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网游竞技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并肩吧宿敌

第八百八十九章 并肩吧宿敌

        普通人正面接触那样的强光,或许会被当成直接视力,就算是灵能者也很有可能会受伤。可实际上,余连和索拜克的眼睛是被古船的船壳保护着的。那强光虽然亮度惊人,却并不显得特别赤眼,甚至还流光溢彩颇有几分美感。

        强光之中,依稀有巨大的身形正在成型。

        而与此同时,    在余连的视野范围内,却已经闪过了一连串不知名的字符。

        “……反正我特么也看不懂。”余连低声道。

        然后,在自己的视野中,那些字符便化作了一个标准的狙击镜视野,还带上了十字准星。

        紧接着,手中的“哑铃”杆依稀有了一些变化,多出了一丝凸起的触感。应该便是所谓的扳机了。

        真不愧是启明者的船,这用户体验果然是完美的!余连刚想发表一下对前人的崇拜感佩,    那宛若小太阳般的强光便稳定了下来。紧接着,从炽烈的阳光之后的身影,便先后跃入大家视线之内。

        首先进入视觉之内的,却是一尊顶天立地的八臂金甲神人。在场自然都认得出,这赫然便是萨督兰公爵化身的战神法相。只不过,这尊神像的状态可远没有之前那般威严霸气,被全身覆盖的甲胄上出现了不少伤痕和穿孔,宝相庄严的顶盔头像有了扭曲的变形,就像是被人用锤子砸碎了迎面骨似的。

        便只见那神像硬是拖着一个蜈蚣形态的巨大机器从光门中跃了出来。那巨大的构装机械体呈现的还是浑然一体宛若水银般的色彩,但蜿蜒曲折的身躯至少也有三四万米长,看不见任何头部或尾部的部位,但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伸出了锋利的钩刃,密密麻麻地足有上千对,而且长短形态还各异,仿佛随时都可以撕碎无畏舰的装甲。

        那些金属的“虫足”挥舞扭动着,像是剑客手中的宝剑,却又仿佛章鱼捕猎的腕足,    张牙舞爪,    骇人无比。

        “……之前的对手不还是一群机器人吗?什么时候就变成这样了?”余连忍不住咋舌。

        “这是探灵号自律安保系统的巨噬形态,是专门针对大型敌对单位的特攻形态。”小灰道。

        “巨噬?这是把别人当成寄生虫还是细菌啊!”余连有点生气,觉得启明者实在是太不尊重人了。

        然而,就算是被当成了寄生虫,伤痕累累的金甲神像倒也没有失去战斗的勇气。或者说,正是因为祂成了这个样子,庄严的神性少了很多,但战士的凶性反倒是回来了。

        只见祂一边拖拽着敌人,一边还不断在用拳头轰鸣在着那蜈蚣的身体上。每一次拳头和机械接触碰撞的瞬间,都会荡漾起激烈刺耳的冲击波。

        在舰队战中,专门用于制造防战机和突击舰隔离带的空间震荡鱼雷,也就不过如此了。

        只不过,那蜈蚣样子的机器人也不是等闲之辈。或者说,这家伙长得虽然是虫子样,但有了这样的体型,便很像是个吞噬天地的噬星虫了。便将这家伙一边挨着拳击,一边却躬起来自己的上半身,无数锋利的足节咬在了神像的肩膀上。然后,    却也不知道它喷出了什么能量,只是一点点模糊的光影闪动了一下,    那金甲神像的肩头到胳膊却都瞬间消融,就仿佛是直接从原子的层面被抹杀掉了似的。

        实际上,那虫子想要咬的是神像被砸扁了一半的脑袋,但后者总算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闪开了。

        可即便如此,金甲神像的半身依然受到了重创。这已经不仅仅是划伤贯穿砸遍变形那么肤浅的情况了,而是非常直接的结构性创伤。

        索拜克看得头皮发麻,一时间抖個不停。他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攻击,能够直接对战神法相构成伤害。

        好在,凹人设已经成他的本能了,就算是再怎么震恐,也能够保持古井无波不悲不喜的样子。至少从表面上,确实看不出这家伙的心理状态。

        所谓“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余连现在倒是能猜到,为什么上辈子这家伙总是官运亨通了。而这辈子,如果不出意外,这辈子应该也是如此的。

