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顿娱乐圈从成为顶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小女子报仇

第三十三章 小女子报仇

        苏景迁怔忪的那一秒,黎念倾扭身从他的牵制下脱离出来。

        阳台的旋转门被推动,从里面跑出来一个小姑娘。

        是林枫。

        和杜玟的小礼服不一样,林枫一身华丽的国风汉元素服装,臂袖是飘逸的纱带,上面有烫花装饰,清丽可人。

        一见到苏景迁,林枫就一个飞扑上去,纱带翩跹,春日里的凤尾蝶一般。

        “景迁你怎么在这里啊?”可能还是上次被苏景迁打的那一巴掌存有阴影,林枫看他面色不善,也不似刚来的欢快,有些谨慎地问道,“刚刚有几个导演都在找你呢。”

        “嗯。”苏景迁随意地应付了一声,狼目仍盯着黎念倾,“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

        他的眸光透着阴狠,但黎念倾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对她来说不是很有利的战场。

        她擅长的是文斗,耍蛮劲儿她是耍不过一个没什么理智的男人的。

        “喂!”

        她想走,有人却不让。

        身后有些刁蛮的声音止住了她的脚步。

        “你不是顾小棠公司的人嘛?为什么总是缠着别的公司的老板?没人告诉你你这样吃里爬外的样子很难看嘛?”

        不只是下属对上司之间的服从,她喜欢苏景迁,所以能敏锐地感觉到,苏景迁对这个刚出道就处处跟她作对的新人是不一样的。

        这让她觉得嫉妒。

        黎念倾却只觉得她可笑。

        只会雌竞的女人,是听不懂什么道理,也不会去反思她喜欢的男人有没有什么过错的。

        黎念倾平静地和拦在她身前的林枫对视,话却是说给身后的苏景迁听的。

        “苏景迁,我居然都不知道,你招进公司的员工,都是这个水准。还是说物以类聚,都是和你一样的,颠倒是非。”

        “你!”

        “让开!”

        隔开阳台和室内的玻璃门旁边已经围了一圈的人。

        黎念倾根本不想跟他们多做纠缠。

        他们不想要脸,她还想要。

        议论声阵阵传过来。

        “那个穿汉服的小孩是谁啊?之前怎么没见过?也是今天晚上的表演嘉宾嘛?”

        “好像是吧,我出去接电话的时候正好看了一眼,是个乐器表演,是……弹琵琶的那个?”

        “不是吧,好像是弹古筝的那个。苏景迁今年花了大价钱,才给她弄来一个能和别人一起合奏的资格。”

        “那这怎么跟小黎杠起来了?这两个压根就不是一路人吧?”

        “可说呢,现在的这些小明星,觉得自己有点名气,就什么人都能上来咬两口。”

        “那咱们不上去帮帮小黎?”

        “帮她?”有点熟悉的一个中年声音带着笑,“你们是不知道,倾倾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在嘴上吃过亏?咱们只要看着别让人家动手,至于吵架嘛,咱们帮不上什么忙,上去说不定还影响她发挥。”

        “是哦?”有人半信半疑,但上一个说话的人德高望重,他只能口头提出自己的疑问,“小黎看上去文文静静的,真不会吃亏嘛?”

        ……

        这些话黎念倾听得见,林枫当然也能听得见。

        林枫小脸都气成了猪肝色,站在原地听身后还在议论纷纷——

        “我在卫视做后期的朋友说,这个林枫还涉及了一个版权纠纷,没有征得原创的同意,擅自在节目上弹人家的曲子。”

        “呦,那这不就是侵权嘛?后来怎么解决的?”

        “这不还没解决呢,”年轻的男生压低了声音,“我那个朋友气死了,本来他看到是一个国风的曲子,他喜欢国风,还特意熬了好几个大夜,就为了把她那两分钟的曲子做到他心里最好的效果。花了那么大功夫做的后期,结果就因为她没有拿到版权,后来被迫下架了。节目组那边下架了之后,也不知道这姐头是不是太铁了,自己的社交帐号那边坚持不下架,后来据说原创起诉她来着,不知道到哪一步了。”

        “那确实该起诉,”老一派的艺术家皱着眉,严厉道,“都这么不尊重原创,以后谁还来搞原创?!没了原创,艺术怎么能往前发展?!照我看,这种都不应该只是赔礼道歉,就应该直接封杀。”

        ……

        “直接封杀”这四个字直直的落进阳台上的三个人耳朵里。

        围观群众有些是从小看着黎念倾长大的,还有些就算和黎念倾没有什么太深的交集,但至少也是听说过她的大名或者是看过她的演出。

        有他们在外面保驾护航一样地盯着,黎念倾粲然一笑。

        “听见了?”她闲闲地撩了撩耳边的长发,“林小姐,没有人告诉你,不问而取,侵权的样子,很难看吗?”

        “你你你!你不知道法律的吗?我作为表演者,应该是组织这个节目的节目组帮我解决版权问题的!他们没有解决,关我什么事?!我也是受害者!”

        林枫气的拿发抖的指尖指着黎念倾的鼻子。

        到底还是年纪小,资历还浅,又一出道就得了苏景迁的赏识,没受过什么挫折,稍微听到一点不顺自己心意的话就恨得不行。

        “黎念倾,你未免说话有些太刻薄了吧?!”

        关键时刻,还是苏景迁走过来“主持正义”,正气凌然地挡在林枫身前。

        “倾倾!”恰在此时,顾小棠和顾玉珩也从大厅内赶来,“没事吧?怎么回事?不是跟杜玟出来的吗?她人呢?怎么就留你跟……苏景迁在这里?”

