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自古红蓝出cp

第一百一十六章 自古红蓝出cp

        黎念倾眯起眼睛。

        虽然那时候她已经和苏景迁没有关系了,但是并不代表她能够忍受被人算计。

        杜玟继续道:“但当时我跟您说的,也都是我的心里话。我并没有准备介入你们的家庭,不管您信不信。”

        “我毕竟只有研究生三年,三年之后,等我获得了保博的名额,我就会和苏景迁分道扬镳,苏景迁当时应该也知道,可他摆脱不了男人的劣根性,就算知道这一点,他也还是会在外面拈花惹草。”

        “也许您还不知道,苏景迁在我们班,招惹的女生可是不少。只不过大多女生还是矜持的,也并没有想从苏景迁身上得到什么,只想混个毕业证就算完了。”

        “最后上钩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杜玟说到这里,自己也觉得可笑,“他跟我说过您,说您最开始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温柔善良的一个人。”

        “他也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您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相信他说的话,也不愿意再像你们两个之前说好的那样,回家安心做一个家庭主妇。”

        “我大概猜到苏景迁喜欢什么样的人,恰好和我的性格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区别只是我没有您那么单纯,愿意相信一个男人‘我养你’的鬼话。”

        “那次晚会的后台,我本来也是真心实意想要劝您回心转意,继续和苏景迁在一起。因为我以为,你们的分开是因为我。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不想背上这个孽债。”

        “可是跟您交谈间,我发现您并不像苏景迁以为的那样恋爱脑,对苏景迁也并不再有留恋。反倒劝我离开苏景迁。”

        “这和我最开始的设想并不一样,我想让苏景迁听到您说您对他还有情,现实却是您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可那时候,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既然你们的关系已经无可挽回,那不如给我一次机会。”杜玟嘴角的笑容有一丝雀跃,“苏景迁看我那副模样,果然以为您对我说了什么不好的话,也因此和您起了冲突,回来以后,对我更是补偿一样言听计从。”

        杜玟说完,便已经不再抱期望。

        “我知道小若的合约还在您手里,所以今天说的话句句属实。之前做了很多对不起您的事情,如果您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还有什么不满,您可以冲我来,不要动我妹妹。”

        黎念倾指尖冰凉。

        倒不是对苏景迁之前的行为有所触动,只是感慨有的人,可以把相互利用说的如此坦荡。

        难怪苏景迁之前这么器重杜玟。

        这样的性格,无论是谁,如果能够掌握在自己手里,都会是一把利刃。

        可惜是双刃的,就比如现在,一朝失势,这把利刃扎向的,就会是持刀者自己。

        黎念倾恍恍惚惚间,又想起了什么,“杜若被绑架的那天晚上,你在干什么?”

        “那天晚上?”杜玟似乎很意外黎念倾的这个问题,但还是回答,“那天晚上我去办公室找苏景迁,但是他不在办公室,我给他发消息,他也没有回。”

        “于是我就在图书馆里查资料,大概到图书馆闭馆的时候,回了宿舍。”

        “那你第二天,为什么会这么早出现在医院里?”黎念倾打量着她。

        “因为小若给我打了电话。”杜玟的解释可以说天衣无缝,“她说她出了点意外,需要我来医院,跟我商量一下,从舞剧院辞职,签景年公司。”

        “之前她没跟你提过,苏景迁想要她签约吗?”

        “提过,但是她没提过要从舞剧院辞职。”杜玟看样子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对于小若来说,舞蹈是她的梦想,她从小追求的东西。就算是苏景迁当时想让她签景年公司,以此作为景年公司下一步包装她的噱头,小若也并没有从舞剧院辞职的打算。”

        “小若的原话是,既然您可以一边在娱乐圈,一边在舞剧院,那么她也可以。而且您应该也感觉到了,有了‘国家舞剧院’的名头,说出去毕竟好听一些。”

        “但那次意外的确太过突然,我和小若都没有准备。”杜玟露出一丝苦笑,“后来我问她,她也不想跟我说实话,再不然就是支支吾吾地糊弄过去。”