        至于萨督兰公爵,自然是比自己的关门弟子霸气多了。他的法天象地虽然受到了这样的攻击,但依然身处双手仅仅地扣住了敌人的身体,一方面还在用拳头轰击着敌人的躯体,身上泛起的光晕也宛若金粉一样不断渗在了机器人的身躯上,刚一和那富含着灵性光泽的钢铁之躯接触,便像是病毒一样没入其身体之内,这才发生了爆炸。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光门在关闭的最后一刻,一道青色的剑光也涌了出来,刺向了巨大的机器虫。不过,瞧那肆意妄为的气势,倒是颇有点准备把纠缠在一起的机器虫和萨督兰公爵一次性打个对穿的嫌疑。

        剑光确实没入了机器虫子的躯体,但还没有完全将其洞穿,金甲神像的身侧甩开的金色飞沫又肆无忌惮地向周边乱舞出去,将青光卷入了其中。

        紧接着,便又是一次宛若点起太阳般的猛烈爆炸,神像、机器人和那道乱入的青光全部都被纳入了其中。

        当爆炸散开之后,青光、机器人和神像似乎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退开了几步之后,便再次扭打在了一起。

        这可不是二对一,而是彻底的三足鼎立。三方压根就没考虑过结盟干掉其中一个的想法,只想着用最凶猛也最有效率的手段,将其中的任何一方当场抹杀。

        余连按了按太阳穴,看了看旁镇(dai)定(ruo)自(mu)若(ji)的索拜克,无奈道:“这个场面,说实话,我已经不太搞得清楚状况了……不过,那个蜈蚣机器人肯定是敌人,这一点,应该是可以达成共识的吧?”

        “同意。”索拜克迅速道。

        要不然能怎么说呢?那边的两位大佬和古代机器人正在三方互殴,这岂不是说明,公爵和兰九峰是敌人。那么,两人的弟子是不是也该是敌人?

        我这辈子都是不可能和这家伙开打的!下辈子都不可能的!

        “那么,准备炮击!”余连瞄了对方一眼:“战神祭之后,我便从未想过,这么快便会有再次合作的机会!这就是命运啊!”

        是啊!命运对我实在是太不公了,每次都特么能遇到你。索拜克无奈点了点头,却又道:“但是,这样的局面……”

        三方纠缠成这个样子,几乎每一秒,不,每一帧都在变幻着方位,看得索拜克眼花缭乱。就算是用自己熟悉的武器也很难保证命中,更不用说是启明者的武器了。

        他刚想要说点什么,却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便出现了让自己非常熟悉标识刻度,和帝国战舰上的射击指挥界面非常相似。

        “这,这个……”

        “别问我,我也不懂。”余连耸了耸肩:“说不定是因为启明者的船有读心功能,自动将我们的喜好读出来了?”

        索拜克抽着嘴角差点把手里的“哑铃”松开。

        小灰在余连的耳麦中道:“不要吓唬人啊!启明者的设备可是很人性化的,不会读心的,但确实能和炮手的感知形成共振,将射击界面替换成他们最喜欢的模板。可是,这是取决于炮手的认知,而非设备。你可明白这其中的差别?”

        当然明白啊!可就是因为明白了,所以才觉得细思恐极啊!

        余连虽然这么想,但现在也不是介意这种情况的时候了。他能看得出来,两位大佬和一台机器人的混战,如果再持续一段时间,十有八九是是有三方都陨落而告终的。

        于是,他向索拜克使了一个眼色,按照小灰的指示,将手中的“哑铃”按照逆时针转了九十度。

        在他的视线中,同时出现了二十个十字准星,开始飘荡着。

        “这是说,一个人要管至少二十门炮?”

        “所以才需要ai辅助嘛。”小灰道:“当然,也可以准备二十个炮手外加他们的辅助小组。不过,启明者是不会干这种浪费人力的事情的。”

        你埋汰谁呢?科技树点歪了又不是我的错,全体种族都得背锅!更重要的是,你们启明者把不可燃垃圾扔得全宇宙到处都是,难道就不需要背锅啦?

