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网游竞技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我们要换一种活法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我们要换一种活法

        大家迅速返回了隐藏着森林公园的山壁之后的暗室中,等到最后一个士兵带着四足机器人拖着战利品穿过大门时候,那石壁便再一次合得严丝合缝,看不到一丝痕迹。越过了暗室,往深处走了几步,便能看见隐藏在山体之中的崎区蜿蜒的岩洞。

        公孙擎猜得没错,岩洞之中确实藏了将近二百人,都是精力充沛的青壮年,大多熟都裹着风尘仆仆的灰色防尘和防御的斗篷。要不是人人持枪,气度彪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生活在大多数边缘的拾荒者。

        “这个据点已经不能要了。大家按原计划分散撤离。”那个首领对大家吩咐道:“72个小时之后,在f据点重新集合。”

        他又对公孙擎他们道:“三位随我来吧。一切的事情,我们可以在路上慢慢说。”

        三个小伙伴们用迅速交换了一下意见,虽然对方是敌是友实在是难以分辨,亚修更是表达出了相当程度的抗拒,但到了这时候,除了跟上去,确实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了。

        总不能又原路倒退回去吧?

        这帮人也确实是训练有素的悍匪,自动分成了十几队,带着刚才的战利品,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迷宫般复杂的地下岩洞中,就这么不见了身影。

        趁着这个时候,记者小姐才来得及告诉公孙擎,所谓的“洛哈之子”,说的是联盟境内的一个老牌分离主义恐怖组织,在第三次银河战争结束之后就开始活动了。

        最早的建立者是一群在第三次大战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却并没有得到应有待遇的异星种的退伍老兵。“洛哈”在联盟古盖语中,是对奴隶、角斗士和罪犯组成的炮灰敢死兵的统一蔑称。如果用地球通用语信达雅地翻译一下,大约应该是所谓的“贼配军”了。

        这些人最开始打出来的口号是“打倒人类暴政,重建种族平等的自由星河”。随后又提出了“种族自治”的旗号,到后来又演变成了“异星人的命也是命”,要求的是所有种族都拥有人类一样的公民权审核标准。

        当然了,这个组织在成立数百年的历史中,虽然给出来的诉求都是具备一定正义性的,但不存在什么指导思想更没有什么行动纲领,行事作风非常酷烈,也从来无法避免对平民的误伤。自然便被大众视为最邪恶的分离主义恐怖组织之一。

        等到联盟政府至少在“制度”和“法规”上确定了人类和异星种族的权利平等之后,“洛哈之子”便更没有什么行动的土壤了,便这样悄无声息地湮灭在了历史的潮流中。

        “实际上,我们一直都在。洛撒人的复国组织之所以能联合起来,都是我们在其中进行联络的。”这个名叫夏杜·归摩的瓦英人头领道。

        他也正是现在“洛哈之子”的首领,也是公孙擎和小伙伴们在船上的交手对象。

        此人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身份,也确实就像泰娜查到的那样,是联盟的陆战队退役中校,在战斗力彪悍的王牌丛林特战部队42战团中服役过二十年。

        不过,作为灵能者觉醒,却是在退役之后才发生的。

        历史上确实也有灵能者到了中年甚至晚年才觉醒,这倒不算不合理。

        不过,一个到了中年才觉醒的灵能者,却在即将步入老年阶段战斗力大成,就非常罕见了。公孙擎自己觉得,就算是自己,要和这个瓦英人大叔公平一战,或许也需要上百个回合才能取胜。

        老兵自我介绍其解锁的是“共融”星环,然后又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给自己植入了一截记忆合金的嵴骨,通过技法地修行,便可以比较自如地改变身形了。这边算是给自己叠上了非常好用的潜行buff。

        “要为洛撒人的兄弟们讨回公道,我也不得不做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洛撒人的叛军组织几乎都已经被毁灭了。”泰娜却摇头道:“就连洛塔克星区的旅游产业和食品加工业都开始复苏了。”

        “但是反抗还是有意义的。至少现在的洛撒人的生存处境,比十年前要改善许多了。说明反抗毕竟是有意义的。”

        “呵呵,这是您的功劳?还是艾夏姆先生打了那场跨时五年的着名官司?”泰娜冷笑道。

        这说的是联盟着名电影明星艾夏姆先生,为了一群洛撒人消防队员的基本抚恤权,直接将圣维加盟王国政府和联盟消防局告上了法庭的事件。

        “说起来,当初引爆了圣维王国的多维美宫的恐怖袭击,虽然当时公布的是洛撒复国军干的,但不会是你们做的吧?这个实在是太像你们的风格了。”泰娜又忍不住问道。

        “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这种事情了。”瓦英人头领道。

        “你们才炸了一个钢焰城的工地。”公孙擎不冷不热地道。

        “那确实不是我炸的。当然了,我当时在现场。你们在抵达钢焰城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接触你们了,却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原本想着是等到你们收拾了炉堡和朝廷的走狗,再找个时机和你们会面的,却万万没有想到,工厂在这个时候会发生爆炸。你们不觉得,这实在是太巧了吗?”

