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暗箱操作

第八十章 暗箱操作

        黎念倾到了会议室,发现中间一张大圆桌前围满了人。

        除了有各家公司的老板坐在会议桌前,旁边的沙发上还坐着这次新加入的十五位艺人和剩下的三十位选手。

        都是跟这档节目有关系的人,只有一个例外——

        顾玉珩。

        “你怎么?”黎念倾发出了今天的第二次疑问。

        “哎呀,黎小姐来了。”王总笑容满面,迎上来跟她握手

        “真是蓬荜生辉。您说顾先生啊,是小棠说,这个活动到了后期,比赛越来越激烈,成员之间比拼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怕现场没有人能好好处理,到时候影响这些跳舞的孩子的前程,所以特意派过来的医生。”

        一边说一边把黎念倾往圆桌旁边引,笑得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朵根。

        “这位顾医生,可是s大附院最年轻的外科副主任医师,小棠对我们这个节目,可真是想得太周到了。我之前一直请的都是一些能简单处理伤口的小护士,没想到这舞蹈生还有这么多要注意的事情呐……”

        成为焦点的顾玉珩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一身白衬衫沐浴在会场浅蓝色的灯光里,矜贵优雅。

        “王总过奖了,星图传媒一直很重视当前娱乐圈的发展,我也只是代表星图传媒,来表达对这个节目的重视而已。”顾玉珩拉开自己旁边座位的椅子,示意,“念倾,坐这里。”

        王总爽朗大笑,“对对对,我都忘了,你们俩是一个公司的。”他跟黎念倾拱了拱手,自己往主座走去,“那现在人到齐了,咱们开始?”

        黎念倾坐下以后就偷偷拧了一把顾玉珩的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来公费谈恋爱的!你就是仗着那个电视剧的海报,男主的那一栏还是保密没有放出来的!

        然后桌布下面的爪子被顾玉珩反手抓住,握在掌心里。

        顾玉珩抓住了她之后还给了她一个眼神,带着笑的,尽管那笑意很浅,却能从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渗出来。

        黎念倾:你走!你把小棠还给我!

        他们俩的手在桌布底下斗智斗勇,却有一道目光带着火焰一路烧过来。

        黎念倾顺着这个角度一看。

        果然是苏景迁。

        身后也有视线落在后颈,火辣辣的。

        想也知道,来者不善的必然是林枫。

        好心情瞬间就没了。

        黎念倾开始走神,正好把王总前面官方的欢迎致辞过完,开始加入正式的讨论。

        她就是想知道这种赛前把各家主话人叫到一起,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热烈但毫无灵魂的一阵掌声渐歇,选手和成员几乎都被请了出去。

        留下了林枫和司莹。

        什么用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只是没有想到,还有一个人——

        杜若。

        不过一个多月没见,杜若整个人相比在剧团的时候,更是瘦了一圈,乍一眼看上去居然有些形销骨立的意思。

        但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完全变了。

        在剧团的杜若,虽然还是胆怯,但因为自身条件的优越,和黎念倾次次的鼓励和关注,至少在专业上还是自信的。

        现在的杜若像是一株霜打的茄子,在这种场合,连头都不敢抬。

        和她身边同样时景年公司出身的,昂着头,像只天鹅的林枫,孑然不同。

        以至于之前她缩在那群选手堆里,她都没能认出来。

        “王总既然要求所有的选手都出去,那就是所有人,”黎念倾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眼神从杜若埋着的头顶收回来,明知故问,“把她们三位留下,是什么意思?”

        “这个……”王总尴尬地搓着手,又在苏景迁的逼视下不得不开口强行解释,“因为这三位的能力都非常强,所以……”

        “能力非常强?”黎念倾把这句话在唇间咀嚼了一遍,灼灼目光已经烧到了苏景迁的身上,轻笑道,“还没比过,怎么就能说强呢?你说是不是,苏董?”

        她的指向非常明显,以至于王总在主座上悄悄擦了一把汗,庆幸还好刚刚他机灵,把苏景迁公司的人留了下来。

        同时赞叹顾小棠从来不签笨蛋美人的决定是多么英明,跟聪明人打交道,完全不用多说什么废话,能省不少力气。

        不同于林枫一下子眼底开始燃烧怒火,杜若把头低的更狠,几乎要成为一只鸵鸟,苏景迁面对黎念倾的质疑,表现得从容不迫。

        “杜若在签约景年之前,是和司莹一样,就职于黎小姐所在的国家舞剧院。国家舞剧院是什么水平,不用我多说。”

        “至于林枫,也是上过央台除夕晚会的人,我想在这些选手里,也是独一份的。如果能把她们三个招进一个团,这个团体的实力当然不用说。”

        苏景迁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他睁眼说瞎话的能力。

        在场都是圈内人,都知道林枫那个除夕晚会的名额是怎么来的。

        苏景迁当然也知道,大家心知肚明这个名额是怎么来的,但他就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坦坦荡荡。

        “我们既然要做一支国风女团,当然是要选择实力最顶尖的人。再说了,我与诸位都在圈子里,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都知道各自的实力。”

        “这个团成立之后,诸位能提供多少支持,我能提供多少支持,大家心里头,应该都有数。那诸位觉得,景年凭什么放着自家走国风路线的人不捧,要来巴巴捧一个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团呢?”

