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网游竞技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大闹一场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大闹一场

        菲菲微微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余连,一双凤目之中透出来的眼神已经多了一丝痛心疾首的感觉了。

        “我真来的是时候?总觉我是正好乱入了你背叛祖国的现场啊!”

        余连这才想起,自己现在还穿着一身帝国将军制服呢。黑色为主色调礼服笔挺立正,银色的考究纹饰在肩膀、袖口形成了藤蔓一样的精美花边,在胸口和腹部更连城了一整片花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哪位很有历史传承的贵族家纹。

        “很合身嘛。”菲菲嗤笑道。

        “确实很合身,就是穿着有点像cosplay,特别脱离群众。”余连一本正经地把那颗代表将星的宝石塞了过去:“这个可拿去做个发卡吧。”

        菲菲对这个贿赂还是比较满意的,便决定暂时放过对方。

        菲菲比了一个胜利的姿势,摇了摇正在慢慢褪去光泽的苍空圣玉:“虽然是第一次用这么高端的宝具,但还是成功了。嚯嚯嚯,我算是第二个大摇大摆地登上晨曦天使号的地球现役军官了吧。”

        “那是因为菲菲是天才嘛。”余连一边夸奖,一边抱着菲菲转了一圈。

        “天才……”菲菲好奇地歪了一下脑袋:“突然说起奉承话,鱼儿,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啊?”

        这个,嗯,刚才是苏琉卡王偷袭,而且朋友之间,偶尔抱一抱亲一亲也只是礼仪上的嘛,若是想多了那一定不是我有问题而,是你自己的问题。

        想到这里,余连便一本正经地道:“……你,你这位同志,心态怎么这么扭曲呢?菲菲在其他方面都这么优秀,没理由神秘学方面是会差的嘛。向宇宙之灵起誓,我可是从没有怀疑过你会成功的。话说回来,你现在这样子真好看。”

        这时候,菲菲完全就是一副战斗打扮,外面套着一身自带护盾的军用三防罩袍,将裹在贴身防护服里的曼妙身姿都掩盖在其中。

        她脸上戴着一个护目镜,手里还提着一柄很有科技感的智能法杖。前者是可以帮助灵能者分析灵性因子的活性,后者则能对灵性因子的具现效果进行模型构建和重组。

        说白了,就是所谓的“科技侧法器”,也确实是菲菲这样的灵能施法者的标准装备。

        现在正在回国的娅妮就有一件价值连城的“统合者护镜”,确实和菲菲现在佩戴的护目镜也是同一种装备,只不过是手工订制品和量产货的区别罢了。

        “我在启动苍空圣玉的时候,产生了一定的空间排异现象,你的空间戒指带不过来,所有的装备都只能自己背过来了。”

        这确实是件问题。以前余连都是把戒指吞到肚子里用活性细胞锁住的,但这一招让女孩子做就不太体面了。

        当然,如果是更高超的灵能大师,倒是有办法把空间装备上的次元波动给抹平了,不会在长距离跳跃的时候产生力场冲突和空间排异。

        余连虽然一点都不怀疑菲菲有朝一日会成为大师,但人姑娘毕竟也才刚踏入超凡世界的大门嘛。

        这时候,菲菲已经解开了罩袍,从内侧解下来了一堆武器。她首先塞给了余连一柄可以连发的黑鹰rx型特种镇暴手枪,三个普通弹匣和一个高爆弹匣。

        这是一种非常经典的帝国军用特种手枪,比起一般的手枪要大上两圈,可以切换连发和特种子弹射击的模式,从武器射击定型到现在,足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却依然还在大量装备给帝国军方和武装警察,可想而知是多经典的设计。

        然后,便是舵手罗盘、法符尔龙眼以及一叠“桃符”了。

        余连这时候才认出,菲菲穿着的那件贴身动力服应该是自己用沧溟鳄的带鳞皮革制作的,应该在相对原始的手工品之下又附着一层纳米护层和动能仪。另外,她的右手上还带着一块腕表,放在这里显得有些突兀,而且那玩意看着依稀是有点眼熟。

        “啊,鱼儿记不得了?这是从弗洛雷斯·旺达先生那里得来的哦。”菲菲扬了扬腕表:“其实是一件纳米装甲,而且还附带信息终端功能和十二枚念控刀片。”

        余连这才从大脑皮层的某条沟壑中找到了这条信息,顿时恍然大悟。

        至于这玩意到底是怎么落到菲菲手里的……嗨,战场漂白不也是合理的吗?反正以她做事的谨慎程度,肯定早已经给上面提交了一份合理合法的报告了。

        总而言之,菲菲带来的武器和宝具明显都是经过她细心挑选过的,全部都兼具了实用性和便携性。

        另外,余连的手里有原子光矛,当然就没必要再带上光剑了。

        分配完装备之后,菲菲又拉着他到了窗边,指了指远处的星空。

        “我们的芙街号就在那边,你看到了吧?”

