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怒火

第六十一章 怒火

        把顾玉珩强行摁在病床上休息,顾玉珩挂好了水,拔了针以后,黎念倾就去找了杜若。

        可能是苏景迁的安排,杜若也住在vip病房。

        已经是傍晚五六点的时候了,冬日里,日头偏西的时候,就只剩下光亮,没了什么温度,就算是站在阳台,也不会觉得暖和。

        黎念倾敲门进去的时候,病房里有两个人——

        杜若。

        和杜玟。

        两姐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性格,杜玟更天真些,还是在象牙塔里生活的学生,哪怕有些什么手段,也不过是些一眼就能被人看穿的小伎俩。

        而杜若,过早地进入社会,尽管看起来怯怯的,但心里却有自己的考量。

        何况两人很少一并出现,以至于黎念倾此时面对一起站在她面前的两个人,才能把她们联系在一起。

        的确是很像。

        黎念倾不动声色地端详着两人的眉眼。

        同样是一双桃花眼,同样是高挑的身材,同样在面对她的时候,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你也来了?”黎念倾把手中的果篮放到病床旁边的小柜子上,“今天学校没课?”

        “嗯……”杜玟谨慎地注视着黎念倾的动作,手中拿着一沓钉起来的纸,见黎念倾走近,慌忙合起来,翻面扣在刚刚坐着的椅子上,“今天上课的老师请假了,我听说小若出了点事,就赶紧过来看看。”

        “哦。”黎念倾对那沓纸看起来兴致缺缺,走到杜若身边,摸摸她头顶缠得厚厚的一圈纱布,“还疼不疼?”

        她一张嘴,杜若就掉下了眼泪。

        “怎么还哭了呢……”黎念倾随手从阳台的边边抽了一张抽纸递给她,“刚刚那边有点事情,一直没抽出空来看你。医生怎么说?”

        “没什么大事……”杜若靠在阳台的窗框上,宁静无争,“只是,团长,我可能不能再跳舞了……”

        黎念倾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尽可能往好处想,“我知道,听说你签约了景年公司。”

        杜若的侧脸也很好看,是那种清丽的长相,眉骨不是很突出,平顺地连接到太阳穴,也不会显得太阳穴的地方过于凹陷。

        不算大但是也有些上扬的桃花眼,卷翘的睫毛根根分明。鼻梁也不算太挺,却有一个小巧的驼峰,线条流畅,从侧面看就多了几分精致感。连嘴唇的线条也是稍稍模糊的。

        不是那种浓墨重彩的美,但就像三月的迎春七月的荷,是一种应景的素雅。

        夕阳洒在她面庞上,那琉璃珠一般的眸子里,掠过天边路过的白鸽。

        “嗯,我签了他们公司,要去做艺人了,”杜若轻声道,“还因为,我左边的耳朵,已经听不见了。”

        “??!”黎念倾猛然抬头。

        不敢相信。

        天台上绿毛那重重的一拳,杜若缓缓软倒的身躯,和耳孔里慢慢涌出来的血。

        就这么隐晦却直接地昭告了一个舞蹈演员职业生涯的消亡。

        “团长,你跳了这么多年舞,应该知道,一个左耳失聪的人,除非有极其强大的毅力和能力,否则,是没有办法进入国家舞剧团这种,顶尖舞者云集的地方的。”杜若很平静。

        她推开镂着白色浮雕的窗,一股凉意袭来,裹挟着雪片,穿过她的指尖。

        那双手纤细,白嫩,骨节修长。是苦心训练了二十多年,本可以在未来,在更大的舞台上,十指挽花的一双手。

        现在虚拢在风里,抓握着她流沙般逝去的梦想。

        “医生说,脑震荡会留下后遗症,前庭的损伤,也会导致平衡能力减弱。”杜若收回手,指尖融化的雪片成了一滴晶莹的水珠。

        她转过头,几分哀伤,但还是笑着对黎念倾道,“我刚才试了一下,医生说得没错,我现在,不说串翻身,就连平转也转不好。”

        “……”黎念倾默默无语。

        她不想当一个还在怀疑阶段,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的时候,面对着才遭重创的同事,就能漠然把人逼到墙角的刽子手。

        本来要问的话,在杜若有些伤感的眼神中,也咽了下去。

        这毕竟是她的后辈。

        是她曾经在那么多学生里,一眼就看中的人。

        是她一直默默扶持,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接她的班的人。

        在她刚刚编排好的舞剧里,杜若终于能够脱颖而出,在其中的一个片段里担任主舞。逢此变故,就像被精心培植的一朵花,好不容易长出花苞,开始吐蕊,却被人硬生生掐断了。

        “杜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最后她问出了这么温和的一句,没有什么呵斥,聊家常一样。