        归摩哈哈一笑,傲然道:“真要是我炸的,我也不会隐瞒的。呵呵,炉堡整出来的腌臜东西,炸了也就炸了。”

        众人将信将疑。

        “既然如此,我便将计就计,在爆炸现场留下了一些痕迹。把你们给引来了。”他看了公孙擎一眼,笑道:“您应该是有类似于杀意感知的能力吧?上次在宝石海岸的时候,我的同伴已经告诉我了。既然如此,我只要在爆炸现场随手弄死几个炉堡的狗腿子,你们就能感觉到了。”

        泰娜和亚修同时炯炯有神看向了公孙擎,后者马上反应过来,顿时羞愤无比,差点就想要把头埋到胸口里去了。

        其实,是业火之眼。余连说是比杀意感知要强好几个数量级,但真的一点都不好用啊!这不,就这么湖里湖涂地便被此人忽悠了。

        叔爷爷确实是没有说错啊!开盲盒开出来的星环先天能力是真的不好用,果然还是自己修炼出来的剑术好使。

        公孙擎想。

        “那么,在船上的时候,您宁愿和我们战斗,为何也不说实话?”泰娜道。

        “还没到说实话的场合,《先锋报》的记者小姐。船可没有离开钢焰城,那还是炉堡的地盘。”对方用审视的目光扫了一眼泰娜·摩恩,语气中依旧还带着三四分恶意:

        “说实话,直到现在,我也不敢完全确定诸位是敌是友。在钢焰城,若是事急,我无从反抗。在这里,我多少还有些转圜的余地。”

        公孙擎沉吟了一下:“真是不好意思,把你们隐藏据点毁了。”

        瓦英人老兵有些意外地看了对方一眼,大约是没想到她会一本正经地道歉。

        “可是,我依然不认同您刚才处死战俘的做法。”她又正色道:“正面作战怎么狠辣都无所谓,但对方放下了武器,就不应该被如此对待了。而且,我们真要拷问幕后黑手了呢。”

        “哈哈哈哈,小姑娘,我们可不是骑士,只是一群无所不用其极的反抗者。杀人或者被杀,早就有觉悟啦!我们如果落在游击士甚至联盟军方的手里,或许还可以装模作样地往法庭走一桩,可是,如果是被炉堡养的恶犬堵到,您觉得下场会是什么?”

        老兵大笑了起来:“至于您说的那个幕后黑手,其实不用问的,我们只要知道,炉堡、仙达奴、雷神、卡加尔、北极星,呵呵,乃至于虹蔷薇,所有参与过拆分黄金齿轮的,都是幕后黑手,就足够啦!”

        公孙擎还有些懵,泰娜的呼吸却已经停顿了整整两秒钟。

        亚修更是差点瑟瑟发抖,心想这时候再逃跑也一定会被灭口的,那抱头蹲还来得及吗?

        “你们果然还在和洛撒叛军的残部勾结啊!”泰娜咬牙道。

        “并没有勾结,我们和他们一开始就不是同路人。”瓦英人摇头道:“如果说那些洛撒反抗军,是为了以前洛撒老爷们重新回来执掌大权,我们的话……应该是为了洛撒人民,或者说联盟所有的普通人民吧?”

        这次愣住的便换成是公孙擎了,总觉得这口吻微妙地有点耳熟。

        “如果余将军或者齐先生来到这里,说不定是会赞同我的。”说到这里,他又幽幽叹了口气:“当时他为什么没追上来?以他在战神祭上的风格,说不定就追过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公孙擎终于恍然大悟地用拳头敲了敲手掌,叹道:“果然如此啊,你当时枪击他,是为了把他引过来?”

