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喜丧

第四十七章 喜丧

        黎念倾觉得自己递话只能递到这份儿上了,顾玉珩再不开窍就有点不礼貌了。

        她躲开了顾玉珩若有所思的目光,从他怀里咕蛹到旁边的草地上,站起来拍拍裤脚上的灰尘和草屑,假装轻松地冲医院大楼一仰头,“走吧,我们回去。”

        林间松树枝桠茂盛,松针密集,一把把小梳子似地张在枝头。

        回到病房,黎念倾见到了前段时间匆匆一面的顾家夫妇。

        保养得宜的人看起来和年轻的时候别无二致,只是眼尾多了几道看不太清楚的纹路,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才像羽翼一样显露出来。

        “倾倾也在啊,”顾谦看到在顾玉珩后面进来的黎念倾,欣慰地笑道,“爸妈还没回国的时候啊,就老念叨着你们三个,也好,至少在他们最后的时候,你们都在他们身边。”

        “顾伯伯……”黎念倾从没见过顾谦这样无奈又心酸的苦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种时候说什么好像都没有什么用。

        劝人节哀吗?

        怎么可能,根本没法节哀。

        顾夫人指尖挑掉眼角的水迹,拉住黎念倾的手,把她往自己身边拽了拽,“倾倾,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啊,苏家的那孩子呢?”

        “妈你别问了,这日子提那个狗东西太晦气了。他俩分手了。”顾小棠快人快语。

        “没规矩,怎么在背后这么说人家。”顾谦低声呵斥。

        但也只是呵斥了一句而已,顾小棠深知自家老爹的脾气,撅撅嘴表示抗议,这段就翻篇了。

        “分手了也好。”顾夫人捧着她的脸,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苏家那孩子不太喜欢我们,那时候你们在一起之后啊,每次我们把你叫过来,我看他都不太高兴。”

        “我们怕你们吵架,后来慢慢地也不敢再跟你亲近。就连你爸妈……我们也是吊唁了以后,就远远地看着你被他拽走了。”

        “每年清明的时候,我们去看你爸妈,也是隔着老远就看见苏景迁守在那条路上,只要一看到我们过来,他就过去把你拉走了。”

        黎念倾闻言悚然,电光石火之间突然明白,原来苏景迁对她的控制,早从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始了。

        难怪这么多年,她和顾家断了联系。

        难怪顾家和黎家这样的世交,从无利益上的纷争,却为什么在她父母死后,就按下了停止。

        也难怪清明节的时候,苏景迁看起来那么火急火燎,要把她从墓园里拖出来。

        一个自卑又唯利是图的人,在绝对的权势和财富面前,是永远生不出绝对的自信来的。

        所以他只能逃避。

        连带着,断了她的联系途径。

        在他全力封死的小世界里,他就会是那个最成功的典范。

        她还在恍惚,而顾夫人继续道,“但是你毕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呀,这么多年了,看你从抱在怀里的一点点大,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你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也总是念着,说怎么不叫小倾倾来家里啊,我们想啊……这次过年,本来我们说不回国了,万里迢迢的,年纪大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

        “至少在国外,在疗养院住着,随时都有仪器监测着,我们大家都放心。但是你爷爷那个脾气,你也知道的,倔得很,非说要落叶归根,说什么都要回来。”

        “你奶奶刚开始没什么意见,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也想要回来。定好机票的第二天,就接到小棠的电话,说,哎呀这次过年我们倾倾也回来。”

        “爷爷奶奶高兴啊,一路上都念叨着,说好呀,这都好多年了,终于有一次过年的时候人能聚齐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有命数的……”

        “伯母……”

        顾夫人的泪水还挂在眼角,黎念倾的喉头也堵得厉害。

        她像小时候一样,无措的时候,就摇一摇握着大人的那只手。顾夫人被她一摇,也破涕为笑。

        “好了好了,”顾谦作为整个病房里的主心骨,从沙发上站起来,揽住了顾夫人的肩,“老爷子也九十多岁了,算是喜丧。”

        “说是这么说,”顾夫人眉心依旧蹙着,“只是这么突然……”

        “睡梦里走得,没受什么罪,倒也是件好事。”顾谦叹了口气,缓和了一下病房里沉重的气氛。

        “妈肯定是舍不得爸,才跟过去看看,要不然老两口一辈子没分开过,突然一个没了,留下的那个得多难过。”

        “都别哭了,玉珩,你在医院熟悉的人多,你去办出院手续,和遗体运输证明,”顾谦有条不紊地吩咐着,“先带爷爷奶奶回家看一看,然后再送火葬场。”

        “是。”

        “小棠,你去告诉那些媒体,出/殡那天不允许过来。你爷爷奶奶退出商界已经很久了,最烦的就是现在只知道搏噱头的媒体。咱们到时候自己家里人去送送就可以了。”

        “好,我马上通知,谁来以后直接取消合作。”

        “不过说是这么说,安保也得做到位。阿宁,”顾谦挽起顾夫人的手,“我们到时候得安排人专门盯着。”

        “嗯,都听你安排。”顾夫人点点头。

        “好了,别哭哭啼啼的,爷爷奶奶最不喜欢人动不动就掉眼泪。”顾谦威严道,“该干什么就赶紧去干什么!让爷爷奶奶看看他们养出来的,个个儿都是坚强的孩子!”

