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没事找事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没事找事

        顾玉珩这招大概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本意是想带黎念倾来检查,顺便在医院里转一转。一来熟悉他的工作环境,以后万一有急事找他,不至于在s大附院这个大到离谱的地方迷路。

        二来他还有点自己的小心思,想这样宣告两人之间的关系给他工作圈子里的人看,方便以后自己不要再有那些桃花在身。

        结果没有想到,自己当年嘴硬的回旋镖,隔了快要一年的时间,还是精准的扎在了自己身上。

        望着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皮笑肉不笑盯着自己的黎念倾,顾玉珩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头痛过。

        “普通朋友。”黎念倾又把这四个字念了一遍。

        顾玉珩认命地关上面前的病例材料,冲她招手。

        黎念倾下意识走过去,坐到顾玉珩怀里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似乎有点没骨气,更是气得捶了顾玉珩肩膀一下。

        其实她心里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那时候她还跟苏景迁在一起,顾玉珩和她也只能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否则,对两个人的声誉都有影响。

        但是一想到顾玉珩,明明从小就对她“图谋不轨”,偏偏嘴硬,让两人多走了这么多弯路,她就还是想要闹一闹。

        “你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不对劲的想法的?”黎念倾一手握拳,伸到顾玉珩嘴边。

        意思是话筒给你,你来讲。

        顾玉珩轻笑,掐着她的腰把她往上抱了抱,然后假意拿住那只话筒,眼睛里的光温润流转,“很小很小的时候,差不多你还只有十几岁。”

        “那你干嘛说跟我是普通朋友?”黎念倾哼哼两声,“我要不是今天来了一趟你们科室,还不知道,原来顾医生这么受欢迎,原来大家都和顾医生是普通朋友。”

        黎念倾存心找茬,顾玉珩也拿她没办法,只能哄着,“不普通不普通,我们倾倾怎么会普通呢?”

        “少来这套。”尽管被顾玉珩哄得心花怒放,黎念倾整肃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仍然非常气闷的模样,“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轻易原谅你。”

        诊室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黎念倾抛弃了在外的女神形象,“今后我不叫你‘玉珩哥哥’了,我要叫你‘大尾巴狼’。”

        “连‘哥哥’也不叫了?”顾玉珩逗她。

        “???”黎念倾双手摁住他的肩把他推远了一点,“有哥哥管妹妹叫‘普通朋友’的吗?”

        “可是你说过,‘哥哥’不一定只是‘哥哥’。”

        黎念倾:“……”

        顾玉珩现在说的是绑架那一次,两人劫后余生,在天台上,顾玉珩终于对她说出一句“我怕我以后,上天入地,再也寻不到你”。

        那是彼时不善表达的顾玉珩,这么多年第一次跟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情至浓时,黎念倾唤了他一声哥哥。

        彼时顾玉珩以为那只是“哥哥”,惊得掉头就要走,被黎念倾一把拽住,教会了顾玉珩,“哥哥”这个称呼,居然也如此适配在爱侣之中。

        好家伙,最近回旋镖扎得,刀刀致命。

        黎念倾扁嘴,再次肯定,跟学霸谈恋爱就是不好,拼记忆力拼不过,拼思维发散能力还是拼不过。

        “你这逻辑不对!”黎念倾试图找补。

        顾玉珩怎么可能给她时间找补。

        揽在她后腰的手突然上移,按住了她的后颈,唇瓣就碰在一起。

        “我天天天天天……”黎念倾瞳孔地震,甩手拍打着顾玉珩的肩膀,挣扎起来之后做贼似地四下打量,“你们办公室有监控呢!顾医生你不要面子啦?!”

        “要,”顾玉珩看起来居然有点委屈,“可不这样,我夫人好像不能信我。”

        “……”黎念倾低声,“你不要装可怜!”

        “我没有。”

        那双水汪汪的凤眸,睫毛垂落,鸦羽一般,隐隐还有些水汽,乌黑发亮。

        黎念倾有种自己在迫害善良无知小孩的错觉。

        明知顾玉珩在拿捏她,黎念倾还是乖乖被拿捏了。

        黎念倾重新坐到顾玉珩对面,趴在桌上,随时随地准备没事找事。

        等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科室其他人陆陆续续下班,黎念倾打起精神,像只招财猫一样挥手,和每一个特意来诊室跟他们道别的人说了再见。

        顾玉珩拿起被他冷落了半天的手机,“我打电话叫小棠接你回家。”

        “我不。”黎念倾平静但坚决地拒绝。

        顾玉珩不赞同地望向她,却一反常态地把手机放了下来。

        “让我回去,然后你和你的普通朋友们……”

        话还没说完,黎念倾就被端走了。

        真的是被端走的。

        顾玉珩抄起她的膝盖,直接把人从中间的办公桌旁边,抱到了角落的长凳上。

        “好了,告诉我你现在在想什么?”顾玉珩把室内的灯光调暗了一档,又遥控着关上了诊室的大门。

        “我没……没想什么……”

        顾玉珩现在不别扭了,黎念倾反而别扭的要死。

        “真的?”顾玉珩不可能相信,用了黎念倾之前对付他时用过的一招,“骗我以后吃方便面没有面。”

        “???”黎念倾眼都瞪圆了,推了一把顾玉珩的肩膀,“我说的是骗我以后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没有面是不是太狠了?!”

