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都市言情 - 人生回档:巅峰2000年在线阅读 - 第0001章 回档2000年

第0001章 回档2000年

        “林浩!你有什么用!你就是个废物,废物!!!”

        冰城一处略显偏僻狭小的出租屋内,林浩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事故人员目前找不到,所以你必须先垫付医药费,不然我们没法手术,等找到人,对方保险公司会把钱给你的。”

        “医生,我现在身上没钱了,父母今天出院,我们一家收到通知接他们回去,来的路上出了车祸,求求你,先救人好吗?”

        “求求你,我女儿才八岁,先给她们娘俩手术,我会想办法凑钱,一定会想办法凑钱的!”

        “实在不行我就在你们医院打工,或者你们看我身上哪个器官值钱,我直接卖给你们换手术费好不好?求求你了!我给你跪下了。”

        “你别这样,我们也是按照规定办事,知道你的难处,可费用不缴纳我们也没法用药手术啊。”

        “求求你,求求你们了!救救她们,我林浩下辈子给你们做牛做马!”

        “你先起来,我再和医院反应一下情况,看看能不能先救人,你也去想一想办法......”

        ==================

        “兄弟,我家里有急事,能借我点钱吗?我一定还你。”

        “浩子,我知道你难,可我也难啊,我家孩子上学费用太大了,要不我先给你拿一千?”

        “大姑,我今天接我爸妈出院,半路上出了车祸,圆圆和小丽等着钱救命......”

        “林浩,不是我说你,但凡你有点出息,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你看看你哥你姐他们,再看看你!钱我没有,有也不会给你拿,谁知道你拿着钱是救命还是还债,别以为你的事我不知道,要账的都跑到我这来了!”

        “三姨,我现在......”

        “小浩,我给你凑了一万,家里就这么多了,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你在问问你四姨,她应该有钱......”

        “三姨,谢谢您!刚才给我四姨打电话了,她们在国外,可能信号不好,挂了。”

        “唉!你也别着急,我和你姨夫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拿房子贷点钱出来,救人要紧......”

        ==================

        “林浩,现在请你冷静一下听我说,你的事情前天我们已经反映给了医院领导,同意由我们来垫付费用,不过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她们母女在手术过程中失去了生命体征,你父母也......”

        “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可现在出了这么多事只能和你说,你父母的病没好,而且非常严重,但他们不想拖累你,所以执意出院,你们一家出事之后,两人听同病房的人说起这件事,经受不住打击,抢救无效也走了。”

        “这是我们医院和医护的一点心意,你拿着给他们好好安葬一下吧......”

        ==================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

        “老婆,女儿,我对不起你们!”

        “我就是个废物,一个无用的人,没让你们跟着我过一天好日子,做儿子不能让父母老有所依,做老公不能让妻子有所依靠,做父亲不能让女儿快乐成长,如果当初我没因失败沉沦,踏踏实实找个工作,也许生活不会是现在这样。”

        “如果当时我没有听信那些人的谗言,孤注一掷,我的公司也不会破产,更不会债台高筑......”

        “如果.......可惜没有如果,若有来世还能相遇,我一定会加倍补偿你们!”

        ==================

        2022年冰城5月5日天气:晴,16度,偏西风......

        冰城快讯:昨日北区西桥胡同一处出租屋内,林某因酒精中毒,被发现送医时已无生命体征,据本台了解,林某冰城清塘县人士,因父母及妻女同日相继离世,遭受沉重打击,于家中过量饮酒导致......

        ==================

        2000年5月5日,晴,16度,偏西风......

        “小浩,赶紧起床上学,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一点也不见你上心!”

        “我可告诉你,这次如果你考不好,可关乎着你一辈子的人生大事,你是想学你爸种地,还是想学我卖早餐!”

        冰城一百八十公里外的清塘县某小区内,躺在床上的林浩有些木然的起身,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卧室,老旧的黄色家具上面,贴着密密麻麻的海报以及高考倒计时和课程表。

        17岁的林浩身材匀称,青涩的脸上很是光洁,并没有青春期独有的坑洼痕迹。

        眼前的一幕,让他有些回不过神来,但醒目的海报日期,却在提醒他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对,这是......”

        林浩蓦然惊醒,困意全消。

        “2000年5月5日?今天不是2022年......我不是在喝酒,怎么会这样?”

        咣当!

        老旧的屋门被外力推开,一个中年妇女系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有些恼火道:“说你呢,赶紧起来,你吃完饭我还得去市场。”

        妇女长着一副平凡普通的面孔,不过脸上带着些许娟秀,年轻时模样应该不赖,林浩的眉眼和她很像。

        “妈?”

        林浩脱口而出,语气和神色充满了不可置信!

        “干啥?”

        妇女,也就是林浩的母亲刘秀梅愣了一下,说完她带着些许担忧走过来打量儿子一番继续道:“身体不舒服吗?”

        “妈!”

        林浩以为是酒醉的一场梦,现在他只想抱着母亲痛哭一场。

        突如其来的喊声和泪水,让刘秀梅不知所措,不过她还是放下了锅铲,轻轻抱了抱儿子给他一些安慰。

        “是不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妈知道!”

        “不过在熬两个月就好了,等考上一所好大学,以后就能有个好工作留在大城市,不用像爸妈这么辛苦。”

        说着说着,刘秀梅也掉下眼泪。

        “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

        林浩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拼命的承认错误,然后紧紧抱着母亲不肯松开。

        过了好一会,林浩感觉到母亲身上的暖意和滴落的泪水,突然抬头,伸手擦干了她眼角的泪痕,用渴求的眼神问道:“妈,是我不好,您能原谅我吗!如果有来世,我还想当您的儿子,我会努力学习,我会用心工作,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不用为了我过度操劳,不用为了我东奔西跑。”

        林浩好希望时间定格,停留在这一刻,不,他还想在梦里见到父亲,见到妻子王丽,见到女儿圆圆,和他们说一遍对不起,和他们检讨自己的过错,渴求能够得到原谅,或者说,渴求他们能给自己一次机会,下辈子再做一家人。

        这一切,他只当是一场梦,哪怕在梦中寻求些许慰藉,哪怕在梦中诉说衷肠,他好怕,怕这场梦终究会醒来,怕见到那冰冷的房间,怕见到墙上挂着的四张照片,和几缕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