        我怎么看到啊?余连想,这至少隔了几十万公里吧?这不就相当于让你站在摩天大楼的三百层天台上,找到地面上的一个草履虫吗?

        “现在,会和完毕,我们下一步怎么做?这件宝具的冷却还是很花时间的吧?”

        “根据所处环境会有一定的波动,但最短也至少在半天以上。”余连说。实际上是12到24小时不等,前者是极少数,后者是多数。另外,根据使用者的灵能微操水平,还会有一段时间的上下波动。

        此外,还有一些灵能生活小技巧,可以提前结束其冷却时间,只是又耗神又耗钱罢了。

        “要是在这个房间里待满12个小时,可不太现实。”菲菲想了一想:“不过,我可以想办法在房间里躲一段时间,等到冷却完成,早找个机会一起溜走便是。”

        这方法听起来有点消极,但确实也是成功率最高的手段了。可是,余连却摇头道:“可是,躲在房间里,如果真要漏了马脚,便连逃都没法逃了。”

        我会被人发现?呵呵,除非船上多个迅风那种等级的调查判官了。菲菲心里面虽然这么想,但还是认真点头表示余连说得有道理。

        ……有一说一,他说的确实没毛病。

        “而且我都快要被苏琉卡王殿下玩监禁了啊!那个女人可是堂而皇之地说要监禁我啊!来而不往非礼也!要是什么都不做就直接灰溜溜地逃跑了,还以为我余某人真成舔狗了呢。”

        “……嗯,鱼儿难道不觉得很兴奋吗?”

        “这是兴奋不兴奋的问题吗?这是非常郑重的原则问题。”余连咬牙切齿道:“反正要是不闹上一场,我意难平啊!”

        “……嗨,男孩子还真是一辈子都长不大啊!”

        “嗯,别说好像是在勉强照顾未成年人好不好?你要是收敛一下嘴角上这唯恐天下不乱的笑,我说不定就真有点负罪感了。”余连无奈道。

        他随后解释道,要让苍空圣玉提前启动,需要使用不少宝贵的零元素结晶,但他身上已经没有存货了。如此一来,与其躲在房间里赌对方不会来突击查房,便不如去晨曦天使的宝库走上一趟,顺便还可以闹事。

        “总之,她都要监禁我了,我随便拿点东西当精神损失,不是很合理吗?”

        “嗨,只是去宝库偷点东西啊!”菲菲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我还以为至少是要到主引擎里埋点炸弹呢。我连这些都带来了。”

        她将罩袍另外一边掀开给余连看,果然那里挂着好四枚固定好的“钢笔”,上面还涂着蓝色的闪电符号,分明便是固态离子盐炸弹,看得余连下意识就咽了咽口水。

        “这玩意你从哪弄到的?”

        “不就是拉尔少将介绍给我们的那位很有门路的先生嘛。”菲菲笑道:“人家可厉害了,不但帮我们改了船,还介绍了很可靠的军火贩子。虽然价格是贵了一点,但东西也是真东西。我告诉他可以给他介绍一点新客户,他就很开心地打了个折。”

        “新客户?”

        “是啊,我把鱼儿你的那些学生们的联系方式都发给他了。”

        “我的学生?”

        “对啊,战神祭上的那些孩子啊!什么弗兰摩尔的愤怒官僚子弟,苏米人的淳朴镇长之子,泰拉比人的年轻复仇者之类的。”

        余连张了张嘴巴,刚想说什么,却听菲菲又道:“我现在可还挂了一个我们青年俱乐部外联主任和宣传部长的职位呢。这都是我的应有之义,鱼儿不用客气。”

        她随即露出了伤心的表情:“当然,鱼儿要是觉得我自作主张不对,也可以直接以主席的名义免了我的职。”

        余连直接露出了仿佛喝嗨了的笑容:“我只能说,干得漂亮!这世上没有谁比菲菲更懂我啦!不过,那个军火贩子靠谱吗?极疆星区是边疆倒是有这些黑道人士的发挥余地,可这玩意,越是靠近帝国腹地,便越是管控严格的。”

        “你也说了,是帝国腹地。确切的说,是以星球甚至居住城市为单位的。人类越多,公民和贵族居住越多的城市,官僚便越干练精明,治安机构的管控便越严格。至于其他地方,就会差上不少了。有的时候啊,我甚至觉得,帝国方面甚至是有意放任一些异种族持有武器的,要不然军功从哪里来呢?”

