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去找她

第五十五章 去找她

        顾玉珩抓起被他随手扔在等待室桌子上的车钥匙,“有发现及时通知我!”

        “哥你等等我!”

        他的脸色实在是太差了,顾小棠哪敢让他一个人出去开车,赶紧跟在后面跑了出去。

        顾小棠坐上了副驾驶。

        超跑的性能在空无一人的城市道路上第一次发挥到了极致。

        他们去了国家舞剧院,去了顾小棠的公司,去了黎念倾父母所在的墓地,还去了景年娱乐公司。

        逢人便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女生,大概这么高,白色羊绒大衣,长直发,大概到腰的位置?”

        “没有……抱歉。”

        “你有没有见过黎念倾?对,那个明星?”

        “没见过哎,她是这里人嘛?”

        “你有没有见过黎念倾?大概一米七五左右,白色羊绒大衣……没有……好的打扰了……”

        从夜色苍茫,到晨光微熹。

        他们自诩是走在社会前端的人,现在却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在广袤的海域里,捞那一根针。

        但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没有”。

        都没有。

        期间他们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先是用顾玉珩的手机打,打到后来没电了,又换成顾小棠的手机。

        无一例外,均是冰冷又麻木的女音,在后半夜冬日的冷风里,甚至透着些许的诡异,“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y……”

        公安局一直没传来最新的消息。

        顾玉珩的车开得飞快,穿行在夜色里,车前方永远是破不开的深浓黑暗。

        最后顾小棠趁着再一次下车找人,上车之前从顾玉珩手里抢过了车钥匙,自己开车来到海边。

        顾玉珩像是一尊玉雕,沉默又麻木地坐在副驾驶上。

        顾小棠把车顶退下去,海风袭来,是一阵又一阵的寒气。

        “我们应该继续去找。”过了一分钟左右,顾玉珩冷冷开口,也像是浸了隆冬的海水,有彻骨的寒。

        “找?去哪找?她现在不是自己离家出走,是被人绑架了,你去哪里找?哪有线索让你找?”

        顾小棠的情绪已然濒临崩溃,她还没解开安全带,扭过身抓着她哥的肩膀摇晃。

        “哥你冷静一点!倾倾现在只有我们了,你不能先倒下的!你冷静下来!”

        “冷静……”顾玉珩手机在车上充好了电,他又执着地给黎念倾拨过去。

        屏幕跳转到通话页面,顾玉珩颤抖着嘴角,冲顾小棠笑了笑,爬满血丝的凤目强作淡定地瞟了一眼她,最终还是在听到“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后狠狠闭上。

        攥着手机的手还带着手术之后的粘腻,青筋虬劲,虎口绷紧。

        “我很冷静了……小棠……”他靠在副驾驶上,颈后是黎念倾买回来装上的护颈枕,哆啦a梦的图案,是黎念倾最喜欢的。

        “我很冷静了……”顾玉珩重复。

        不知道是想说服顾小棠,还是想说服此刻抖着唇的自己。

        “先是刚出了手术室,告诉我爷爷奶奶去世。隔天刚出了手术室,告诉我倾倾失踪……”顾玉珩掰在车窗上的手指微微发白,“我真的很冷静了……”

        “哥!”

        “去找她……”顾玉珩闭着眼睛,声音虚浮又坚决,“去找她,带她回家……带她回家……”

        “哥!”

        顾小棠用尽全力想压制住顾玉珩的反抗,却猛地注意到,平日里她怎么都制服不了的哥哥,现在居然被她摁在副驾驶上动弹不得。

        “你不能再耗下去了!不然倾倾还没救出来,你就垮了!”

        “我说去找她!”

        那是顾玉珩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脾气。

        她从来万事不入心的哥哥,声嘶力竭,只剩下七个字——

        去找她。

        带她回家。

        顾小棠瞳仁里映出的自己,如此面目狰狞。

        顾玉珩如梦初醒。

        醒来后对上顾小棠想哭又不敢哭的婆娑泪眼,慌忙伸手想要挽救一下现在的局面。

        顾小棠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胡厅的声音带着些许的不确定,“发现了线索。你们先回来。”

        回程的路上异常沉默。

        顾小棠专心开车,顾玉珩坚持不懈地给黎念倾打着电话,但无一例外,对面永远是几秒钟死一样的沉默,然后冰冷的女声响起。

        就这样又来来回回打了十几个电话之后,顾玉珩终于熄灭了手机屏幕。

        “哥……”顾小棠把车开得飞快,语气却异常冷静,“你要撑住,倾倾她不会想看到你是这个样子的。”

        “……我知道。”顾玉珩将心口的郁结之气狠狠吐出,盯着自己的指尖愣了两秒,然后转着僵硬的脖子,看向睫毛上犹带泪珠的顾小棠,“对不起。”

        “你……”顾小棠手一抖,方向盘滑了一下,高速行驶中的跑车车头一个摇摆,她赶紧又抓紧方向盘,破涕为笑,假装轻松。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这二三十年你也没跟我说过这三个字。”

        “我……”顾玉珩动了动唇。

        “你这猛地一说,我还真有点不太习惯,怕你下一秒准备阴我,还怪吓人的……”

        顾玉珩:“……”就不该给你好脸是不?

