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真的皮

第六十六章 真的皮

        拍摄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两人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外,不可避免地要每天抽出一点时间,来剧组完成他们的部分。

        如果那天没有戏份,他们就看看六月和子真,也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而且黎念倾有时候还有意外收获。

        比如有一天黎念倾和顾玉珩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任勋满场地追着顾小棠捋逻辑。

        任勋是很注重作品质量的年轻导演,哪怕拍的是偶像剧,也希望尽可能得贴近现实。

        于是顾小棠端着一杯热茶,吹着杯口飘出来的热气,假装路人妄图从片场飘过去的时候,被任勋追着捋逻辑。

        顾小棠出来找编剧,把又想到的一些情节告诉她,看看还来不来得及加进去的时候,被任勋追着捋逻辑。

        顾小棠出来上个卫生间,洗个手的功夫,还被任勋追着捋逻辑。

        顾小棠实在是忍无可忍。

        她把任勋叫到一边,语重心长地告诉他霸总的心路历程——霸总是没有逻辑的,霸总的宗旨只有一条,就是他老婆活得好好的。

        “可是小棠,你看看这里,”任勋指着剧本上的一段给顾小棠看,有些为难,“就为了小姝偷偷跑到花园里玩,然后对花粉过敏这件事,小锦就要拔掉家里所有的花,还是他妈妈很喜欢的花。这会不会有点夸张?”

        剧本里的黎念倾叫沈姝,就是六月演的那个小女孩,也是过段时间黎念倾要演的角色。

        顾玉珩在这里叫宋锦然。

        小姝,小锦。

        “不是,这有什么夸张的?”顾小棠摸不着头脑,“不就是拔了两株花嘛?你知道原型是怎么干的嘛?”

        原型是怎么干的啊。

        顾小棠的笑容逐渐变态。

        那时候她和黎念倾都还小,不到家里的博古架最矮的一层。

        但是有两个小男孩,抽条的年纪,身姿挺拔,走到哪里都是亮眼的存在。她和黎念倾跟在他们后面,像两只小尾巴。

        一个是苏景迁,一个是顾玉珩。

        那年黎念倾七岁,而顾玉珩十一岁。

        只有十一岁的孩子,但是从小在优渥的家庭条件下长大,已经有了上位者的威严。

        但到底是年纪还小的缘故,不懂得什么叫情绪不能外露,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傲气和压迫感,一点不会隐藏。

        顾玉珩小的时候,跟长大以后没什么区别,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总是板着,偶尔会架上一副金丝眼镜,身上的校服永远熨烫得平平整整,手里永远抱着一本书。

        每次他们四个在一起的时候,顾玉珩都像是个大家长。

        他很少和他们一起在草地上打滚,当然了,他那一身漂亮的小制服也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的动作。

        他经常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前一张铺着法蕾桌布的桌子,上面摆着一壶还冒着热气的黑咖啡和两盘精致的糕点。

        没错,小小年纪,就开始喝黑咖啡。

        他也从来不去碰那些糕点,那些糕点是在他们疯玩了一下午之后,晚饭没有做好,只能在客厅等着的时候,被顾玉珩提前给他们准备好充饥的。

        这时候顾玉珩会先冷着脸训他们——

        “先吃点东西,晚饭要过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做好,这个时候家里厨房哪有地方给你们做饭?看下次还敢疯得这么厉害吗?”

        不止黎念倾,苏景迁对于这个凶巴巴的邻家哥哥,也是怕怕的。

        两个小家伙一听顾玉珩声音冷下去,都缩着手不敢动弹。

        但顾小棠不一样。

        她作为顾玉珩的亲妹妹,顾家生意做得大,家里大人也是常年在外,很少有时间在家里陪孩子。

        她从一睁开眼开始见到的就是顾玉珩,后面的几年都是顾玉珩带着她。

        顾玉珩是个什么脾气她比谁都清楚,于是对顾玉珩的训斥满不在乎,伸手就要去抓那些糕点,被顾玉珩一巴掌拍开。

        “哥!”顾小棠揉着被拍红了的手背,不满地抗议。

        “去把手洗了!”

        顾玉珩的语气不容置喙,洁癖得要死,还要用佣人递过来的湿巾擦一擦。

        “哥你过分了!”顾小棠抗议,“你嫌弃我!”

        “那不然呢?”顾玉珩眼也不抬,语气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你你你……”

        “再不去我就把你丢进泳池里面好好洗干净。”

        “……”

        顾小棠偃旗息鼓了,三个小家伙灰溜溜地垂着头,排队去洗在草坪上玩了一下午沾的都是泥巴的爪子。

        “哼,不陪我玩,就知道吓唬我,等我爸妈回来我就要告状……”

        顾小棠在水龙头下面冲着手,嘴里念念有词,被跟着他们的佣人听到,“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张妈你笑什么嘛!”顾小棠跺脚。

        “小姐可别冤枉了少爷,”张妈笑眯眯地拿过旁边的毛巾给她擦手,“少爷虽然不跟小姐一起在草坪上打滚,但那视线啊,可从来没从你们身上离开过,生怕你们出了什么岔子。少爷是想做个成熟稳重的好哥哥呢。”

        “哼,我怎么没看出来,天天就知道要把我扔进池塘里喂鱼……”

        “那是少爷在逗小姐玩呢,”张妈笑道,“哪舍得真把小姐丢进去,丢进去要是感冒了,不还得少爷花时间照顾着?”

