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较量

第八十八章 较量

        顾玉珩晚上喝了点酒,没开车。

        三个人打车回了酒店,把行李放下以后又去了练习生的排练室。

        本来大家的排练兴致并不高——名额已经少了一个了,看司莹的那个水平,同样是舞剧团出身的杜若应该也差不到那里去,前段时间都是在藏拙,准备给她们一个大杀器。

        五个名额,一下就少了俩。

        很难让人不泄气。

        被顾小棠到那叨叨了一顿,又鼓起信心起来排练。

        结束的时候倒是出其不意遇见了苏景迁和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大概不是娱乐圈的人,在苏景迁面前托付着什么。

        远远见到黎念倾,男人上前几步。

        走进了发现跟在身后的顾家兄妹,一时搞不清楚这三人之间的关系。

        但还是先跟顾玉珩客套了两句,“顾少爷怎么在这里?”

        “来给我嫂子保驾护航。”顾小棠看惯了商场上的人阿谀奉承的姿态,只看人眼神,就能猜出七八分来意。

        “嫂子?”男人愣住了,目光落在黎念倾身上,“黎小姐?”

        “不错,林总还挺有眼力见儿的。”顾小棠对这种一说嫂子就知道是谁的人,表示非常满意——尤其是在苏景迁这个狗男人面前。

        顾小棠,她哥哥嫂子的最佳宣传大使。

        “哈哈,”男人干笑了两声,“黎小姐,幸会幸会。”

        “林总有什么事嘛?”黎念倾很明显不想接他的茬,而且她对跟苏景迁交往甚密的人都没什么好感。

        物以类聚是有一定道理的。

        林总接下来的话证明了这一点。

        林总道:“我是林枫的父亲。”

        父亲疼女儿,所以女儿想进娱乐圈,他就利用自己的人脉,帮林枫签约了景年公司。

        林氏药业本就是多年的大品牌,家底也算是殷实。

        多砸些钱,想要女儿在这次的选秀中脱颖而出,也是当父亲的一点心意。

        “黎小姐,您看这……”

        林总给她留了个话尾。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希望黎念倾录节目的时候多夸夸自家女儿,能让林枫在选秀里得个好名次。

        “苏景迁是这么许你的?”

        黎念倾终于知道,下午林枫怎么休息时间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像打了鸡血似的。

        原来是得了苏景迁和自己父亲的双重保证。

        有这两家公司在后面保驾护航,的确是胜过这次选秀的所有选手。

        苏景迁在林总的身后,沉着脸,没有回话。

        林总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太对,但几个人都没说话,他也不好妄加揣测,“我听小枫说过,跟黎小姐有点过节,她年纪小,不懂事,还希望黎小姐别跟她一般见识。”

        “这种比赛嘛,就是小孩子在一起玩玩闹闹,小枫性格大大咧咧的,跟谁都能玩到一起去。成团以后,也好照顾团里面其他人。”

        黎念倾想到了下午林枫对同练习室的小姑娘的“照顾”,冷笑憋在胸口,碍于林总对顾玉珩的熟悉,还是没有吐出口。

        只凉凉道:“我是这次比赛的评委,当然要公正点评。如果确实表演得好,林总放心,我不会公报私仇。”

        “那好,那好。”林总笑呵呵的,有点年纪的人,笑容中总是带点慈祥,“小枫从小就学这些东西,必然不让黎小姐失望。那过几天就仰仗黎小姐了。”

        没什么结果的一次寒暄。

        次日顾玉珩乘上了回s市的航班。

        他毕竟还有工作正在进行,顾小棠这个时候过来,也是商量好的。

        而黎念倾要陪着学员练习,一个练习室一个练习室地看过去,一个人一个人把动作细节抠出来。

        临比赛的前两天,杜若来找过黎念倾一次,顾小棠就在旁边陪着。

        杜若依旧是在晚上,人的精神最容易懈怠的时候,来到黎念倾的酒店房间。

        目的也很简单,旁敲侧击黎念倾究竟有没有听见她那天和司莹的对话。

        黎念倾回答得也很简单——你的人生是你自己选择的,你已经不是国家舞剧院的成员,现在再问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杜若脖子上还带着那条镂空的项链。

        杜若起身离开之时,黎念倾和顾小棠对望一眼。

        “杜若。”黎念倾和顾小棠的目光依旧焦灼在一起,唤住了准备按下门把手的杜若,“我希望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

