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周旋

第五十三章 周旋

        “我知道。”彪哥烦躁地摆了摆手,打火机在手里打着了火又盖上,再掀开打火。

        如此几个来回之后,他走到黎念倾面前,蹲下,肥硕的肩头抖了抖,哼哼地笑了两声。

        粗得像五根胡萝卜插在馒头上的手油腻地拍了拍黎念倾的肩膀,帮她把羊绒衫上的灰尘掸去。

        “你当我傻?让你转账给我,拿到我的信息,等你回头去报案?”

        “没有,只要你拿了20万放了我们,以后愿意对……莓子的过往守口如瓶,我保证,我不报案,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黎念倾坦然直视着他的眼睛,做出保证,“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给你写一个赠与协议,这20万是我自愿给你的。”

        “倾姐!”

        除了大祥之外,剩下的三个男人都有点震惊。

        过了两分钟,还是彪哥先开了口,“行啊,看不出来,你还真是有情有义。哎,那小婊/子,给你赚了不少钱吧?”

        “你胡说!”杜若被他一口一个小婊/子叫崩溃了,不顾处境地开始挣扎,哭喊道,“你放开我!”

        别说三个绑匪,连黎念倾都被她吵得脑仁儿疼。

        “闭嘴!”几个人异口同声。

        但杜若变本加厉,不停地哭闹,完全不像一个从大学时候就开始自力更生,甚至还养活了姐姐的成年人。

        绑匪那句“这个人不能动”隐约顺着风声传到她耳朵里。

        在这种情况下,这句话显得格外突兀。

        但现在来不及想这么多了。

        黎念倾皱紧了眉头,摒弃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杂念,依旧冷静地和面前的彪哥做着交易,“怎么样?同不同意?同意的话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取钱。”

        彪哥乜了一眼还在撒泼的杜若,又眺望了一下不远处的天台的入口,抬腕瞅了瞅时间,嘴里啧啧有声,“有钱是吧?有钱那就不止20万了。”

        黎念倾一瞬不瞬地观察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他在等。

        再想起高瘦男人的那句“这人咱不能动”,黎念倾心里略略有了些底气,“那你想要多少?”

        “要多少?”彪哥眼珠转了转,和高瘦男人比了几个手势,然后给自己咳了两下壮壮胆气,开了个价,“2000万!”

        “哥,这会不会有点多?”高瘦男人一听这个数字,表现得比黎念倾还慌乱,在他身后捣鼓他。

        被彪哥一巴掌打开。

        彪哥竖着两根粗短的手指,比划到黎念倾面前,“2000万!给不给?!”

        黎念倾面不改色,平静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放我们走,从此以后不要再提莓子的过去,当作从来没有认识过她这个人,这钱我可以给。”

        “卧槽大哥,”绿毛也被这个天文数字吸引了过来,面露喜色。

        “咱们这次抓了条大鱼啊!早知道这样,还抓他干嘛,废物一个,两千块钱都拿不出来!”

        他一巴掌扇在大祥的后脑上,用了十成十的力道,把人扇得往前一趴,然后顺脚把大祥当成了踮脚石。

        “不行,这女人别耍诈。”彪哥也没想到她答应得这么快,张开手往下压了压,稳住了三个人的心神,“你真有这么多钱?”

        “有,”黎念倾怕他再往上加价,谨慎道。

        “不过现在能拿的出来的应该也就这么多了,如果再多,资金链出问题,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暴露。”她提示道,“你们应该没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吧?”

        “倾姐!”杜若的声音终于有了可以被称之为恐惧的味道。

        她连连摇头,几次想要站起来,奈何脚上的绳索实在是捆得太紧,挣脱不开,她嘶喊着,声声泣血,“倾姐你不能答应他们!你不能给!”

        “你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会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倾姐!程彪你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你最开始是怎么说的!”

        “操,”彪哥咂了咂嘴,本就被满脸横肉挤成一条线的小眼睛眯了眯,“死娘儿们,吵死了。”

        绿毛得了他的眼色,朝杜若走去。

        杜若泪眼朦胧,却突然喊道:“倾姐!对不起!我错了!”

        接着一记闷拳,黎念倾还没来得及出声,杜若就软软地倒在原地,耳孔和鼻管里都慢慢流出血来。

        “你说过会放我们走的……”黎念倾突然有了些不确定。

        她似乎有什么东西判断错了。

        “当然了,我也不想杀人,我们这些人,要点钱还行,要背上人命官司,那可不太好。”彪哥又给高瘦男人使了个眼色。

        高瘦男人领命而去,彪哥又挑起黎念倾的下巴,一幅苦口婆心的模样,“打她那是因为她不乖,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往外说。”

        “但是你放心,我弟的那一拳,绝对没动她的脸,最多也就是有点肿,用点好药给敷敷,不想花这个钱,过两天自己也能好。”

        “保证她醒了以后,还能老老实实给你干活。至于你嘛,只要你乖乖地把钱交出来,我们当然是不会为难你的。”

        “好,多谢。”

        三个人质现在歇过去两个,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

        也分不清是冷风吹的,还是害怕,黎念倾打了个寒战。

        彪哥看她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坏笑出声。

        “哎,我说,”觉得她太好对付,等手机的空隙,彪哥蹲在她面前跟她聊天,“你这小娘们儿,长得可比莓子好看多了。”

        “你要是出来卖,绝对比莓子要价高。”

        “怎么样?不考虑下哥哥我的建议?陪哥哥我一晚,哥哥我考虑少要点儿,就当你陪哥哥的过夜费?”