        “哼……”顾小棠悻悻地不说话了。

        洗好以后顾小棠带着两人冲过来,也不招呼人家,自己冲着那盘稍微少一点的蛋黄酥下了手,还没够到,又被顾玉珩抽了一巴掌。

        “又干嘛!”

        “你和景迁吃这一份。”

        顾玉珩冷着脸,把那盘蛋黄酥从她面前端走,换成另一盘分量更多的桂花糖糕。

        “哥你不懂,倾倾是个颜值控,这盘漂亮,她肯定喜欢这盘。”顾小棠为自己知道的终于比自己哥哥多一点而骄傲。

        站起来就要去抢被顾玉珩抽走的那一盘,“那盘连个装饰花都没有,干干巴巴的,她肯定不喜欢……嗷!”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玉珩按回了原地。

        顾玉珩面无表情,一手控制着顾小棠,一手把那盘“干干巴巴”的蛋黄酥摆在黎念倾面前,冷着脸嘱咐道:“她花粉过敏,以后什么花都不许让她碰。”

        “哈?”

        一句话,不仅顾小棠和苏景迁愣了,连黎念倾自己都愣了。

        小小的孩子,对“花粉过敏”这个概念其实并没有什么认知,但是顾玉珩的表情很严肃,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凶。

        狭长的凤目眯起来,硬生生给剩下的三个孩子压的不会说话了,更别说提出疑问或反驳。

        “吃这个,”顾玉珩在这一片低气压中从容地拿起一块糕点,喂到她嘴边,沉声命令,“张嘴。”

        “啊——”

        黎念倾顺从地张开嘴,蛋黄和蟹膏的香气萦绕在唇齿之间,浓郁的味道让她忘记了她本来要问的话。

        后来顾玉珩就走了,好像是因为实在受不了他们三个像饿了两天的狼,他要去厨房催人把晚饭做快一点。

        等他走了以后,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开始释放刚刚压力下没敢提出的疑惑——

        黎念倾:“什么叫花粉过敏啊?”

        顾小棠:“我哥说话怎么跟猜谜语似的。”

        黎念倾:“玉珩哥哥说什么花都不能碰哎,那我们以后是不是不能在他面前玩这些了?”

        顾小棠:“不知道哎,那我们以后要不背着他玩吧?”

        苏景迁:“应该没什么大事吧,之前我不是给你摘过一次蔷薇花吗,你看你现在不也是好好的。”

        黎念倾:“好像是,就是起了几个红点点,后来好像就好了。”

        苏景迁:“那应该就没什么大事。”

        三个小孩子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

        顾家的庄园一角有一处花园,里面种着顾夫人从全世界各地收集过来的花种,分门别类,种在各个花房里。

        花房是一个个独立的温室,里面装着光照、加湿、干燥等设备,连每株花用的土,都是从世界各地打着飞的来到脚下的,为的就是最大程度上模仿这种花的原生环境,让它能够成活。

        花房之外也没有空着,用s市本土的花卉,种出一条条香径,铺上鹅卵石,直通每一处景色。

        也因这精心的养护,顾家的这处花园是顾家集团之外第二有名的地方。

        小孩子的好奇心总是旺盛,越是没见过的,就越是想见。

        顾小棠小时候就见过这些,在黎念倾面前描述得绘声绘色,不会说包罗万象,就用短短的小手臂囫囵画了个大圈。

        听的黎念倾两只眼睛都直了。

        “我想去玩哎。”黎念倾发出感叹,“可是玉珩哥哥肯定不让……”

        “确实,我哥已经把你跟花花隔绝了。”顾小棠摇头,甚是惋惜。

        “我之前去那的时候,哇真的好好看,不管是什么季节去,都有各种花花,连冬天也有,一蓬一蓬开的可灿烂了。我哥说那是专门种澳洲花花的花房。”

        “啊呜……”黎念倾成了一只泄了气的气球,瘫在原地,脑袋躺在桌子上。

        苏景迁看看她,又看看顾小棠,提议道:“或者我们偷偷去呢?”

        “啊?”黎念倾一下就来了精神。

        “别吧……”顾小棠对苏景迁很不信任,“我哥既然这么说了,我们要是去了,被他发现,肯定少不了被骂。”

        “没关系,他每天都要去上课。我算过,他其他的课都是把老师请到家里来,只有周三的小提琴课,因为老师是一位德高望重,又上了年纪腿脚不便的老教授,所以是他到那个老师家里去,”

        苏景迁掰着手指计算着,“上课的时间,加上来回路上的时间,如果我们速度快的话,在他到家之前,及时赶回来,是可以不被发现的。”

        “不是吧,我哥不是说倾倾不能碰花花嘛……”顾小棠白了他一眼,“你不要只想着玩好不好,考虑一下风险。”

        “可是……”苏景迁梗了一下,转向黎念倾,“倾倾不是想要去看看嘛?只是去看看,又不是住在那里,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倾倾之前也接过我的花呀。”

        结果最终还是没有抵制住心中对花房的渴望,顾小棠也信了“不会出什么事”的鬼话,三个人不知天高地厚,抓住机会就想偷偷跑过去。

        虽然每次都在跑到一半路程的时候被发现,然后被家里的佣人叫住,报告给顾玉珩,再被顾玉珩劈头盖脸地一顿训。

        但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探索未知的小孩子是不屈不挠的。

        终于有一次,三个人逮住了一个机会。

        /131/131500/31363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