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网游竞技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毁灭也算不了什么

第九百五十二章 毁灭也算不了什么

        余连歪头想了一下,赫然意识到,共同体的独立,以及第七次银河战争,乃是上个世纪发生的事了。至于本世纪已经开始的这三十多年,小国之间的纷争动乱确实没有缺过,但论规模还真远远比不上这次掠夺者的二百万光年的大远征。

        更何况,帝国已经在新大陆动员了本国将近三分之一的军事力量,甚至还包括了三艘泰坦舰。很多共同历九世纪以后才出生的年轻人,甚至都还没有见过泰坦舰呢。

        好吧,这位提列克女士说得没错,这确实是本世纪最大的一次战争,也确实算得上是对方口中所谓的的最大舞台了。毕竟她又没有在另外一条时间线上左右横跳过,可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这个宇宙会何等的热闹

        不对啊?你这位女士不是传说中的“大预言家”吗?乃是蛇组织在三位时主之下最高的十三面干部之一,而且还是一位传说中可以看破过去和未来的神人,是时间之主们最信任的左右书,是蛇组织的洞察之眼

        可是,大预言家女士或者并不知道余连认识自己,但余连确实是认识对方的。从那个时代回来的余连却非常清楚,这个提列克女人其实是一位“通识者”,也即是“智慧”星环的七环灵能者。另外,她应该是别有奇遇,掌握了一种被称为“心理史学”的推演手法,于是便能从全宇宙产生的海量信息中提炼出最有用的脉络,从而预言未来。

        余连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玄学,而应该是科学。

        既然是这样的人物,她应该能够推测得出,更大规模的战争是迟早的事了。

        要知道,上一次银河战争其实规模不算太大,并没有解决任何根源性的地缘政治矛盾,也没有起到帝国和联盟两极争霸之间的稳定泄压阀效果。两极之下外加各自地爪牙,都对战争的结果并不满意,都想着找个机会把场子找回来,要不是多了一个新的人类国家吸引了不少注意力,以及新大陆的开发殖民,战争说不定早三十年就开始了。

        可问题在于,不管是扯着一张虎皮冒充第三大军事强国的蓝星共同体,还是目测比银河还要富庶和广袤的“新大陆”,却都没机会成为和平的因素,反倒是成了战争的策源。

        再加上各类邪教和幕后结社组织扇风点火,还有夏莉躲在星辰大海的阴影之后随时跳出来制造一个生化天灾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将整个银河中所有国度和明都带入动荡期的长期战乱,迟早是会发生的。

        当然了,以上都只是余连用结果推倒过程和起因的事后诸葛亮。可如果是这位大预言家小姐,应该是已经能洞察到这个情况了吧。

        这时候,却听对方露出了嫣然的微笑,用温润而清澈的声音道:“银河即将陷入混沌之中,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每个都要面对的问题。您能够如此轻易地突破身外身迷宫到达这里,其实也是一件好事,我们就可以放下一切心理负担,不用理会世俗的束缚,好好地讨论一下确实的问题了。“

        提列克人和人类其实有八九分的相似,虽然双方是存在生殖隔离的,但姑且也算是属于亚人的一种。在这个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人类至上主义的本世代明中,这个体态优雅修长,皮肤色泽华美的种族,也是宇宙明的盛产美人的种族了。就连他们那从头骨基部延伸出来的感官触角,也被视作一种不同于三千秀发青丝的异域审美。

        总之,必须要承认的是,这确实是一位完全居于人类好球区的美人。

        她的笑容很优美,声音也很清澈,气质更是恬澹,便给人了一种禁欲系的圣女风。

        余连装作第一次认识对方似的,用不是太礼貌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提列克美人,然后让自己的目光在惊艳中透出七八分警觉,警觉中却又带上了三分思索,思索中又保留了一分杀意。

        嗯,要不是本人已经在某位刚出道就很有大导演范儿的姑娘地指点下,早几年就开始有意训练表情管理,现在怕是很难给自己的眼睛整出点扇形图效果出来的。

        “先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是辛安苏默,环世之蛇的高级合伙人。您只需要知道,我完全是可以代表领导者们的意志。”她道。