        “但是哥,我说句话你现在别生气。”顾小棠收起了在顾玉珩面前一直以来的嬉皮笑脸,“你没有发现,你所有的情感宣泄,都来得太迟了嘛?”

        “……”

        “从爷爷奶奶去世,到现在倾倾……”顾小棠没说出口,转而继续道,“你明明那么在乎他们,可是在他们在世的时候,你却从来没有对他们说过你对他们的在意。”

        “你总是冷冰冰的,把所有的关心都藏在你对他们的说教里。”

        “可能是受爸爸妈妈的影响,你总觉得,只要你对他们好,为他们着想,保护他们的安全,成为让他们骄傲的人,这就是你对他们的爱,总有一天他们会感觉到的。”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一定能领会你的意思呢?”

        “你怎么就肯定,他们能赶在所有事情发生之前,就能明白你内心在想什么呢?”

        “你说一出手术室,爷爷奶奶病危了,一出手术室,倾倾不见了。他们出事了,你因此变成了这副样子。可是爷爷奶奶看不到了……”

        “他们只知道你是他们的乖孙子,从小到大一直成绩优秀,长大以后也是个有名气的人物,为人处世很有分寸,没给他们丢人,但是却不知道你有多爱他们……”

        “而倾倾……”顾小棠平复了一下波涛汹涌的情绪,吸了两下鼻子除去鼻塞的感觉。

        “倾倾昨天出去之前,我问她,为什么不戴那个爷爷买给你们的镯子,倾倾说,她还没想好。”

        “她有很多顾虑,害怕和你也会像和苏景迁那样,最后两个人离心离德,分道扬镳。”

        “但在我看来,所有的顾虑都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你永远拒绝和她沟通。”

        “……”顾玉珩放下了手机。

        “哥,你这种学霸,应该知道有句古话吧。‘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倾倾是刚从一段失败的婚姻里走出来的人,你指望她能主动出击,和你这么一个话都不跟她说明白的人,走进另一段婚姻吗?”

        “不是谁都那么自恋,时刻自信能够得到您顾大少的垂青的。”

        顾小棠轻笑,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方向盘的边缘。

        “所以你要明确地告诉她,我顾玉珩喜欢你,爱你,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看到你有危险我会担心的。”

        “在把这些都告诉她以后,你的失控、示好、关心,才有来由。”

        “否则,你拿什么身份来照顾她,关心她,告诉她‘这件事情有危险你不能去做’?哥哥吗?不好意思她是个成年人,就算你还想像小时候一样管她,人家能不能不服你的管?”

        “简单点来说,在恋爱里,你把话挑明了,你做的那些事情,叫做言出必行锦上添花。话不挑明,如果她猜到你的心意,那就是极限拉扯;”

        “最怕的就是她猜不到你的心意,那你……哼……”

        “多管闲事”四个字,顾小棠还是收了回来,决定不能这种时候这么伤害她那已经濒临崩溃的哥哥。

        “可爸妈也没有……”顾玉珩试图挣扎。

        “因为爸妈从相遇的时候,就是平等的。”顾小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本质。

        “爸爸没有从小管着妈妈的生活起居,妈妈不怕他,面对爸爸对她的好,也不会自然地联想到兄妹情。”

        顾玉珩:“……”

        “更何况,爸爸每遇到情人节之类的节日,都会直接送妈妈一份礼物和一捧红玫瑰。傻子都能看出爸爸的心思。”

        “而你呢?你在这种节日里面干嘛了?”顾小棠白了他一眼,“你嫌爸爸的手段土。”

        顾玉珩:“……确实挺老套的。”

        “那你来点不老套的,”顾小棠一句话怼了回去,“确实她花粉过敏,不送花就不送花了,那你送点别的,巧克力之类的也行。”

        “热量太高,而且……”

        “……我就是举个例子,”顾小棠简直想把方向盘拔下来扣她哥脑门儿上——

        平时挺机灵一帅哥,怎么这方面这么不开窍呢?!

        “我就是说你得有表示!”

        “只有人还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倾诉才有价值。”顾小棠一个转弯,把车漂进警察局门口的停车位里,扔下一句,“等她死了以后,你的那些深情,去说给谁听呢?”

        wap.

        /131/131500/31139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