        嗯,虽然这听起来太不光明正大了,但也确实是帝国会干得出来的操作。

        “主引擎啊军火库啊中控室啊舰桥啊之类的地方肯定是过不去的,守备太严密了。而且这里是泰坦舰,谁知道是不是还有别的幺蛾子。不过,我知道把这东西埋在那里最好。若是能成功制造混乱,然后抢一架小型交通艇逃跑,才是最好的。”

        “抢交通艇?”菲菲不解。

        “我想过了,最好不要让帝国猜到,我手里有进行长距离空间跳跃的宝具。”余连说:“虽然这迟早是瞒不住的,但瞒得越久便越好。”

        “可是,我已经上船了。”菲菲依旧疑惑。

        帝国方面可多的是聪明人。既然菲菲无声无息地上了船,便足够让他们浮想联翩了。

        “所以才需要尽量误导他们的思路啊!我们撤的时候若采用了常规手法,应该会让帝国方面多困惑一段时间的。”余连笑道:“当然,若是情况不妙,再用圣玉逃走也不迟。釜街号那边的空间道标,已经记录好了吧?”

        菲菲表示她已经用订好了坐标,再次空间跳跃的时候,便能用罗盘直接来到釜街号的舰桥上了。

        “不过,人家好心好意地邀你上船当观察员,就这么不辞而别还闹事,说出去不会引发外交事故吗?”

        余连“呵呵”一笑,然后从衣袖里面摸出来了一个伪装成袖扣的小道具:“我录了音的,可以证明是她先要监禁我的。这年头虽然伪造音频很容易,但只要放出去便一定是场风波。别忘了,她是选帝王,下一步就只能是那张椅子了,又怎么可能没有敌人呢?苏琉卡王可还是个云英未嫁的淑女呢,不会给政敌留下这种把柄的。只要我们不要玩得太过分,她反倒是会帮我们掩饰的。”

        当然,这样一来,也算是彻底把这位未来的女皇陛下得罪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我迟早也是得和这种腐朽的封建贵族独裁者开战的嘛。

        不知道为什么,余连这么一解释,就莫名地觉得菲菲的心情好了很多。

        “我们下一步呢?”

        余连将念动魔眼拿了出来,用灵能隔空将其捏成了一根细细的丝线,然后甩倒了卧房天顶上的一处吊灯,轻轻地一拉,便拉开一个空隙。

        “通风管道?”

        “还是清扫机器人的出入口。”余连说:“我这几天在睡觉之前都要吃宵夜,并且有意会带些果皮啊骨头啊之类的小垃圾丢到放假角落里。每次机器人都是从那个位置进出的。”

        当然了,这些用于清扫的小型自动机械,其实比蜘蛛都大不了多少,行动的时候也几乎是完全无声的,不会影响住客的睡眠。不过,向余连这样的灵能者,若是有心,这小东西的行动又岂能瞒过其耳目呢。

        不过,这么小的通风口,估计也就只有这种小机器人和耗子能自由进出了。

        余连却屏住呼吸,继续通过灵能压缩着念动魔眼的材质,一直到它变成的细线已经完全消失在了肉眼的可捕捉范围内。

        过了两分钟,余连终于感受到了细线前进的方向,然后“喀嚓”一声直接关闭了某个机簧。他这才长长地喘了一口粗气。

        刚才的操作,就算是对他现在的能力来说,都还是挺煎熬的。好在,一切顺利。

        他刚想伸手抹抹汗,菲菲便已经摸出手帕给轻轻一插。

        余连呵呵一笑,打开了房间内的终端投影,切换到了娱乐模式,挑选了一部自己最近一直在看的电视剧《黄昏之刀》,并且把声音调大。

        “我最近每天晚上吃完夜宵都一定会看一集在睡的。有一说一,真的很好看啊!”余连如此解释道,然后握住了菲菲的小手,将她拉进了怀里。

        菲菲大约也知道对方想做什么,没有挣扎,反倒是满脸的兴致盎然。

        紧接着,便只听见室内一声轻微的“嗡”,仿佛是蜂鸣只响了一声似的,两人便已经从房间内直接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