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再见杜玟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再见杜玟

        顾玉珩并不准备让黎念倾参合这些事情,在他看来,所有他能够摆平的事情都应该由他来完成,不要给黎念倾增加负担——

        直播和采访的时候除外,因为实在是应付不来那些问题和公开的情话。

        但是他的打算很快就落空了,因为拍完了广告之后,黎念倾去了一趟念珩传媒。

        把公司艺人来了一个大换血之后,念珩的气氛变了很多。

        有些就想着趁着年轻,赶紧出道变现的,现在已经和念珩结束了经纪合约,另谋出路。

        剩下的都是愿意练习的,还有些黎念倾从舞剧院挑出来的好苗子,比如夏瑾,比如司莹。

        院长也很开心,感觉自己的孩子在娱乐圈终于有了靠山,不再只是一个泥潭了,所以黎念倾去跟她商量要把夏瑾他们签下来的时候,院长没有什么犹豫就答应了。

        “团长!”

        “倾姐!”

        “你怎么来啦?今天没有工作嘛?”

        刚踏入念珩传媒的大门,就被几个小猴子给围住,七嘴八舌的,和在国家舞剧院里没什么不同。

        黎念倾佯装严肃,“你们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录歌嘛?怎么跑出来了?”

        夏瑾吐了吐舌头,腻着黎念倾的手臂不放,“我们中场休息了,都连续工作三个小时了,收音老师都累了。”

        “哦,那辛苦了,晚上带你们去吃好吃的。”黎念倾点了点她们的鼻尖,“怎么样?在公司里还习惯嘛?跟剧团里面相比,能不能适应这种需要social的场合?”

        “还行还行,大家都挺友善的。”司莹还是那副乐天派的样子,丝毫没有自己身处鱼龙混杂的娱乐圈的自觉,笑得没心没肺。

        “那是因为你们的舞蹈水平已经碾压周围人了。”黎念倾却没指望念珩传媒剩下的那些老人能一夜之间转变自己的思路。

        娱乐圈是最拜高踩低的地方,尤其是在苏景迁搅浑了这一池水之后。

        “嘿嘿,倾姐这是在夸我们啦?”司莹腻着黎念倾的另一条手臂,冲站在后排的其他同事挤眼,“真是好难好难听到倾姐能夸我们一句。”

        “因为旁边的水平确实不高,”黎念倾顺手泼了她一盆冷水,“好好练功,不然就‘全靠同行衬托’了。”

        “哇,倾姐还是和以前一样毒舌。”夏瑾夸张地做了个鬼脸,“我还以为,倾姐有了男朋友之后,会嘴下留人呢。”

        “那你可想多了,我见过倾姐的男朋友,把倾姐宠的没边,倾姐会收敛才怪。”

        “对对对,你当时跟倾姐去参加那个选秀了。”夏瑾想起了这茬,“快跟我说说,姐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姐夫啊,”司莹仰头看天,开始卖关子,在夏瑾准备暴力要她配合之前,赶紧开口,“那是惊为天人的样貌,姐夫说,咱倾姐就是看中了他的脸,但是倾姐不承认,所以得给倾姐留点面子,咱不能当着倾姐的面说……”

        “那你俩现在当我是死的是不是?嗯?”黎念倾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手拎起一个小崽子的后脖颈,语带威胁,“你们哪是不能当着我的面子说?你们恨不得直接趴我耳朵上说!”

        “哎呦!我们错了!”司莹和夏瑾笑闹,两人熟练地金蝉脱壳,一边逃跑还一边继续交流——

        “司莹,快快快,你继续说,让我听听咱姐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姐夫人又好看,又高冷,还特别守男德!哎呦!就是话有点少,当时在后台排练的时候,还有小学员没眼色,想去要姐夫的微信!”

        “啊啊啊那姐夫给没给啊?”

        “那当然是不能给!当时正好碰到倾姐出门!倾姐直接上去说‘他有女朋友了’。当时那个小学员脸都白了。”

        “哎呀哎呀,那说明咱倾姐吃醋了呀!姐夫什么反应?”

        “好像没什么反应?但是后来我看到还有学员不死心,想偷偷问姐夫要微信,结果姐夫直接拒绝了!倾姐你是不是不知道这事?”

        “啊?倾姐还不知道?”

        “好像不知道,不过后来那几个学员也没出道。”

        两人一边躲避着黎念倾的追杀,一边托原来魔鬼训练的福,这么激烈的运动下,叨叨了这么多话都还没岔气。

        黎念倾跟她们闹,闹到最后拎着两个人的耳朵,丢进了录音棚,假装恶狠狠地吩咐录音棚里看热闹的一群人,“今天必须让这俩小崽子把歌给录出来,这么好的体力,录不出来今天不许下班!”

        “嗷~~~”司莹趴在门板上,哭哭啼啼抹眼泪,“姐!我唯一的姐!你好狠的心~~~”

        黎念倾才不管她在身后的鬼哭狼嚎,两颊染上绯红还没褪去,转身准备去另一个排练室看一看。

        在楼梯口却碰到了很久没见的人——杜玟。

        两人俱是一愣。

        “师……”杜玟下意识要喊她“师母”,又想到一两个月之前,那场直播的选秀里,黎念倾和苏景迁撕破了脸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后一个字便又咽下。

        最后道了一句,“黎小姐。”

        黎念倾挑眉,才想起来,在景年公司还掌握在苏景迁手里的时候,曾把杜玟带进公司来实习。现在苏景迁离任了,那次人事变动里,杜玟并没有提交辞呈。

        她这段时间也很忙,要宣传电视剧,要带剧团巡演,要拍各种代言的物料,还要应付各种采访。年中了,还有各种盛典向她发出了邀请函。

        一时间也把杜玟这件事忘到了脑后,眼下和杜玟面对面,才终于想起这号人物来。

        “你好。”黎念倾片刻之前的笑闹消弭殆尽,面沉似水。

        她没有顾小棠那种和人左右逢源的本事,顾小棠不在身边,她又恢复了那副冷淡美艳的首席形象。

        “你来公司是为了?”