        余连叹了口气:“非灵能者可操不了这种炮……不,非感知系地也是操不了的。”

        “你不就是感知系的吗?”小灰笑道。

        我特么明明是样样稀松的水桶号啊。当然了,自从掌握了“宇宙知觉”之后,本人现在去当个超凡领航员跑未知航路当然也问题不大。更重要的是,等到推完了刚才的那个ai化身的虚境领主之后,还成功解锁了一个名为“天文直感”的超凡能力。

        这依稀是一种对身体要求高的能力。顾名思义,在发动的时候,甚至能对天文单位之外的目标的行为进行感应和预判,辅助自己进行跨天文单位的远距离击杀。

        当然,真要跨越一个标准天文单位应该是挺不现实的。到目前为止,本世代文明最远的炮击记录也就是八百多万公里。不过,如果是启明者的话……说不定还真有过了。

        话又谁回来了,我持剑冲锋的大好男儿,现在又解锁了一个放冷箭的能力,这可真是……太让人心潮澎湃了!这才是水桶号的真谛啊!

        想到这里,余连便满是期待地放缓了呼吸,用灵脉循环尽量恢复体能和蓝条,还没忘了提醒一下旁边的索拜克:“耶老弟,你可以吗?”

        “我,我在努力!”耶格尔咬着牙低声道。

        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已经出现了四个环的重瞳,看着颇有了几分妖邪的气魄。

        而在他个人的视线中,那些不断跳动着的十字准星正在扩大,并且全部都重叠在了一起。

        索拜克老兄表现得确实不错,至少比余连预想中的要好很多。在他的感官中,二十多门炮口已经融为一体的,这大约便是狙击手世界中的万剑归宗”吧。

        “自由射击。”余连留下了这句话后,便直接启动了“天文直感”。

        瞬息之后,自己似乎已经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只剩下了自己的视觉。甚至说,在视觉范围内,师父化身的青色剑光和萨督兰公爵化身的战神巨像,都变得模糊不清了。唯一还显得清晰的,便只剩下了那头蜿蜒崎岖的机械巨虫。

        那个家伙,明明拖着数万米长的庞大的躯体,可在真空的宇宙之中,却灵活得像是只绿头苍蝇,一边像是条滑不留手的泥鳅般高速游动着,一边还没忘了用自己散发着致命能量的身躯翻滚撞击着两个敌人。

        可现在,在余连的主观感知中,它的速度确实已经减慢了,虽然不至于像是电影的慢镜头那样,但至少已经有了点蹒跚和笨拙的味道。

        余连没有再犹豫,也没有再胡思乱想,连续扣动“哑铃”上的凸起。

        半球体古船左侧轰出了一连串密密麻麻的光之矢。这些光束络绎不绝地砸在了机器人换在神像胸口的一截躯体上,所有的弹着点间隔不会超过五米。

        对这种体型的巨物来说,这便已经相当于把所有的攻击集中砸在一个点上了。

        于是,那宛若水银一般的虫体,便像是被融化了似的开始消减,动作这次是真的慢了下来。

        同一时刻,索拜克也开火了。他轰出来的光束没有汇集在了一个点上,而是如同散开的箭雨一样,落在了巨虫的各个位置上,居然没有一发落空。

        兰九峰和萨督兰公爵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后者伸出自己那可以戳破小行星的巨手,再次将蜿蜒的身躯擎住,前者化身的剑光便乘机来了一次开膛破肚拦腰截断。

        你们现在搁这儿联合起来了啊?那刚才三方互殴得胡天暗地的是谁啊?

        余连顿时对大佬们的武德又有了崭新的认知,肃然起敬之余,再次调整了一下射界,扣动了“哑铃”上的“扳机”。

        这一次,光矢们全部都轰在了被师父的剑光撕开的伤口上。

        这台巨大的虫形机器人并没有爆炸,但余连分明能看到,它外表的光泽正在一点点褪去,逐渐暗淡,动作也愈加笨拙了。紧接着,它便被剑光搅成了好几段,其中一段甚至直接被萨督兰公爵捏在手里,挤成了碎片。

        在和两位八环大佬三足鼎立的时候,任何一点点破绽都有可能演变成致命的大错,更何况是被偷袭了呢?

        “如果是人类自己的武器,可绝对是达不成这个效果的。无论是轨道炮还是离子炮,甚至是光矛,哪怕是把握住了射击机会,却还要把延迟给计算进去,命中率就真的只能指望玄学了。”余连终于放下了心来,将自己的状态从“天文直感”中脱离了出来,随即,眩晕和疲惫便像是雪崩一样扑了过来。

        他赶紧稳住了精神,稍微喘息了一口,才看向了索拜克,发现对方也是一副打了通宵麻将的样子,脸色僵硬双股战战,连腰都直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