        杜玟说得很诚恳,黎念倾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没错,杜若现在的合约握在自己手里,是黎念倾为了不让杜若和杜玟这两姐妹再耍什么花招,也为了能从杜若那里套取更多苏景迁的消息,特意从所有艺人的合约里面抽取出来,不让杜若离职的。

        可杜玟口中的杜若,和那天在练习室外,黎念倾亲耳听到的,在司莹这个外人面前的杜若,又实在不太一样。

        黎念倾不知道该信谁。

        而警方那边,又迟迟没有消息。那双米色小皮靴究竟是谁,是谁愿意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着苏景迁犯罪。

        黎念倾觉得头疼。

        这种事情她一般习惯性直接推给顾玉珩。

        眼下顾玉珩不在,她经历了大半天的拍摄之后,脑子几乎成了一团浆糊,只能凭着自己的直觉继续道:“那你现在,还来公司,是因为,你还想和我做个交易?”

        办公室安静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沙发上坐着的杜玟,缓缓点头。

        *

        “卧槽你还真让她接着留在念珩传媒啊?”顾小棠听完黎念倾的复述,简直惊掉了下巴。

        黎念倾委委屈屈躲进顾玉珩怀里,像一只还没断奶的小奶猫,“那我当时脑子反应不过来嘛,累了一天之后,谁能想到在公司碰见她?我本来只是想去巡视一下我签约的那些小崽子们。”

        “绝绝绝,”顾小棠气不打一处来,“我就因为公司的事情走开了这么一会,你就开始养虎为患了。”

        在管理娱乐公司这件事上,顾小棠是名副其实的前辈,黎念倾还有得跟她学。当下耷拉着不存在的耳朵,开始给人卖萌,“那我这不是不会跟人家周旋嘛,还要跟棠棠多学习的。”

        “别来这套啊,我不是我哥,我不会臣服于美色的。”明明被黎念倾这一招捧得,尾巴都快翘上了天,顾小棠还是装出一副嫌弃的模样。

        黎念倾立刻伏低做小,殷勤地给顾小棠捶捶肩膀,“我错了,可是现在话都已经说出去了,等下次我去公司,一定等你一起。”

        “哼!”顾小棠往旁边一扭下巴,傲娇得很。

        顾玉珩坐在旁边,嘴角微扬,看着两个小姑娘在自己面前胡闹。

        过一会顾小棠实在傲娇不下去了,魔爪伸过来准备怒搓小奶猫的猫头之际,顾玉珩一把把黎念倾捞进自己怀里。

        顾小棠搓了个空,对自己的老哥怒目而视。

        顾玉珩视而不见,揉了揉怀里的小脑袋,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说养虎为患也可以,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倒也不是不行。”

        顾小棠把矛头对准了顾玉珩,“你就惯着她吧!就她这个段位,上去跟人硬碰硬行,跟人家玩阴的,十个她绑一起,在人家面前不一定是个儿。”

        黎念倾现在就像进化失败的皮卡丘,在外耗电过猛,现在只剩个萌,一点杀伤性都没有。

        “谁说要把十个我绑一起了?就不能把我和你们俩绑一起嘛?!”黎念倾抱住顾玉珩劲瘦的腰,振振有词。

        顾玉珩手里的马克杯差点洒了。

        一双凤眼含笑,黑曜石般的眸子如同点漆,缀在如玉雕琢的面庞上。

        一分心,怀里的黎念倾被顾小棠抢了过去。

        顾小棠心满意足地搓着她的小脑袋,“小丫头片子,心眼不少。还会找外援了?”

        “那是,九十五斤的人,一百斤的心眼子。”黎念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八爪鱼一样缠住顾小棠的脖子,“再说你们是外援嘛?是嘛是嘛?”