        黎念倾将目光落在杜若身上,“苏景迁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

        玄关阴影里的杜若,嘴唇嗫嚅两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离开了。

        那天黎念倾惯例给顾玉珩打了个视频电话,不过因为杜若的到来,时间上晚了一个小时。

        以至于听筒里的等待音刚刚响起,顾玉珩就接通了。

        “怎么这么晚?”顾玉珩刚刚出了实验室的门,手上的手套还没来得及摘下。

        “刚刚见了杜若,你记得她吗,就是之前天台上的那个小女孩。”

        “练习室里说钱才是她的底气的那个?”顾玉珩摘下手套。

        路过的人和他打了个招呼,他微微点头,表示回礼。

        “嗯。”黎念倾把两人的对话跟他复述了一遍。

        顾玉珩眉眼弯起来,“所以不高兴?”

        “也没有不高兴……”黎念倾在酒店的大床上翻滚一圈,一只手戳着平板上顾玉珩弯起的唇角,“想着给你打个电话,随口一说。”

        “好,”顾玉珩单手扣上了西装扣子,“小棠呢?在不在你身边?”

        “在!在!在!”顾小棠在一旁呜嗷喊叫,表明自己没有溜号,“跟我没关系,你们小两口的事情不要动不动就找我!哥你是个成年人了,追老婆不能老靠辅助自己挂机。”

        “说什么呢?”从不打游戏的顾玉珩没听懂,倒是被顾小棠一番呜尔喊叫弄得,双眉之间的褶皱能夹死一只蚊子。

        “没什么,就是还有句话想跟你说。”

        “嗯?”顾玉珩果然不动了。

        “就是……”黎念倾把手机话筒凑近唇边,“有点想你。”

        “……”

        顾玉珩没说话,但从摄像头中能看出他收拾东西的动作明显加快。

        没出十分钟,航班截图发到黎念倾手机上。

        什么也没多说,但黎念倾查了一下,是s市到h市最早的航班。

        接近半夜十一点的时候,顾玉珩的飞机落了地。

        黎念倾猫着腰,躲在出站口的人群后面。

        她在等顾玉珩出来以后,给他一个惊喜。

        顾玉珩果然没有看见她。

        还是一身黑色长风衣,鼻梁上戴着金丝眼镜。

        回去的时间不算长,所以也没有带什么,只拉了一个最小的行李箱,黎念倾猜里面应该也是他这几天回s市,医院和实验室给他拿回来的资料。

        待他从出口向右转弯,又走出一段距离,只剩下一个背影。

        黎念倾悄无声息地跟上去。

        像一只等待扑食的猎豹。

        谨慎地接近,迅猛地在最后距离里扑上去——

        然后被突然转身的顾玉珩接个正着。

        这事态发展跟黎念倾想象中的一点也不一样。

        她本来是想跳上顾玉珩的后背,蒙住他的眼睛,强行逼问顾玉珩有没有想她。

        非得在公共场合逼出顾玉珩一句软话来。

        结果现在人被顾玉珩抱了个满怀,别说逼供顾玉珩了,连她自己脚能不能着地还要看顾少爷的心情。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黎念倾有点懊恼。

        顾玉珩凤眼含笑,瞟了一眼出站口光洁的玻璃,“跟你说过多少遍,下次想要偷袭,找一个没有反光物体的地方。”

        “我才没有想偷袭……”黎念倾哼哼着不服气,“想给你个惊喜嘛……”

        “这么晚了不在房间里休息,你觉得这叫惊喜嘛?”

        “我不管,反正每次都是你来接我,我来接你一次怎么啦?!”

        “我……”

        “不许说了,你还欠我三句话呢,现在我讨回第一句。”黎念倾打断他。

        顾玉珩乖乖地不再多说了,举手投降。

        “我给你拉着行李箱。”黎念倾又开始有样学样,殷勤地去抢被顾玉珩冷落在旁边的箱子。

        主要是从来没自己独自到机场接过人,之前都是被接,或者一群人来接。

        这让她觉得很新奇。

        “不要了……”顾玉珩伸手想把箱子拉过来。

        “要的要的。”行李箱果然很轻,黎念倾一手拉着,另一只手摊到顾玉珩面前,“走吧我的缅因猫,主人接你回家啦!”