        苏景迁的一席话引起了小小的骚动,但碍于景年公司在娱乐圈的影响力,还是没人敢打响这第一枪。

        黎念倾笑了笑,未置可否。

        她大概知道,景年的影响力,但难得有今天这样,几乎娱乐圈说得上话的公司主事人云集一堂的机会,她也想借着这个机会,重新量化一下景年的水平。

        黎念倾淡淡扫视过神色各异的公司主事人,还是一副慵懒模样,只是坐直了一些,两只手肘撑在会议桌上,十指交叉,搁在下巴下面。

        “各位的意思呢?”她含笑,“也认同苏董说的,这三个人理所当然胜过诸位公司选送过来的人,所以仅有的五个席位,就这么拱手相送三个出来?然后……”

        她白玉般的手指一个一个点过众人,最后点在自己太阳穴旁,“你们二十八家公司的艺人,去争那剩下的两个席位?”

        “我一直听说娱乐圈的竞争残酷,这么一看,大家还挺友好的,什么都能拱手相让。比如自家艺人的努力成果,比如国内第一支国风女团成立后所能得到的所有资源,还比如……”

        黎念倾笑眯眯的,“如果公司能够出一个知名度高又有资源的艺人,能给公司带来的巨大收益和后续支持。”

        人是逐利的。

        尤其是这些在商场打拼的人。

        所有的兄友弟恭,都建立在对方没有伤害到自己的直接利益的基础之上,或者自己相比于对方来说,实在太过弱小。

        而后一种情况,只要有人敢带头提出反对意见,后面自然会有人跟上。

        通俗地来说,就是猛虎也怕群狼。

        更何况黎念倾背后的星图传媒,很明显,是虎不是狼。

        一只虎和另一只虎之间的对峙,狼当然会选择此时对他们更有利的一方。

        有人谨慎开口,“我觉得念倾说得有道理。司莹现在还在国家舞剧团,业务能力是可以保证的,但是杜若已经是从剧团退役一段时间的舞者了,究竟还能保留几分实力,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我也觉得是,”只要有一个人开了口子,之后不满就会像洪水一样溃堤,“本来就只有五个名额,等到成团以后,肯定很多国风的项目都会向她们抛出橄榄枝。苏董一人就想独吞两个,未免有些过分了。”

        “真要是技不如人,我们认输也心甘情愿,但是这人才刚来,连比都没比,怎么就断言一定能胜出了,我们家也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小才女好嘛。”

        ……

        他们这么细细簌簌地讨论了一阵子,苏景迁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诸位好像忘记了,”苏景迁冷笑,“在所有参赛选手里,只有我们小枫的人气是之前就有的,粉丝投票也是最多的。诸位真的以为,就算是让你们投票,你们旗下的艺人,能比得过小枫?”

        这话一出,众人都有些犹豫。

        论投票,论资本,确实都是苏景迁压他们不止一筹。

        星图虽然也是大公司,但是一向秉持的宗旨是靠实力说话,怕是在选秀这方面玩不过景年的苏景迁。

        既然结果都已经定了,自己现在又何必得罪他。

        刚才才起来的声浪再次偃旗息鼓。

        气氛重新陷入僵持状态。

        黎念倾环视众人,若有所思。

        “那这样,”王总满脸堆笑,出来打圆场,“苏董的林枫,肯定是最后的人气王,出道没问题。星图传媒的司莹,大家也没有什么疑问吧?”

        “没有没有。”

        “要是司莹那我们肯定是心服口服的……”

        “就是,实力摆在那,那比不过就是比不过,咱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但是有些人嘛……”

        “嘘……小声点,小心大小姐找你麻烦。”

        这些冷嘲热讽本来只是私下的议论,但说着说着可能仗着人多有点上头,就有几句漏了出来。

        苏景迁面色阴沉得几乎要滴下水来。

        至于林枫,如果不是旁边还坐着苏景迁,她估计又要发一通脾气。

        “那就行,那咱们就先定这两个,然后剩下的三个席位,大家去争,你们看怎么样?”王总这个夹心饼干当的辛苦,说两句话的功夫已经一脑门汗。

        “行吧……”

        “唉,本来想是个简简单单的国风选秀,结果最后……”

        “别说了,没看人都让步了,让出一个名额来了呢……”

        “我反对,”黎念倾眉眼弯弯,举起了手,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慵懒道,“我家司莹,不参加这次成团的角逐。”

        wap.

        /92/92187/21210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