        大庭广众之下,顾小棠顾及着自己的面子,还是没有把“狗男人”三个字骂出口。

        “回去再说。”顾玉珩瞥了一眼板着脸的苏景迁,手中的外套抖开,裹在黎念倾肩头,“外面太冷,你现在吹不了这样的风。”

        之前的狐裘已经因为苏景迁的一番纠缠落到了角落的地上,只剩一袭裹身红裙。那曲线玲珑,肤白若雪,一片明艳,都被裹在了还带着顾玉珩体温的外套里。

        外套前襟没有扣子和拉链,顾玉珩就把人搂在怀里,从她腰后抚过,保证没有哪个地方是可以漏风的。

        月光清冷,苍穹缀星。

        夜色下相拥的两个人,似遗世而立。

        顾小棠:!!!我哥这是坐了火箭的速度在学撩妹啊!

        看似遗世而立的两个人实际上在打着商量——

        “我不。”黎念倾小声抗议,“他们俩刚刚合伙欺负我,我要报仇!”

        “……”顾玉珩无奈望天,又低下头道,“先回去,等回去我帮你报仇。”

        “我不。”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小女子报仇,多一秒都嫌迟。”

        顾玉珩:“……”

        最后顾玉珩还是妥协了,只不过把外套给她裹得更紧,几乎快把她拧成一条麻花。

        然后他退到黎念倾身后。

        有了帮手,最起码武力值方面不用太担心了。

        黎念倾顿时有了底气。

        离开了顾玉珩的怀抱,她依旧是那个骄傲地扬着下巴的黎念倾。

        她扫了一圈围观的人群,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道:“你觉得我刻薄?苏景迁,你怎么不说你和你旗下艺人,侵犯他人著作权,还利用水军网暴原作者刻薄?怎么?只许你做,不许别人说?你以为你能捂住谁的嘴?原作者?圈内人?还是大众?”

        “你胡说!”

        还没等苏景迁开口,林枫已经炸毛了。

        这毕竟是央台的晚会,能上这个舞台是多少像她一样的年轻小爱豆的梦想,也是能被粉丝吹好久的演艺经历,最重要的是,这里有很多平时她压根也接触不到的人脉。所以各家都对这个名额趋之若鹜。

        虽然这两年好像流量至上,但这种晚会也不能全是流量明星,圈里有这么多娱乐公司,每年的名额能给流量明星的就那么几个。今年她好不容易才跟苏景迁要到这个名额,本来是指望能在这个晚会后台,认识一些业界前辈,以后星途能够更坦荡一点,可是没想到现在被黎念倾直接当众戳了她的脊梁骨。

        她是错了,但这一秒,她的第一反应是绝不能认。

        绝不能把这口锅背在自己身上。

        一定要找一个替罪羊。

        “我才没有侵权!”

        “你没有?”黎念倾咄咄逼人,“你们负责向原作者要许可,是你们和电视台的合同里明确约定的吧?既然合同约定是要你们解决版权问题,你们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有联系过原作者索要授权,你们不仅是侵权,而且还是违约。”

        “我……我没有看过合同,是……”林枫心虚的目光瞟了瞟苏景迁,还是改口道,“我的经纪人帮我签的约!我只是负责上去弹琴,版权问题一概不知。”

        “是,”苏景迁也沉着脸附和,“她的经纪人不负责任,我已经将她辞退了。”

        “好,什么时候辞退的?”

        “抱歉,人事调动方面的事情,不方便在此告知。”

        “苏董不说也没关系。”黎念倾挑眉,“那我想请问,节目侵权以后,原作者向你们发出了要求下架的通知。节目组下架了,卫视下架了,怎么偏偏就你林枫能把侵权的视频挂在各个网站的官方号上赚取流量?怎么就能挂两个月之久?”

        “我……我又不知道她发了通知……”林枫逐渐有些招架不住,“我都不知道那是侵权的,我原来的经纪人又没跟我说……我每天……每天后台这么多消息,我怎么知道她发了通知……”

        “消息太多看不到……真是个好借口。”黎念倾绕了一缕发在指尖,从容不迫地追问,“那就请问了,怎么通知下架的时候看不到,通知要起诉你的时候,你立马就看到了?当晚就把所有平台的侵权视频全部下架了?”

        “我!”

        “你什么?你是不是不知道,不管是前面的下架通知,还是之后的起诉通知,都是书面通知。什么是书面通知?就是寄到你公司去,甚至寄到你的通讯地址去。你以为跟你过家家呢?还在后台给你发个消息就算完了?”

        “至于你说,节目组织者解决版权问题。是,法律的确是这么规定的,甚至你们在背后鼓动粉丝,用你们粉圈的那个所谓的‘法律科普博’给那些年纪小的孩子洗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苏景迁,这么多年,别的我没发现,但我发现,你煽动人心的本事,是真的厉害。”黎念倾不再去看哑口无言的林枫,转而将目标对准了苏景迁,“你告诉那些不懂法的小孩子,说林枫是无辜的,说原作者是无理取闹,让她们一蜂窝地去指责原作者。”

        “那我问你,你怎么给他们科普,只科普后半句呢?前半句‘表演者应当负责取得版权’你怎么不跟他们说呢?你们和电视台的合同里明确约定由你们解决版权问题,你怎么没把这个情况跟他们说呢?侵权属于违法,侵权的东西就应该下架而不是在各大平台上挂两个月之久,那你怎么没跟他们科普呢?苏景迁,”她眸光如水,温柔,但足以埋葬任何人,“在断章取义这一点上,你还真是,和原来一模一样。”

        wap.

        /131/131500/30694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