        她一边连珠炮似地追问,一边扭头看身后矜持地喝着咖啡的顾玉珩。

        顾玉珩放低了手中的马克杯,柔声道:“小棠我不知道,但我不是。”

        “卧槽你这说得是人话么?”顾小棠对她哥痛心疾首,“我们仨里面非要分出一个外人来,那也应该是你。人说三岁一个代沟,你比我俩大四岁,你是太平洋另一端的人。”

        “老人”顾玉珩,一口咖啡差点呛住。

        顾玉珩最近真的变了很多,特别是在当众说了土味情话之后。

        那段采访很快放了出去,黎念倾硬拉着顾玉珩看完了总长十分钟,土味情话环节占了五分钟的采访视频——

        据说这个杂志的采访,通常只有六到七分钟,这次一下涨到十分钟,全靠顾玉珩土味情话那段一刀没剪。

        顾玉珩全程攥拳,克制着自己,不要给屏幕里耳朵红的像只煮熟了的虾的自己一巴掌。

        他尴尬得全身发麻,反观弹幕,全在“啊啊啊”,一层空间不够飘这些弹幕,层层叠叠,几乎要把画面严严实实地糊上。

        黎念倾给他念那些弹幕,顾玉珩也渐渐脱敏。

        某个瞬间突然想通了,当众的甜言蜜语,或许浮夸,但不妨可以成为枯燥生活中的调味剂。

        而顾玉珩“大猫猫”的称呼也变得家喻户晓,不近人情的冷漠形象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这一点从医院门口蹲守的私生粉逐日增多,能够清晰地感知出来。

        顾玉珩也再难维持在黎念倾面前的清冷。

        黎念倾还不罢休,势要让顾玉珩多一点人气儿。于是又买了家居服,怕顾玉珩不愿意穿,还特意买了一粉一蓝。

        粉色的是黎念倾的新宠玲娜贝儿,蓝色的是黎念倾的旧爱哆啦a梦。

        生怕顾玉珩不愿意穿,黎念倾当着顾玉珩的面,把哆啦a梦的家居服递给了顾小棠。

        “呐,以后在家穿这个。”穿着玲娜贝儿的黎念倾大声说。

        顾小棠眼珠滴溜溜转了两圈,马上领会了黎念倾的意思,伸手去接,“哎呦,还是蓝shai的!自古红蓝出cp,可以可以,我喜……”

        “欢”字还没说出来,家居服已经被板着脸佯装路过的顾玉珩,顺手牵羊拎走了。

        顾小棠冲着他挺拔冷漠的背影挤眉弄眼。

        黎念倾计谋得逞,无声跟顾小棠击了个掌,快步跟上往卧室走的顾玉珩。

        黎念倾故意唤他,“哥哥。”

        “……”顾玉珩没理她。

        黎念倾锲而不舍,“哥哥。”

        顾玉珩打开卧室的门,仰头吐出一口气,语气没什么起伏,“嗯。”

        “你吃醋了?”

        “……”顾玉珩把她拉进卧室,随手合上了卧室的门,“没有。”

        “真的?”

        “……”顾玉珩把她推到衣柜上,困在自己双臂之间,“你要和谁是cp?嗯?”

        “这个嘛……”黎念倾捏着头顶玲娜贝儿的耳朵,目光看向别处,“那当然,看谁能反应得过来,就和谁是cp咯。”

        “……”

        “也不知道是谁,在糖艺教室的时候,我都给他拿个蓝色围裙了,他都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黎念倾望天,“穿得不情不愿的,好像我在强迫他一样,那家居服天天在家都要穿的,我总不好天天强迫人家。”

        一番论证下来,最后理亏的居然是自己。

        顾玉珩面色不变地回想了一下,两人当时的围裙确实都是黎念倾挑的,一粉一蓝。

        对这样的小心思,顾玉珩这种跟不上潮流的太平洋彼岸的老人,觉得自己现在在延迟满足。

        本来的醋意被奔涌而来的隐秘喜悦冲刷得干干净净。

        黎念倾看着他舒展开来的眉宇,知道缅因猫已经哄好了。

        她戳戳顾玉珩的腹肌,“你试试那件衣服。”

        /131/131500/32066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