想了一下上次黎念倾见项浩宇的情景,还是在参加完老人的葬礼。自己得知黎念倾的财产还得分那个狗男人一份,气得破口大骂。

        她问项浩宇能不能不分给苏景迁,项浩宇还说他是律师,不是许愿池里的王八。

        这么一想,黎念倾对项浩宇的印象停留在小奶狗的阶段倒也正常。

        “外表是个小奶狗,实际上,哼,”顾小棠恶狠狠剥开手里的香蕉皮,咬了一口,“跟大多数男的一样,想要女朋友对他服服帖帖的。”

        “还跟我玩霸道总裁那一套,不许我穿这个,不许我干那个。做他的春秋大梦,老娘自己就是霸道总裁,要你在我面前指点江山?”

        “等会儿,”黎念倾糊涂了,“不让你穿什么了?你给我看看?”

        倒不是帮着项浩宇,主要是知道顾小棠这个霸道总裁,有时候有点过于霸道。

        之前跟项浩宇接触过,顾小棠对爱情这方面不太敏感,但黎念倾却能感觉到,项浩宇黏在顾小棠身上的眼神赤|裸裸的,几乎能拉出丝来。

        顾小棠都带回来见过家长了,两人几乎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么无疾而终,以后未必不会感到惋惜。

        顾玉珩在旁边,也默认了黎念倾的想法——

        行事正直的顾医生,在对未婚妻的穿衣自由表示尊重后,频繁被热情的粉丝“抢老婆”。饱尝山西老陈醋的顾医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顾小棠在四道目光下,打开自己的购物软件,点开购物车,找出自己加入好久的几件衣服。

        一件连衣裙,说连衣裙也不太准确,有点像用真丝做成的渔网。也就是标题里写了“欧美辣妹连衣裙”这几个字,顾玉珩才能勉强认出那是一件连衣裙。

        黎念倾一句“也还行嘛”堵在喉咙里,摸着良心,最终没说出来。尽可能委婉地评价了一句,“你这裙子,捞鱼都得三斤以上的,三斤以下的估摸着都捞不住。”

        顾玉珩在大开眼界之后,沉吟了片刻,“你再往下翻翻我看看。”

        不能仅凭一件事情就下论断,是顾医生的处事准则。

        /107/107835/29294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