        这话问出来,黎念倾清楚地看见杜玟收紧了抱着怀中文件的手指。

        杜玟尴尬地笑了笑,“实习还没到时间,我……来上班。”

        “嗯,”黎念倾没想到曾经那个被她几句实话气到落泪的小姑娘,如今也能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不退缩了。她撩了一把垂落耳边的长发,“跟我来。”

        总裁的办公室被黎念倾命人大调整了一番,把苏景迁用过的东西全部扔出去,换成了黎念倾喜欢的粉色和顾玉珩最常穿的黑色。

        杜玟应该自苏景迁走后就没有再进过这里,一进门后怔住的那两秒就是证明。

        黎念倾让她随便找个地方坐,自己则落座主位。

        没有倒茶,也没有客套。

        黎念倾单刀直入,“你明天可以不用来了。”

        “可是……”杜玟抠着手指。

        “可是什么?”

        “老师突然不在学校教书了,黎小姐知道老师去哪里了嘛?”杜玟和她的目光对上,飞速转开视线,不敢和黎念倾对望。

        “他啊,”黎念倾冷笑,“大概拿着从我这里分走的资产,找个什么地方,准备东山再起吧。”

        她才不相信苏景迁会甘心就此罢手,于是用了“东山再起”四个字。

        这四个字却让杜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您的意思是,他还会来学校继续上课嘛?”

        黎念倾见鬼似地盯了她一会,胸腔震颤两下,几乎要笑出声,“杜玟,我是该说你单纯,还是该说你……”

        “傻”这个字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和苏景迁在办公室里做过什么,需要我来提醒?”那天顾玉珩拿来给苏景迁一记绝杀的视频,黎念倾觉得简直是打在她脸上的一记耳光。

        她又何尝没和苏景迁在办公室里有过一次不该有的经历?

        经济学院的院长在翻找那些视频的时候,是不是也曾经看到过?

        事隔几天,她再想想,还有把苏景迁挫骨扬灰的冲动。

        杜玟的耳根都红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半晌只能道歉,“对不起……我当时……鬼迷心窍……”

        “可你几个月之前,不是这么跟我说的。”黎念倾微微勾唇,欣赏着面前这人变幻莫测的脸色,“你那时候说,你想让苏景迁帮你保博,并不想介入别人的家庭。”

        “……”

        “杜玟,其实我现在终于得承认,我看不透你。”

        杜玟垂下眼帘。

        “我本来以为,你还没出社会,应该不会有太多的花花心思。但我现在发现,其实有些事情,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清楚得多得多。”

        杜玟没有说话,黎念倾沉默下来后,办公室里陷入了一片死寂。

        静的落针可闻。

        墙上的挂钟,秒针发出“咔哒、咔哒”的细响,提醒着时间的流逝。

        良久,杜玟抬起头,没有了方才鹌鹑一样的畏缩,坦然道:“您不用觉得看不透我。”

        “您现在是念珩传媒的董事长,我不知道您和苏景迁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听您的意思,苏景迁大概以后也不会再来学校了。那我也可以明明白白地说清楚。或许有些事情,我没有跟您说过,但我和您说过的,都是真的。”

        “我并不喜欢苏景迁,也从来没想要介入别人的家庭。”杜玟望进黎念倾的眸子,黎念倾才发现那双看起来平静无波的眼眸里,实际暗藏野心,“这句话我没有骗您。”

        “我没跟您说的是,我和苏景迁之间发生过关系,但也只是发生过关系而已,我从来没有动心过。”

        “我之所以愿意和他发生关系,也只是因为我明白那是我身上唯一能博得他好感的筹码。”

        “可能杜若之前跟您说过我们的家庭,我跟妈妈走了之后,在新的家庭里,继父对我母亲也不过那样。男人就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东西,我从来也没有指望这辈子能遇到一个人能跟我白头到老。”

        “所以和苏景迁发生关系,在我看来,不过是一场交易。他给我保博的名额和各种在校生拿不到的实习机会,代价是我的身体,仅此而已。”

        “而我从来没有想要介入你们的家庭,没有教唆你们离婚。甚至你们分手的时候,我还曾经劝过他。”

        黎念倾有些震惊,“那今年的除夕晚会上,为什么你走之后,苏景迁会出现?”

        那是黎念倾第一次长篇大论地劝一个人,杜玟泪盈于睫的模样,至今她还记忆犹新。

        之后苏景迁乍然出现,还差点害她崴了脚。

        彼时她便怀疑苏景迁出现得过于巧合,只是心念杜玟心思单纯,应该使不出这种招数来,此刻看清了杜玟得真面目,却觉得之前未必如自己笃定的那般。

        果然杜玟轻轻一笑,“是我告诉他,我会去找你谈谈。”

        /131/131500/32062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