        大家很快都收拾好了情绪。

        忙起来的时候人的情感是很容易麻木的,尤其是在人多的地方,也极难分出心思来伤春悲秋。

        黎念倾跟着顾玉珩一起去办出院手续的时候,才感受到顾玉珩在医院里的地位。

        隔行如隔山。

        她从来没有试图了解过医生这个行业,只知道顾玉珩是很厉害的,年纪轻轻,成绩斐然。

        但这又有什么稀奇,顾玉珩从小到大,什么时候不是出类拔萃的?

        如果你告诉她,顾玉珩现在就是平平凡凡一普通人,她说不定反而会惊讶一下——啊?你在说什么梦话?你说的顾玉珩和我认识的顾玉珩是一个人吗?

        可是真是跟在顾玉珩身后开始办事的时候,场景开始变得让她这个旁观者都有点应接不暇。

        走到护士站——

        “顾医生,有什么事情吗?”护士站的小护士看到他们走过来,还离着老远,就已经站起来,正了正头顶的护士帽,姿态恭敬,面容娇羞。

        “劳驾,”顾玉珩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只看了小护士一眼,就转开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诊室,“王主任什么时候在?”

        “哦……”小护士有些失落,但还是翻开电脑里的记录,查找后准确回答,“王主任今天下午有一台手术,手术预计两个半小时,您有什么事我可以转达。”

        “麻烦他给我爷爷开一份出院证明。”顾玉珩抬腕看表,干脆地敲了台面,转身就走,“半小时后手术结束麻烦联系我,打扰。倾倾我们走。”

        “哦……”黎念倾跟在他身后,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雷厉风行,还没等站在那的小护士把目光挪到她身上,顾玉珩已经拉着她大步走向了电梯间。

        医院的电梯间总是人满为患。

        黎念倾还没有已经进入娱乐圈的自觉性,屁颠屁颠地跟在顾玉珩身后感受着在医院畅通无阻且不怕迷路的过程,到了电梯间就开始东张西望。

        顾玉珩的心情已经缓和了很多。

        看到她左右张望的样子,揪着人领子给人拽到身前。

        “你干嘛?”黎念倾本来刻意跟他保持一点距离,现在可倒好,两个人之间只有两个拳头左右的距离,她视线正好平齐在他的喉结。

        顾玉珩怎么比苏景迁还要高的!

        黎念倾仰起头,皱着鼻子瞪他,“长得高了不起啊!”

        顾玉珩本来微微抬着下巴,在从十三层楼的窗户眺望远处绵延的山脉,闻言居然特意低下头,还用手压着她的头顶,以自己为量尺,比划比划。

        “不多不多,也就比你高了快二十厘米。”

        “……”黎念倾无语。

        她怎么就不知道,锯了嘴的葫芦一旦长了嘴开口说话了,威力这么大吗?

        能不能再把那嘴给他封起来?

        “哼……”她恶狠狠道,“天塌下来先砸你脑袋上……”

        “咳咳……”顾玉珩明显被这份幼稚呛到了。

        四周响起了悉悉索索的议论声,包括但不限于站在他们两步远处的正在一起等电梯的两个小护士——

        “那个是顾玉珩哎,他居然会笑的。”

        “你不是废话?谁不会笑啊,不会笑的那是面瘫……哎呦你掐我干嘛?!”

        “再废话掐死你哦!”其中一个娃娃脸的小护士一手成爪,威胁地放在另一个小护士的腰上。

        “好好好我错了,”被掐的小护士浑不在意,假笑着附和,“你家顾医生最帅最酷最有型,行了吧?”

        “哼!你哪来这么多话呀!”娃娃脸又气又羞,“没看见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谁啊?我怎么没看到?”

        “……你母胎solo果然不是没有理由的……”娃娃脸把四下寻找的小护士的脑袋摆正了,在身前小小地伸出食指,往前戳了一点点。

        指的是黎念倾的方向,“那儿啊!你看不见嘛!你之前看见过谁能离顾医生这么近!还是顾医生主动把人拉过去的!”

        “是吼,原来从来都是看他独来独往的,咱们医院那么多小姑娘都偷偷喜欢过他,好像听说那个外科的几个小姑娘,跟他一个科室的,还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有送花有约他看电影的,全都被他拒绝了。”

        “我一直以为他不近女色来着,好家伙,原来不是不近女色,是因为身边有这样的凤凰,那确实,那群小家雀儿他肯定是看不上。”

        “喂喂喂,有你这么说同事的嘛?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

        “不是不好好相处,主要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嘛。”另一个小护士一摊手,坦然道,“咱确实是比不过人美女姐姐嘛,这种美女姐姐要是喜欢你,你不心动嘛?反正我心动。”

        小护士边说边捧心,“啊美女姐姐看看我,我比男人温柔多了,我不高冷不花心不出轨无不良嗜好,只想和姐姐贴贴,姐姐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姐姐让我打狗我绝不骂鸡……”

        “我/艹……”娃娃脸震惊且无语,“你好谄媚哦……不是,我天天看你在医院里两耳不闻窗外事,怎么八卦知道的这么多呢?你还知道啥呀,跟我说说?”

        “那是,我当年在学校的时候,那整个班的人的八卦,没一个逃出我的雷达范围。”

        “我跟你讲,也就是这个医院太大,科室太多,咱们又是刚毕业,没来多长时间,再让我混熟一点,哼哼……”小护士五指成花,攥进手心里,“这些科室的大人物的八卦,一个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牛哇牛哇……”娃娃脸为她的宏大目标呆滞鼓掌。

        “等会,我怎么看这个女生有点眼熟……她不会是那个……”

        “叮——”

        wap.

        /131/131500/30943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