        那张脸看一眼都像连吃几块肥油,一口一个哥哥在黎念倾面前自称。

        黎念倾是真想吐他一脸——

        真是晦气,老娘的哥哥只有顾玉珩。

        眼下却只能智取。

        黎念倾抬起那双桃花眼,拿出表演的功力,脸上一副万花丛中过、见过大世面的世俗和讥嘲。

        “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没干过,后来觉得没意思,左右也就是那么点事儿。还是做幕后老板爽,身不动膀不摇,就能每天有进项。”

        “那怎么能没意思,”彪哥一听,眼底的绿光更盛,“那是你没见过好的,要不要跟哥哥试一试?”

        “试什么?Mac吗?”黎念倾一时冲动脱口而出。

        “什么什么c?”

        “没什么,”黎念倾发现他们听不懂自己语气里的嘲讽,暗自松了一口气。

        “好的也见过一两个,”黎念倾继续以看破红尘的姿态道,“不过后来身体不行了。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这方面的风险太大,有的人有病不告知你,等你自己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靠在身后的水泥块上,“不过这几天还行,吃了药,没什么大反应了。你要是非要试一试,也不是不行……”

        “呸!”话音未落,彪哥冲她吐了口唾沫,“婊/子就是婊/子,老子还不想得病呢!赶紧把钱转给老子,然后带着这两个脓包滚蛋!”

        黎念倾要的就是他这个反应,瞟着昏迷过去的杜若一动不动,姿势扭曲地躺在冰冷的水洼里,心下一紧,“你把她带过来。”

        “嗯?”

        “2000万买的是我们三个人的命,”一场虚惊后,黎念倾克制不住地有些抖,但还是极力稳住。

        “这么冷的天,她一个人穿这么少,躺在水里面容易湿温。你们把她带过来。”

        “一个婊/子,死了就死了。”彪哥吊儿郎当地向后扫了一眼雪水中的“莓子”,嗤笑一声,没理会她的话,眼底却有了一丝凶光。

        高瘦男人从天台的另一边取回黎念倾的大衣,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按亮了屏幕,瞄了一眼以后发出猥琐的笑,“呦,这还有人给她打电话呢。”

        “打电话?谁啊?”彪哥一听也起了兴趣,两个人头凑着头,一起点了烟,烟雾缭绕里,彪哥把手机接过来,伸长手臂拿远了点,眯起眼睛一看,“呦,还真不少,四五十个电话呢。这什么名字啊?玉……什么东西?玉行?”

        “彪哥,不是那人吧?”

        “不是,那人名字我认识啊……不是,你小子又胡说八道什么呢,”

        彪哥一边吞云吐雾,不经思索地回答了一句之后才反应过来,一角踹在高瘦男人的屁股上,“把嘴给我闭严实了,不该说的不要说!”

        “哎,哎。”高瘦男人也对彪哥有几分忌惮,被踹了也只能揉着屁股陪笑脸,“那现在怎么办啊?”

        彪哥没立刻回话,他拿着黎念倾的手机,左右划拉了一下,掀起眼皮,“密码?”

        “0328。”

        解了锁以后,彪哥翻看着漏话信使,乐了,“这小子还挺执着啊,还有个叫小棠的,也二三十个呢。哎?你什么人啊?”

        她给顾玉珩和顾小棠的备注都没有加前面的“顾”字,就是为了有一天出什么事的时候不会暴露身份。

        比如此刻,她风轻云淡地道:“家人。”

        “哦。”彪哥觉得这个答案没什么新意,“那怎么着?这2000万,你准备怎么给我?”

        “数额太大了,个人网银可能转不过去。”黎念倾沉着道,“让我给我家人打个电话,让他们在公司直接用公司的账号转给你。”

        “嘶——”彪哥又不耐烦起来,拿手机的那只手杵了杵她受伤的那边肩膀,“你是不是想耍什么心眼子?”

        “我能耍什么心眼?”黎念倾非常无辜,“我现在被绑成这样,钱不拿到手,你又不会放我走,我跟你耍心眼有什么好处?”

        “……”三个绑匪有点动摇。

        “而且,我一夜没回去,”黎念倾看了一眼天边泛起的鱼肚白,“我家人已经给我打了这么多个电话,你觉得不先稳住他们,再拖下去,他们不会报警?警察不会找过来?”

        “哥,这妞说的,好像有点道理。”绿毛呆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天台的风吹傻了,整个人都有些木讷。

        三个人文化程度都不是很高,也搞不清楚什么公司网银和个人网银究竟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公司的网银就只能在公司的人才能用。

        再加上一笔巨款从天而降,当下都在小心行事和剑走偏锋之间,选择了搏一搏。

        “打电话可以,”彪哥留了个心眼,“必须开免提。”

        黎念倾真诚地答应:“没问题。”

        于是三个绑匪商量了一会,决定给那个看起来最着急的“玉行”打个电话。

        电话刚拨过去,等待音的第一个音符还没来得及发出来,顾玉珩那边就接通了。

        顾玉珩的声音里有掩盖不住的疲惫和紧张,是弓弦被绷紧到极致,即将断裂的最后关头,却还是凭着一股意志榨干身体里最后一丝韧性。

        “倾倾,你在哪里?”

        wap.

        /92/92187/20746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