        “什么缅因……”

        话还没说完,黎念倾已经主动拉起他的手,以齐步走的姿态向外进发。

        顾小棠开着车在上客岛等着。

        两人上了车以后,顾小棠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并排坐在后座的两人。

        “我的宝贝,我现在有一种你火了的感觉。”

        一般能让顾小棠敢在顾玉珩面前这么无所顾忌地叫“宝贝”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又有了出乎意料的发展。

        黎念倾这次都用不着提醒,自己打开微博。

        几天前和顾玉珩在机场里一番打闹,还只是在上升热搜里。

        这次,在她和顾玉珩还没回到酒店,短短的几分钟里,热搜词条已经到了后排的热搜行列。

        “黎念倾深夜会神秘男子”

        “黎念倾        机场”

        “黎念倾        男友”

        虽然排名靠后,但架不住量多。

        黎念倾头皮发麻,点开词条广场第一名下的视频。

        “前几天黎念倾自s市飞往h市,其通告为录制选秀节目。下飞机后,有一神秘男子接机,两人举止亲密,后一同前往下榻酒店。”

        “十分钟前,黎念倾再次现身h市南郊机场。一名神秘男子下飞机后,黎念倾尾随其后,之后与该神秘男子拥抱。看得出两人关系匪浅,黎念倾这么晚出现在机场也是为了接机。”

        ……

        这次的拍摄角度看得出来跟上次的不一样。

        上次大概是哪个粉丝或者是路人,偶遇的时候顺手一拍。

        这次角度很巧妙,即使顾玉珩路上注意了有没有可疑人员,也还是被这人拍到了侧脸。

        而且这几家转发的娱乐大v,黎念倾看着也很眼熟。

        “是苏景迁养出来的号。”

        “……”顾小棠的笑脸瞬间凝固,“卧槽狗男人。”

        “我说怎么就这么巧,怎么我哥刚一露面就开始有摄像机对着他一路拍,我还以为我哥是被星探发现了。”

        “合着是狗男人想要用这种手段把你的事业搅黄。我的哥,你说你长这么好看,到现在居然没有星探敢来跟你搭讪,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把那张冰块脸收一收?”

        顾小棠没个正形,一点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模样。

        顾玉珩却又习惯性地拧起了眉头——毕竟他还是不太熟悉娱乐圈的玩法。

        “是不是没听懂?”顾小棠可逮着机会成为她哥的老师了,“你看,虽然我们制定的规划是倾倾不走单身人设的这个路线,而是以她的舞蹈作为她的资本。”

        “但她马上要上映的是偶像剧。剧拍完了,上映之前是有宣传期的。在宣传期,男女主要恩恩爱爱出现在同一个场合,这样观众在看剧的时候才能有代入感。”

        “包括剧在播出的时候,男女主双方演员也要时不时同台造势。这都是为了让观众不出戏。这些你们未来几个月也是要经历的……哦不,你们现在已经开始了。”

        “但是因为这部剧的男主是你,所以这个问题不会成为问题。但假设一开始这部剧的主演不是你,而是我们公司的其他男演员。这条热搜一出,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嘛?”

        “……”顾玉珩若有所思。

        黎念倾已经明白了。

        “就是倾倾这部剧直接扑街,或者说,她以后都没有办法演偶像剧。但是不先演偶像剧打个底,那种大制作的影视剧,老牌导演,又可能不会轻易愿意给她有一定分量的角色。”

        “没有角色没有作品,倾倾就没办法进入影视圈,如果还想进娱乐圈扩大知名度,可能就要走唱跳这条路。”

        “唱跳的风格和她身上这么重的古典气息又不好兼容。最终就是她要不放弃古典舞,要不放弃进入娱乐圈。”

        “再回到这部剧来说,不播,我投进去的钱全部打水漂。而且接下来就会有热搜造势,说倾倾不敬业,在不该谈恋爱的时候谈恋爱,导致制作方亏损。”

        “以后再有人想要投资倾倾出演的作品,就要把这一条过往当作风险考虑进去,会劝退一部分的投资商。”

        “如果强行播出,苏景迁直接水军下场,造势效果直接加倍。”

        “反正就是播不播都是错的,能让我损失一笔钱,还能让倾倾的星途直接夭折。”

        “加上黎念倾跟林枫一直不对付,她家粉丝又很疯。”

        “如果今天不是倾倾知道这个大v是苏景迁手底下的人,我们还像前几天那样,选择直接撤了热搜了事的话。”

        “到了明天,估计热搜就会发酵,导演组那边就会启动应急响应,给我打电话报备,看看这个项目究竟要不要继续了。”

        “……”

        “……”

        顾小棠分析得头头是道,但也一针见血。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

        “怎么办?”顾小棠滑动着车载屏幕,冷笑,“送上门的宣传词条,不用白不用。”

        wap.

        /131/131500/31660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