        “你那时候,为什么要说你错了?又为什么,这么肯定,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

        “……”杜若的身子震了震,那双唇抿成了一条线,下定决心之后,道,“我并不知道,我只是因为,欠了他们的钱,但是没想到他们会绑架我们,觉得连累了您,所以才这么说。”

        “至于来救我们的人……我想,团长这么优秀的人,必然会有很多关心您的人,总会发现您不见了,报警前来救您吧……”

        “呵,”黎念倾扯了扯嘴角,让人猜不透心思地说了一句,“合理。”

        她不喜欢把人往绝路上逼,但也同样不喜欢被人当成傻子一样糊弄。

        “那你能不能接着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骂他们是背信弃义的小人?”黎念倾的目光落在她因为紧张而呼吸急促的胸口上,那里多了一条项链,铂金镂空的,是个有些复古的造型。

        和病号服分属于两个世界。

        也是黎念倾观察杜若这么久,从来没有在她身上见过的,价格不菲的饰品。

        黎念倾的视线从那条项链,逐渐移到杜若涨红的脸上,“背的什么信,弃的什么义?为什么人都绑了,他们却说‘这个人我们不能动’?”

        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冰冷得刺骨。

        “杜若,两千万,买不到一个真正的答案吗?”

        “团长!”杜若被这咄咄逼人的问句激得从窗边弹起来,反应过来以后大口大口地喘息,“对不起,我说的就是真相,您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事实就是这样……”

        “我的确连累了您,但是最后那一下,我想我也已经还清了!我以后再也不能跳舞了,这大概就是我连累了您的惩罚。您没有真的失去两千万,也没有受伤……”

        “但是有人因此受了伤!”黎念倾摔下拢在手中的窗帘,“你知不知道,他是最优秀最年轻的外科医生!如果那个刀划得再深一点,如果伤到神经,他就再也做不了手术了!”

        “你知不知道他那双手救过多少人!现在就因为这些危险没有成真,所以我就要理所当然地原谅你,甚至连一句实话都得不到吗?!”

        上辈子,这辈子。

        两世加在一起,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声色俱厉地痛斥一个人。

        气到连指尖都是颤抖的。

        杜玟和杜若都惊呆了。

        杜若立在原地,锁骨那颗铃铛一样的铂金花球,叮当作响。

        杜玟跑过来,连连给她鞠躬。

        “对不起……对不起……”杜玟把杜若挡在身后,泪水涟涟,“给您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但是小若她现在也刚刚醒过来,我们现在手里确实没有什么钱,等小若进了公司赚了钱以后,一定会把钱还给您的……”

        “还?”黎念倾发了火之后,冷静下来。

        镂空的花球里,病房冷白色的白炽灯光反射出点点星芒。

        她扫了那花球一眼,怒气一扫而空,一字一顿,“既然没有什么金钱损失,我也犯不着让你来还。”

        “那您的意思是……”

        “既然你这么坚定地说是一起单纯的绑架案,”黎念倾勾唇,却没有笑意,“那我就,最后信你一次。”

        “您……”两姐妹对这前后迥然的反应都有些懵。

        “杜若,你是我选的,”黎念倾道,“准确的来说,我不是信你,我是信我自己。以后进了娱乐圈,虽然不是一个公司,但是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过来找我。”

        “这……”杜玟和杜若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杜玟道了谢,“小若在剧团里的时候,也多谢您的照顾。”

        “听说小若出了事以后,老师就让我联系了小若,说如果小若不在剧团干了,可以签约他的公司当艺人。”

        “我们俩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所以就先签了下来,然后准备等小若的心情平复以后,再去找您谈退/团的事情。抱歉……没有先跟您商量……”

        “没关系。”黎念倾被她一通解释,觉得自己好像是那个什么不讲理的恶婆娘,“我不太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嗯……”

        “杜若人长得漂亮,气质也很好,本来我也是准备带她进娱乐圈的。”黎念倾道,“只不过,我没想到你选择了景年公司。”

        “啊?那您本来想让小若签的是?”

        “本来想让她签星图。”黎念倾笑笑,“不过星图是需要有一定积累的,前期没有作品的时候,酬劳确实不太高。如果想要赚钱的话,景年公司确实更适合新人进去赚钱。”

        她没摆明对景年公司的鄙弃,或者说,她也没有立场斥责两个处境艰难的女孩,为了能够体面地生活下去,而对于金钱的渴望。

        “但是杜若,你是我曾经很看重的培养对象。虽然你已经表示要离开舞团了,作为前辈,我最后跟你说一次,艺人也是要有作品的。否则,只拼人设,你永远拼不过年轻的孩子。”

        “我知道了,”杜若的眼神有些躲闪,扶着窗框的手扣进浮雕天使的发丝里,“谢谢团长。以后……还希望团长多多指教。”

        wap.

        /131/131500/31307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