        “高级合伙人?”余连非常“惊讶”地挑了挑眉毛,装作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似的。他当然知道所谓的“高级合伙人”就是时主之下的十三面了,但并不能确定对方知不知道自己知道,便当然要小小地装装傻了。

        “说白了,就是一个大蛇首呗。在这个情况下,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可以谈论的。”

        她却不以为意地一笑,继续道:“之所以用这个说法,是想要告诉你,在环世之蛇中,当您到了我这样的高级合伙人的层级,其实和更高等级的引导者,是没有直接的统属关系,更不存在人身依附。相比起上下严明尊卑有序,而且还要受到官僚机构和无能统治者制约的军队组织,这样的结构,应该更符合您的风格吧。”

        余连呵呵一笑:“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您到底想要说什么?”

        她点了点头,非常坦然地向余连伸出了一只手:“加入我们吧。联合起来,我们的组织便可以引导银河星系乃至于所有已知宇宙的发展,走向正规。”

        “嗯,这可真是新鲜。”余连笑道。

        这可一点都不新鲜。余连想,上辈子你们就已经邀请过我好几次了。

        “我才干掉了你们的同僚。”余连道。

        大戏剧家真可怜。尸骨未寒头七才过,当年的组织就开始招揽杀害他的凶手了。这样的蛇组织真的能有基本的凝聚力吗?

        “没关系。我的领导,也曾经干掉过他的前任。”预言家小姐道。她似乎是为了表达诚意和善意,一直在跟着余连说地球通用语,“他”和“她”的发音自然是一样的。

        不过,余连却知道,对方的领导应该是“现在”女士。也即是说,这位时主之一之所以能加入组织,也是干掉了上一任“现在”的吗?

        嗯,这件事倒是第一次听说。

        “我们的同伴们来自五湖四海,对宇宙、明、历史和生命都有不同的认识,也都有不同的思路。自然也是会有吐旧纳新的一面。你看,余连先生,蛇在人类,在我们提列克,在许多不同的明认知中,都有着不断蜕变,不断重生的化含义。环世之蛇之所以始终存在于浩瀚的时间洪流中,也因为宇宙也需要我们。”

        “你们只是存在于这个世代而已。”余连道。

        对方微笑不语。

        “另外,共享基金会和虚灵圣殿也存在很多个世代了。”余连又道。

        “情报贩子和神秘学俱乐部之所以能存在,是因站在阳光之中统治者们需要他存在。毕竟都是人类,就算是要杀到准备毁灭恒星了,却必须要给自己留上一条线。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凶残的晨曦之龙,还是贪婪的虹蔷薇,始终是由头脑清醒的智者领导着。”大预言家微微一笑:“可我们不同的是,我们并不受这些至高权力者的支配,甚至在大多数时候,扮演的是他们的反对者。正因为如此,才能够调和这个宇宙。”

        “调和?”

        “我对我们的事业还是很自豪的。”提列克女士稍微挺了挺身,一副相当自豪的样子,但一只手却始终背在了身后。

        “帝国和联盟支配整个已知宇宙已经超过第三十个世纪了。可是,余连,你难道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其实早已经停滞许久了吗?”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是在什么时候呢?

        “可是,停滞许久的下一步,就是衰亡了,无论是生命,还是国家,还是明。”

        “所以,怎么动起来呢?”余连便饶有兴致地问道。

        “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若有兴趣,我们可以建立了更多的信任之后,再继续讨论下去。”她这次倒是没有正面的回答,却道:“但至少我们可以让这个宇宙不要那么快进入衰亡。”

        “靠贵组织的幕后恐怖活动?”

        “对啊,从世俗的角度来看,我们确实是见不得光的秘密结社,不只是恐怖活动,不少排在悬赏榜单上的海盗、黑帮乃至于极端恐怖组织,甚至是我们的下限的。”她坦然道,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

        “我们大部分的行事,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的,听着也缺乏逻辑,甚至无法通过最基本的道德判定。我们从来不敢自居道德意义上的高地,这一点,便是我们同帝国以及联盟最大不同的地方了。如此便能放下包袱,从事态的根源上解决问题了。”

        听着好像是很有道理的样子啊!要是换成别人,说不定就真的被忽悠成了。

        “您所谓的事态根源,就是刺杀帝国大选帝王,给掠夺者提供大量的情报和技术支持,在新大陆找到一片国土让他们发育?”

