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谁是未婚妻

第六十九章 谁是未婚妻

        六月还没看清楚面前来的是谁,但是顾玉珩已经看清了眼前这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如临大敌。

        他动作流畅地把六月从黎念倾怀里抱出来放在地上,围巾迅速地把黎念倾的口鼻蒙起来,把人藏在自己身后。

        “???”六月在一整套的操作中迷失了方向。

        “六月!”子真在她身后叫她。

        六月懵懵的转过身,倒映着玫瑰花的眸子如星星闪亮,刚想伸手去接,发现是子真送过来的,立刻抽回小手。

        “拿着呀!”子真把花又往前递了递。

        藤蔓上还沾着泥土,看出来是刚刚被薅下来不久。

        “你不是喜欢嘛?他们刚刚把花都拔掉了,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几支没有沾上土的。”子真认真解释道。

        “不要!”六月很有骨气,还记得自己“不要跟子真天下第一好了”的誓言,两只胖嘟嘟的小手背到身后,脆声道,“你刚才凶我!我才不要收你送来的东西!”

        “六月……”子真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受伤,本来伸得直直的两只手臂也犹豫着放下来。

        看得黎念倾有点心酸。

        六月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措辞有点过分了,两只脚无措地在地上小猫踩奶了几个来回,又不好意思拉下脸来去哄。

        只能这么面对面的站着。

        “六月,”黎念倾躲在顾玉珩身后,冲六月招手,“你过来。”

        “倾倾姐姐,怎么了嘛?”六月找到个机会,赶紧离开了那个修罗场——

        虽然也没离开几步就是了。

        黎念倾单膝蹲下,和六月平视,“六月,这是演戏,不是真的。”

        “可是他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方式呀!”六月很不理解,“为什么小锦就要对小姝这么凶呢?”

        “因为如果不这样,小姝不会听啊。”黎念倾莞尔,这话说给六月听,也是说给顾玉珩听,“小姝要知道,不管小锦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好。所以哪怕小锦在表达方式上有一点点问题,小姝也要理解一下,毕竟小锦也已经包容小姝很多了。”

        “是吗?”六月将信将疑。

        “对啊,”黎念倾仰头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的、但是很明显背脊已经僵直了的顾玉珩,又重新看回六月脸上,给六月指了指子真手中的玫瑰花,“你看,本来以后的剧情里面,剧组都不会有花了,这是剧组最后一次出现花花哦,子真把最后一束花给你带回来了。还不赶紧去拿,再晚就没有了。”

        子真很紧张地支楞着耳朵,在听这边的动静。

        一个软软香香的小身影跑出来,一把捧过他手中的玫瑰花跑远了。

        “哎!”子真愣了愣神,反应过来以后追出去,“六月!那上面有刺!你小心一点!”

        两个小孩子一前一后地跑远了。

        原地的黎念倾站起身,和顾玉珩并肩而立。

        “真的这么喜欢?”

        顾玉珩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黎念倾知道他问的什么。

        “喜欢。”黎念倾没看他,目光在远处来剧组把花全部拉走的卡车车斗上,“小时候不明白你的良苦用心,总觉得过敏就吃药,没什么大不了的。每次上台演出之前,因为演出完了以后要有献花的环节,后台也经常有人送花来,所以都会吃药。但是没想到这种抗敏药吃多了也容易产生抗体,现在也不敢随便吃了,还是按照你的嘱咐,少接触过敏原比较好。但是……”

        黎念倾很惆怅,“本颜狗实在是很喜欢这种东西。”

        顾玉珩没再接话。

        他拉着黎念倾的手,转身出了片场。

        一路上黎念倾问他去哪,他也不回答。

        到了目的地以后,黎念倾差点以为他开错了地方。

        很难想象,顾玉珩这种天生自带冷傲属性的贵公子有一天,会跟翻糖蛋糕扯上关系。

        但是事实就在眼前。

        这家知名的翻糖蛋糕博物馆,曾经数次登上博闻杂志。老板也多次捏出以古典人物为原型的翻糖蛋糕,而成为翻糖蛋糕界的传奇。

        这个传奇现在站在店门口,瞧见顾玉珩的车,就春风满面地走上起来跟他打招呼。

        “哈喽,顾医生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巫深是个有点格调的蛋糕师。尽管每天和各种各样的食材打交道,但身材维持得相当不错,一身休闲的牛仔套装,穿在他身上也并不突兀。

        他接过顾玉珩交过来的车钥匙,随手扔给了等在一旁的侍应生,“把顾少的车开到地下停车场,有个专属的停车位。”

        停车场?专属?

        黎念倾的脑袋里开始飞速运转。

        “这位是?”巫深探究的小眼神越过顾玉珩的肩膀,很好奇有被顾玉珩亲手接下车的待遇的究竟是谁。

        “这位是黎念倾。我的……”顾玉珩把黎念倾引到他面前,踯躅了几秒,还是道,“未婚妻。”

        黎念倾:???

        “哦,失敬失敬。”

        巫深也很吃惊,但好歹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像顾玉珩这种身份,来他这里,身边带个伴儿很正常,反而是之前顾玉珩一直一个人来看起来不太正常。

        他向黎念倾伸出了手,两人寒暄了一番之后,巫深带他们进了博物馆。

        黎念倾跟在顾玉珩身后,手指偷偷戳顾玉珩的后腰,被顾玉珩抓住了作乱的手指,包进掌心里。

        “谁是你未婚妻?”黎念倾没法再戳戳乐,皱起鼻子,凶狠地开口,“有求婚嘛?有订婚仪式嘛?我有答应嘛?什么都没有,谁是你未婚妻啊?谁?”

