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开枪

第五十八章 开枪

        天台的风异常的大。

        顾玉珩和顾小棠推开通往天台的那扇木门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莫大的阻力。

        “现在绑匪的情绪不太稳定,”警察局的小虎过来接他们,悄声向他们透露现在僵持的情况,“但是看来不是专业的绑匪,身上暂时没看出来出了小刀之外的其他凶器,你们放心,行动把握还是很大的,待会你们不要激怒他们,他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就行了。”

        “好。”顾小棠忙不迭地点头,把顾玉珩手里一直拎着的箱子捧起来,“这是我们准备的赎金,两千万,管家拿着我哥的身份证明,今早刚去取得,一分没少,你告诉他们,只要把倾倾放过来,钱我们给。”

        “没必要,没必要。”小虎哭笑不得,“让你们取钱只是为了稳住他们,万一他们要现场验钞,不至于拿不出来,让他们当场凶性大发伤害人质。但是最好肯定还是人和钱都能保住,他们是犯罪分子啊,你还当跟他们做生意呐?”

        “不管是做生意也好,还是强行营救也好,”顾玉珩眼也不眨地把箱子打开,红彤彤的钞票整整齐齐地摆在里面,“只要是能把人平安要回来,翻倍也可以。”

        “哈……哈……顾少真是……”小虎打着哈哈,无奈道,“相信一下我们警方的办案能力行不行……”

        “抱歉,哪怕现在是我在倾倾的位置,我一定全力信任警方的手段。”顾玉珩把箱子重新盖上,“但是那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希望她有任何一丁点闪失。”

        未婚妻???

        小虎人都傻了,心说话,怪不得一个看起来似乎并不复杂的绑架案,能劳动胡厅亲自出马,甚至还埋伏了几个狙击手。

        这可是涉黑涉恶的绑架犯罪分子才能有的待遇啊。

        “啊……这个是当然,我们也非常希望有个完美的结局啊……”小虎正要把门关上,防止有什么看热闹的人不知死活地冲上来,被一只手臂挡住了,“你是谁?”

        “他就是我跟你们胡厅说的苏景迁。”顾小棠头也不回,生怕再看一眼都脏了自己的眼睛,“是倾倾的前夫,非要跟上来。”

        “抱歉先生,现在情况紧急,还请无关人员不要进入。”小虎听完,毫不犹豫地把人关在了门外。

        他们跟着来领他们的警察到了天台距离黎念倾不到二十米的地方。

        风大,警察这边至少还有个扩音器可以用,绑匪那边就只能扯着嗓子喊话,就这有时候还听不太清楚,只能听到寥寥数语,然后再比划着猜。

        也因此,给了警察这边内部互相联系的机会。

        顾玉珩和顾小棠戴上有警察局内部连接的耳麦,听到耳麦里各方在紧急部署。

        “报告,各楼栋住户开始下楼,请示长官,是否全部封锁?”

        “全部拦住,一个都不准出去。”喇叭握在胡厅的手里,警察局的局长老何负责看着胡厅的微表情,对外发号施令,“各楼道口警员,换上警服,如有人带头引起骚乱,出示证件,直接拿下。”

        “是!”

        “报告长官,有媒体到达楼下,是否驱逐?”

        “媒体?”

        “倾倾还算是有一定的知名度,可能媒体想来收集一手资料。”顾小棠赶紧解惑,“刚才发现了一些异常,这件事情可能不单纯是一场为了钱的绑架。您看是否等解救之后再说?”

        “如果媒体对解救有不利影响,我们立刻驱赶他们离开。”顾玉珩沉声补充。

        “对。”顾小棠掏出手机就要给人打电话封锁消息。

        “这个倒是不会。”何局和胡厅对视一眼,具是摇头,“只是让他们动作小一点,不要引起犯罪嫌疑人的注意。至于异常……”

        顾小棠就赶紧把方才在楼梯里的情况简要说了一番。

        何局又和胡厅面面相觑了一会。

        胡厅那两缕留着的小胡子抽了抽,说了一句有些莫名的话:“玩火自焚。”

        还没等顾小棠反应过来,何局叹了口气,“先把人救出来,天寒地冻的。”

        “狙击手准备,三名绑匪,现在能否一击即中?”