        “所以真的有话想跟我说?”顾玉珩对她的转移话题置之不理。

        “……”黎念倾低下头。

        顾玉珩也不催她。

        反正他知道,黎念倾在他面前藏不住事,想说的不想说的,早晚都会说出来。

        果不其然,就这么静静抱了十几分钟的样子,黎念倾开口了,声音闷闷的,“玉珩,你想不想要个孩子?”

        她的脸埋得太低,发丝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顾玉珩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反问,“你想不想要?”

        “???”黎念倾没想到这个问题又回来了。

        不禁想起爷爷奶奶刚刚去世的时候,她和顾小棠的一次对话,就设想过,如果她和顾玉珩在一起,以后对孩子的问题一定会产生分歧,你看现在分歧不就来了?

        “我以为你会想要一个孩子。”黎念倾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接触过的异性也不少,很多都想有个自己的孩子。

        偶尔她刷刷手机,也能看到这种新闻在热搜榜上挂着,男方明明各种不行,但总是想通过各种手段争取一个孩子。

        还被当成了什么大事一样挂在热搜上,下面的文盲在一水地鼓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所以她以为顾玉珩应该也不能免俗,从今天李老说两人如果准备要孩子,现在可以下功夫了,她就一直闷闷不乐。

        顾玉珩对她很好,平等,包容。

        她想不出如果顾玉珩真的跟她说,倾倾,我们要个孩子吧。

        她该有什么理由拒绝。

        谁料顾玉珩撩起她鬓间垂落的长发别到耳后,嗓音依旧低醇沉缓,“这应该是你的自由,我想不想要,没有那么重要。”

        “什么意思?”黎念倾继“你是独立的个体”之后,再一次被顾玉珩的一句话搞蒙了。

        顾玉珩摘下了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凤眸澄澈,是两汪可以见底的清泉。

        “因为这个新的生命所寄生的母体是你,所以你应该有绝对的权力,来决定这个生命究竟要不要在你这里寄生,而没有任何人可以对你指手画脚。”

        “而我,在这个新的生命降生的过程中,是完完全全的受益者。我是医生,所以我清楚你所要承担的风险,我却只要坐享其成。受益者是不应该提那么多要求的。”

        明明是个医学生,说起话来,权力义务那一套,却说的头头是道的。

        黎念倾忍不住勾起唇角,放松下来,靠在他怀里,也不没事找事了,手指把玩着顾玉珩靠近锁骨的那颗纽扣。

        顾玉珩把她的脑袋往自己的颈间扶了扶,直到两人肌肤相贴,才继续道:“所以这个孩子,要不要,什么时候要,都应该由你来决定。”

        “而我能做的,就是在你决定要这个孩子的时候,帮你做好一切的后勤保障,尽可能不惹你生气。”

        “尽可能?”黎念倾狐疑地揪住了这三个字眼,“不应该是一定不惹我生气吗?”

        顾玉珩苦笑,“抱歉,有些事情可能还没有学全,需要夫人多多包含。”

        “哼,这时候都不忘了给自己留个口子。”黎念倾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顾玉珩从善如流,“你看,就比如现在,我觉得诚实最重要,而你觉得绝对发言才是对的。”

        “说不过你。”

        顾玉珩抱紧了怀里的鸵鸟,轻轻晃起来,像小时候抱着她坐在草坪的秋千上。

        “你的衣食住行,我都会接管。但只有身体是你自己的,要你自己亲自去锻炼。等孩子出生之后,你想要做什么修复,我也会陪你去。”

        “孩子你想自己带就自己带,不想自己带,我们就找人来带。”顾玉珩想了想,又歉然笑了笑,“抱歉,我目前能想到的,大概只有这么多。”

        “我说这些是为了让你知道,其实对我来说,只要你是开心健康的,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顾玉珩并不觉得自己在说什么情话,大直男用最朴素的语言,伴随着他怦怦跳动的心脏把他的一片赤诚送进怀中人的耳朵里。

        黎念倾想了想上一世的情况,“我还想接着跳舞。”

        “嗯,你可以接着跳。”顾玉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那是你的事业,你愿意为此奋斗终生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黎念倾从他怀里坐直,“那我不想顺产,我怕疼,我还怕改变骨骼结构。”

        顾玉珩的两道剑眉在听了这个要求之后却拧起来。

        黎念倾赶紧捏住了顾玉珩的白大褂,装楚楚可怜。

        顾玉珩拿这样的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好言好语给她解释,“剖腹产毕竟是手术,存在一定的手术风险,比如产后出血,羊水栓塞,脏器损伤,dic等等等等。”

        黎念倾还是揪着他的衣角不放,委屈攻势一刻不停。

        顾玉珩头疼,只能妥协,“我去求李老重新出山操刀。”

        “那好,那让我考虑考虑,什么时候能有个小崽子来玩一玩呢?”

        /131/131500/32036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