        那只生着薄茧的手执起她的手腕。

        手腕上有一只手镯,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黎念倾:“……”

        早知道今天不带出来了。

        “顾少,”巫深的出现恰如其时地缓解了黎念倾的气闷处境,“今天想练练什么花?”

        顾玉珩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眼前人。

        唇齿微动。

        “红、玫、瑰。”

        “行,那我去准备材料,你们也赶紧洗洗手,把围裙系上,做好准备啊。”

        巫深嘱咐了以后就从翻糖教室出去了。

        毕竟满屋子的粉红泡泡,外人在里面呆着不合适。

        空气挤压得太狠,容易缺氧。

        “穿围裙啦!”

        黎念倾才不要傻乎乎地问他,你干嘛要做红玫瑰。

        想也知道,肯定是因为子真送的那束红玫瑰,加上她又刚刚夺命四联问的缘故。

        于是她不问,顾玉珩也不会主动解释。

        两个人心照不宣,但都没有选择捅破那层窗户纸,而是按照巫深的话,一起去教室的角落拿围裙。

        围裙都洗的很干净,还有淡淡的青草芳香。

        黎念倾自己挑了一条粉色hello        kitty的,挂在自己脖子上。

        转头发现顾玉珩在一堆黑色围裙里翻找。

        她跑过去,压住了被顾玉珩翻起来的围裙,长臂一挥,从一堆花花绿绿的围裙里给顾玉珩挑了一条,舞到顾玉珩面前。

        天蓝色的,色彩饱和度高到离谱。

        主要是系带中央往下的位置还有一个大大的口袋。

        胸口的图案是一个大大的圆脑袋。

        哆啦a梦。

        顾玉珩的眉头拧的死紧,连眉梢都跳了两跳。

        “要不要穿嘛!”黎念倾征求意见。

        嗯,好像语气也不是那么征求。

        顾玉珩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也只是一件围裙而已,穿什么样的,作用不都是一样的嘛。

        黎念倾发现自己现在见证的“第一次”属实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了,就比如说,如果换成原来的顾玉珩,一定会默默把围裙挂起来,然后固执地选一件能够凸显他的稳重的黑色围裙。

        去而复返的巫深一进门就被屋里的一红一蓝闪瞎了眼。

        “顾……顾少……”巫深再三确认,“您……”

        “没事,”顾玉珩哆啦a梦威严,“开始吧。”

        巫深:嗯,是原来的顾玉珩没错。

        不得不说,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而其中的佼佼者,更是足以令人惊叹的程度。

        黎念倾眼睁睁瞧着本来平平无奇的一堆原材料,经过融合,切割,刻画纹路,成了人体皮肤的颜色,包裹住刚刚凹出来的和人一样高的支撑架,一个人形就显出来,栩栩如生。

        “这是……”黎念倾绕到正面,蛋糕还没进入最后描画五官的步骤,只是初现雏形,就已经展现出来曼妙的身姿。

        “是我下个月要去参加国际赛的作品,”巫深揉着手中调成暗金色的面团,笑道,“想做一个咱国家古代的舞女,听到音乐起舞的造型,不过没有接触过舞蹈这一行,这也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中国舞主题的造型,不太清楚这个手型之类的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所以还没做,准备过两天找专家来看一看,给点意见。”

        巫深揉好了面,揪成一点一点的小剂子,拿出面雕的工具,“你们知道黎念倾嘛?我听一个朋友说起过她,说她现在在国家舞剧院做首席,是这个年龄段最优秀的。太可惜了,我从入行以来,最想做的就是把咱国家的美人都展示出来,所以一直在忙着到处参赛,直到最近开始做这个主题,才想起来去研究研究中国舞。”

        “啊……”黎念倾张了张嘴,“您也是很优秀的,现在做的已经非常棒了,我也看您拿过非常多的国际大奖,您的作品我也很喜欢。”

        “谢谢,”巫深把画笔包一展,从中抽了最细的一根,蘸着加了金粉的食用颜料,如履薄冰地在被塑成发丝细的面耳饰上填色,“不过还是有待改进。以前做的人物不太需要舞蹈的动态效果,比如什么杨玉环啊,甄宓啊,西施啊,都是注重外在场景的刻画。”

        “比如杨玉环,重点就是放在她的发髻和发饰上,毕竟是宠妃嘛。西施,主要就是要做出青山绿水,强调小溪的动态效果,毕竟西施浣纱嘛。但是人物本身动态其实不太多。”

        “不过现在的比赛也是越来越卷了,想要这个舞女逼真,还真是要花点心思研究她舞动起来的时候这个身体线条的走势。”

        “不过我这么急,也不知道人家在不在s市,”巫深摇摇头,“听我那个朋友说,他们每个月都是有巡演,她作为首席,任务很重,而且她的票超级难抢,我连想借着看演出见她一面都不一定能抢到票。”

        “她……”黎念倾道,“在的。”

        “是吗?”巫深的眼睛亮了一下又暗下去,“不过我跟人家又没什么往来,而且一聊就知道,我完全是个中国舞的门外汉,贸然请人家去帮忙,人家也不一定帮。我朋友说,她还挺高冷的。害,毕竟是艺术家嘛。”

        “额,这种事情,我想她应该会帮忙的。”黎念倾干笑。

        她之前很高冷嘛!?

        “啊?”巫深眉心一挑,欣喜道,“你怎么知道?你是她朋友吗?能不能帮我跟她约一下见面?或者我能请她来这里,现场指导一下嘛?”

        穿着hello        kitty、被评价高冷的黎念倾:“……我就是。”

        /131/131500/31432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