        “报告,1号已瞄准,目标为红衣挟持人质男子。”

        “报告,3号瞄准,目标,绿色头发男子。”

        “报告,2号目标尚未暴露在瞄准范围之内。”

        “随时待命!”

        “跟我来。”何局招招手,示意他们往前几步。

        走过一个已经被堵死了的天台入口,就看到了不远处挟持着黎念倾的三个人。

        眼尖的顾小棠发现地上还躺着两个,似乎是被发现了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就被潦草地扔在还积水的地上。

        “倾倾……”顾玉珩显然看不了那么多了。

        他在看到黎念倾的那一刻就丢了理智。

        那是完整的,身上没有预想中的血迹的黎念倾,只穿了一件羊绒衫,看起来异常单薄。

        一柄刀架在她纤细的脖颈上,朝阳明媚,反射在刀锋上却是冷光。

        “顾少!”何局从后面拉住他,疾言厉色,恨铁不成钢,“你现在不能过去!”

        “你们不要过来!”

        果然,绑匪激越的腔调远远传来,一只手攥着刀,绕过黎念倾的脖子大半圈,稳准狠地抵在她的颈动脉上,在高瘦男人和绿毛地护佑下,拖着黎念倾往天台的边缘退去。

        另一只手遥遥指着严阵以待的警察,挥舞着粗短的手指,“再过来我就把她推下去!”

        “你不要冲动!”

        “谁报的警?!谁报的警!”绑匪惶恐地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过来的警察逼进死角,只能发出困兽的哀嚎。他侧过头,恶声问被他勒着脖子的黎念倾,“是不是你让他们报的警?!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就让她陪葬!”

        “好,我们不过去!”胡厅抓起喇叭大喊,“你不是要钱吗?!现在家属把钱给你们送来了!”

        顾玉珩在原地没有动,等着旁边的一个便衣警察顺势装作家属,拽着他往前紧走两步,将警方和绑匪之间的分界线又往绑匪那边推了一点,趁着绑匪还没注意到,赶紧把箱子打开,展示给绑匪看。

        红彤彤的钞票染红了绑匪的眼睛,高瘦男人的眼睛都看直了,绿毛也激动地在原地小小地跳起来,去扯绑匪的衣角。

        顾玉珩慢慢地伸出手,把上面一层成捆的钞票拿掉,露出下面的另一层钞票来,那意思不言而喻——

        “看到没有,全是钱!”小警察见顾玉珩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架在人质脖子上地那把刀,根本没有解释自己行为的意思,怕绑匪误会,赶紧解释道,“一箱子都是,人家凑了好久的!只要你把人放了,人家说了,钱就给你!”

        绑匪也没见过这么多钱,看到那钱拿了一摞又一摞,好像永远取不尽似地,当下吞了吞口水,抵在黎念倾脖子上的手颤了颤,就是一道血痕。

        “倾倾!”顾玉珩的瞳孔骤缩,捧着箱子的手一抖,红红白白的钞票蝴蝶般飘落满地。

        “不要过来!”绑匪管不了那么多,哆嗦着手指指着他们脚下的那块地,嘶声吼道,“往后退!你们往后退!”

        “好!退!”胡厅的声音铿锵有力。

        小警察拉着顾玉珩,一点一点往后挪动着脚尖。

        “再退!”

        “退!”

        胡厅高声命令。

        “不能退!好不容易才接近一点!”顾小棠急得快要哭出来,“再退,还不如之前离得近……”

        “退!”何局拉着她,力道攥得她生疼。

        顾玉珩站在原地,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顾少,”小警察的警/徽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先退……”

        “哼!”绑匪心满意足地端详着,眼前这些平日里他恨不能躲着走的条/子,在他面前低下头,唯唯诺诺地被他喝退。

        “走!”他从背后挟持着黎念倾,刀锋往脖子上抹了抹,威胁不言而喻。

        黎念倾只能被迫也往后退。

        踉踉跄跄。

        退到靠近天台边缘的地方,然后被绑匪挟持着,站上边缘的小台子。

        再往前一步,就要坠下九层高楼!