        “三角形的结构,其实比两极要稳定。”

        余连顿时露出了鄙视的表情:“您这种初级的车轱辘话,现在连星际网络上的键盘政治家都忽悠不了。”

        “这个第三个角,不能是某一个新的霸权。否则她随时都可能在左右横跳中膨胀为一个决定性力量,彻底打破这个平衡。同样的,也有可能会被另外两强视为一个野心勃勃的挑战者而联手扼杀。”

        这话总算是还有点新鲜的意思了。

        前者让余连想到了自己上上辈子的属于另外一个宇宙的地球,后者则让余连想到了上辈子属于这个宇宙的地球。

        可实际上,无论哪一种,都是这辈子的这条时间线上还没有发生过的历史变动。

        这位大预言家小姐,确实有点东西啊!余连想。

        “这第三个角,应当是所有能够对帝国和联盟形成制约的力量集合。他或许不会是一种实在的群体,但应当是一种飘荡在这个冥冥宇宙中的幽灵。所有人都是它,野心勃勃的复国组织,暴政的反抗者,狂热的宗教分子和恐怖分子,阴影地带的黑喵道分子当然,还有新兴的国家,像您这样,像这个由埃罗人重建的多种族联合帝国一样。”

        她的语气中,隐约已经带上了对未来的某种憧憬和展望。可是,那种混沌的未来,但只是让余连只觉得毛骨悚然,甚至有一种被冒犯了的感觉。

        说白了,你们这也能叫“幽灵”?

        “再次自我介绍一下,在环世之蛇中,大家称呼我为预言家。”她又露出了神秘感十足的微笑。

        嗯,我已经知道了!老师以前可是教过我的的,自我介绍要说两遍的人,不是自恋狂,就是轻度智障。余连恰如其分地惊讶了一下。

        “我的力量告诉我,若再没有任何行动,这个混沌的时代将久远地持续下去,一直到将我们所有人带入衰亡。”

        余连恰如其分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忍不住咋舌道:“所以,一个长时间战乱持续的混沌时代,这便是您的预言了?而您之所以要帮助掠夺者,也是为了避免那个未来?”

        “您确实是聪明绝顶的人。”大预言家小姐依然没有正面回答余连的话,而是微笑道:“你只需要知道,托米泰莉可汗的国度,正是这个制约力量的一部分。    而且,有一点你其实猜错了,余连,帮助了掠夺者的,其实不仅仅只是我们。”

        余连微微蹙眉。他分明听出了对方的潜台词帮助了掠夺者不仅仅是环世之蛇,还有别的强有力的势力和人物,而且他还一点认识。

        “我知道,你是以爱国者自居的,这是美德。那么,站在爱国者的角度,对共同体来说在,让这个国家存在下去,分散帝国和联盟的力量,岂不是一件好事吗?”

        她将余连已经陷入了沉默,又笑道:“你和掠夺者是有仇的,但是和已经灭亡的长须妖军阀诺卡大公,而非埃罗人大可汗,无论于公于私,你没有非要消灭对方的机会。联合起来吧,余连先生,我们可以给帝国和联盟的超凡力量予以重创,但我保证,不会有人会怀疑你。”

        “从这里走出去之后,你依然是那位最万众瞩目的青年英雄,这个历史时代的主角。帝国和联盟依然将视你为可以拉拢的希望之星,也视你为心腹大患。当然,在这个同时,你也会得到一个新的盟友。”

        “环世之蛇十三面的空位,依然会为你保留着。加入之后,也并不意味着你要放弃在官面上的组织关系。如何阻止未来那个混沌战乱时代的到来,如何谋划明的未来,在这个组织中,您才能找到真正的同路人。”

        余连就这么沉默地数着对方嘴角的阖动节奏,一直等到提列克女人终于不再说话了,才幽幽道:“如果这个混沌的时代真的会到来,真的会像您说的,持续那么久,如果我们这个明世代会因此而衰亡,甚至毁灭,那其实也算不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