        亚修翻了个白眼:“除了漫画里,我从未听说过有这般请人的方法。”

        “余将军是共同体的军购代表和监工,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接触他的办法。”瓦英人将军叹了口气:“在他抵达联盟的那天起……不,实际上,在他的家人来涅菲开店的时候,联盟安全局就已经给他设置好外勤保安了。规格比特么的联盟大使馆还高!我们曾经也想着派人接近他的舅舅刘先生,而且还成功了。”

        公孙擎心头不由一紧。要知道,蓉下楼都快成她的食堂了。要是刘叔叔一家真的潜伏下了恐怖分子,要是它他们受到了伤害,那全都是她的责任。

        “我告诉你……”想到这里,她咬牙切齿地再次把寒魄剑祭了出来。

        她的举动顿时引起了其余人的警觉,赶忙纷纷把枪举了起来。

        “放心吧,她是以厨艺弟子的身份上门的,而且以前本来就是学过厨师和食物分子学。一直都没有和刘先生说明来意。上个月还给我来信,想要退出组织去当一个很有前途的厨师了。”瓦英人老兵无奈道。

        “呵呵,你该不会同意了吧?”泰娜冷笑道。

        “如果是以前,会被当成叛徒处决,但现在不会了。我们这些人早就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真不敢奢望未来和宁静。组织全员,您今天已经见到百分之八十了。或许到了下个星期,这里的一半人会死。若是能有一个姐妹换一种活法,我们是愿意给她祝福。”

        见三人都露出了不信的表情,归摩先生便非常耐心地解释道:“我说过了,我们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就算是要当反抗者,也决定换一种打法,也换一种活法了。”

        “所以,刺杀那位古角将军?这也是另一种活法?”泰娜道:“据我所知,他在担任洛塔卡星区军管司令的时候,官声和政绩都很不错。”

        “是吗?可我也只是知道,这个人的手上沾了太多无辜的洛撒平民的鲜血了。只不过,那些死掉的洛撒平民终究是无法发声的,那么,我们便只好替他们发声了。”

        亚修道:“这不就是典型的洛哈之子的作风吗?”

        “这次我们没有连累到周围的无辜市民嘛。”瓦英人老兵理所当然地道:“至于余将军,我说了我是邀请他,不是连累他。”

        大家一时间无言以对。不说是亚修了,就算是公孙擎,也实在无法说出余连也属于“无辜市民”的一员。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

        还是那句话,那个能跨过数万米,打穿向阳花大厦防弹玻璃,最后将古角将军击毙的炼金子弹,在余连面前最多相当于bb弹。

        “我们知道那天会发生会议,知道了与会的人员,我们也确定了会议室的位置,然后精心挑选了武器和执行者。记者小姐,如果您真的感兴趣,应该问问我们到底如何得知这些消息的?”瓦英人老兵道。

        “不会是共享基金会吧?”泰娜·摩恩小姐冷笑道,随即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果然,对面的瓦英人老兵已经在用打量zz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记者小姐当然知道自己zz在哪儿。共享基金会的情报买卖,可真不像是这些恐怖分子能买得起的。更何况,这还涉及到了军政要员的安全情报。

        她可是摩恩家的人,太知道这帮号称万事通的情报贩子的操性了。江湖传闻应有尽有,宝物情报价值连城,商业情报可以商榷,军事和政治情报,就请一定要寻他处去了。总之,只要会对他们造成风险的生意,都绝对不会做。

        “能不能和我说说,您所谓的这个换一种活法,到底是怎么一个活法呢?”记者小姐终于收敛了敌意,带上了几分认真。

        “还有,您之所以布置了那次刺杀,除了要除掉古角将军,原本意图就是要引余连将军过来,是这样吗?”

        老兵叹了口气:“没办法,虽然很不礼貌,而且听起来也实在是很荒谬,但我们现在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我们应该算是成功了,但也不算是完全成功,如果这次过来的是余将军,那便实在是太好了。”

        于是,三位历尽艰辛甚至刚才还和两百多个全副武装的佣兵大打了一场小伙伴,都有了一种膝盖中枪的感觉。

        “至于您说的那种活法……呵呵,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想请他来给我们指点迷津的。”

        这一次,公孙擎他们三人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

        而这个时候,老兵已经摸出了一本小册子:“你们看过这个了没有?”

        却见那上面赫然用联盟通用语写着《原论·第一卷》。

        “这本书,大多数其实我看不太懂,那些民生经济还生产资料啥的,实在是太难懂了。”

        这有什么难懂的?泰娜想,总比高等数学简单多了吧?不过,考虑到对面这老兵好像也没读过多少书,理解到这一步还是很有悟性了。

        这时候,却听方又道:“我至少从上面明白,以前的方法是不对的,不能把大多数普通人推到我们的对立面去。”

        他想了一想,又摸出了两本更薄的小册子,第一页赫然都用联盟语写着《孤夜城问题考察报告》和《共同体各阶级种族问题分析》。

        “这个我还是从某个已经找不到的网站上扒下来的,还找人做了翻译。这才稍微看懂了一些。”他挠了挠头,露出了充满期盼的感情:“余连将军和齐先生来不了,要是这位谭先生能来,便也是极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