        “倾倾!”

        “放下人质!”

        “不要动!不许动!”绑匪洋洋得意,推搡着黎念倾,猫咪戏耍着耗子一样,指了指那些钱,刀尖指了指看起来最不像警察的顾玉珩,“你!把钱送过来!其他人!往后退!要不然我就弄死她!”

        顾玉珩后退的脚步登时顿住。

        只要能接近,他就有救下黎念倾的机会。

        耳麦里传来胡厅的指挥——

        “顾少,你把钱送过去,动作要慢。”

        “收到。”顾玉珩趁着把箱子捡起来的功夫,低头微微动了动唇。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动作这么慢!”绑匪不耐烦地催促。

        “你们不要乱来。”胡厅转移了绑匪的注意力。

        何局躲在他身后,“2号,听到请回答!”

        “2号收到,目标过低,视线受栏杆阻碍。”

        顾玉珩捡完了地上成捆的钱,一步一步朝绑匪靠近。

        何局从胡厅身后现身,缓缓露出黑洞洞的枪口。

        “把枪放下!”绑匪发现了手枪,登时紧张起来,三个人下意识往后躲,挟持着黎念倾的那个更是直接把黎念倾拉到身前,准备用来挡可能走火的子弹。

        “放下!”胡厅暴怒的声音响彻了天台。

        “好,我放下……”何局和胡厅之间交换了眼神。

        他慢慢蹲下身,枪口却始终对准绑匪的方向,一点一点往下放。

        绑匪被枪口指着,抖若筛糠,顾不得自己所处现在的位置,四周除了面前的黎念倾之外,别无屏障。

        “退后!退后!不然我就杀了她!”

        营救的人猫着腰,起跑之前预备的架势,一寸一寸往后挪。

        胡厅鹰隼一般的目光紧盯着三个绑匪的站位,“狙击手就位!”

        “1号已上膛!”

        “3号已上膛!”

        “2号瞄准完毕,已上膛!”

        “一旦有危险,一击毙命!”

        “明白!”

        “明白!”

        “明白!”

        “全员听令,包围!准备营救!”

        命令一下,所有人停下了往后磨蹭的脚步。

        猎豹已潜伏。

        “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已是穷途末路。

        绑匪拖着黎念倾,四个人,挤在有天台围墙一半高的小/平台上,风稍微吹得猛些,就忍不住往下倒。

        楼下的喧闹因为天台上探出的半个身子而欢腾起来。

        “你们……”挟持着黎念倾的绑匪挥舞着手中的刀,“退回去!退回去!”

        “你们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胡厅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沉着,“把人放了,家属愿意缴纳赎金。如果人质有危险,你们将会受到最严厉的制裁!”

        “你们……”绑匪的手都在抖。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绿毛没了主意。

        “我们……啊!什么东西!”

        绑匪只觉得脚踝上一热又一暖,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攥住了他的脚踝!

        是脚下炼狱里爬出来的厉鬼,耳孔和鼻子下还带着干涸的血迹,她伸出手,以滔天的恨意,死死拽住他,想把他扯到和她一样的地狱中去!

        “操/你/妈的臭婊/子!”绑匪看清以后更是气急败坏,抬起脚就往台阶下的杜若头顶跺去!

        “倾倾!”惊至无声,顾玉珩飞身扑过来。

        电光石火之间,黎念倾挣开了手上的绳索,一手掐住暂时放松了对她的钳制的那只手腕,身形一矮,然后毫不恋战地扑进顾玉珩张开的双臂里。

        “操!”丢了人质,绑匪狂怒地挥舞着手中的刀冲过来。

        是亡命之徒的末路反击!

        “顾玉珩!”

        “砰——!”

        wap.

        /92/92187/20861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