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网游竞技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热场

第四百六十二章 热场

        随后的十几分钟,无论布伦希尔特如何地软磨硬泡,余连就是不愿意接受对方的挑战。无论是以整个银河和国家的战略局,还是以数个星系为主战场的战役局,乃至于星球地表上的“小规模”陆战,都不愿意接受。

        都已经是这个时代了,靠着“打游戏”刷姑娘好感度这种故事展开,不早过时了吗?

        面对着油盐不进的余连,布伦希尔特也有点无计可施了。她当然可以对余连说不打就从船上下来,但毕竟是堂堂的大选帝王,还真不好这么没脸没皮。

        “唉,看来我要修炼的东西还有很多呢。”她如此无奈地道:“我现在不但没有办法延揽你,甚至都没办法让你陪我玩上一场游戏。果然还是人格魅力不足啊!”

        必须要承认,这种如同太阳女神般明媚的姑娘摆出这么幽怨地喟叹了两声,魅力值顿时又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而且如此作态还真不是演出来的,就是天生丽质的自然加成了。

        这种女人,果真是恐怖如斯啊!

        如果不是余连太清楚对方拥有另外一层意义上的恐怖如斯,这时候说不定已经放弃抵抗了。

        总之,布伦希尔特的中型客轮很快便在古美亚星近地轨道上的空间站停泊,接着又换乘轨道电梯进入了对流层下部的私人浮空平台,这才在这里坐上了最终的交通工具,也就是所谓的龙船了。

        余连估算了一下,这前前后后的换乘时间加起来超过了半个小时。所谓的仪式感,往往就是要用对金钱和时间的浪费烘托起来的吧?

        好在,蒂芮罗人的脑袋还是很清晰的,大部分时候还是明白什么该高效什么该浪费的。而布伦希尔特所乘坐的龙船,确实是需要浪费的。

        这是一种看上去有些复古的交通工具,咋看像是一艘卸掉了桅杆和船帆的古代帆船。船体整体是银白色的,但船体上却镶嵌着最能反映晨曦皇家威严的金黄色,镌刻着美轮美奂、华丽典雅的笔画和花纹。虽然船只的整体确实被这些过于繁复的装饰包裹着,但却不会给人任何艳俗的感觉。

        整艘船大约有两百米的长度,船最顶端的露天平台也有百米多长。居于这高台之上,遨游于云海和天空之中,星球的海洋和大地都居于自己的脚下,倒是真的会有一种居于神位的错觉。

        这种星球内的浮空游船,采用的也是标准的反重力推进器,在空中平稳地漂浮和滑行时,都不会发出过于激烈的声,且飞行轨道非常平滑。

        只不过,仅仅只是用科技侧的力量在天上飞,是显示不了银河帝国统治阶级的威严的。

        说白了就是仪式感不够。

        于是乎,便有了九龙拉棺材……啊呸,三龙拉船的要求。

        在前面拉拽船只的,是三头巨大的飞行幻兽,没一头都有超过五十米的庞然身躯。它们的外形确实非常接近于余连家乡神话故事中的龙类,外形庄严华美,周身披着银色的鳞片和仿佛狮鬃一样的毛发,伸展开来的四翼充满了猛禽的特征,却是身长的两倍以上。

        它们昂扬着脖颈,发出了清亢的叫声,就仿佛是天鹅的鸣叫又扩大了一千倍似的。

        这是一种可以在近地轨道和宇宙空间中都能存活,甚至“翱翔”的古老幻兽,如果以蒂芮罗语直接翻译的话,应该是直接命名为“天空龙”。

        另外,蒂芮罗语中的“龙”,直译指的是“庄严神圣有爬行动物特征的巨兽”,这方面倒是和地球以及联盟形成了微妙的含义统一。

        蒂芮罗人驯养它们的历史已经有三千年以上了,在古老的宇宙开拓时代,身穿纹章机的星界骑士们,就骑乘着这种可以在太空中生存的战争巨兽争战星辰大海,为帝国的霸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然了,随着版图慢慢扩大,银河帝国豢养各类大型龙种战兽也越来越多,这种天空龙已经远不上是最强大的。然而,却一定是最受帝国人民欢迎和爱戴的。它们的存在,就代表着帝国光荣的传统。

        以上都来自帝国官方的说明。

        仿佛来自神话传说中的巨龙,扑打着四翼拖拽着巨大的浮空船划过了云层。不过数分钟后,船下的景致便已经从蔚蓝的汪洋变成了碧绿的林海。

        虽然方圆数百里的景致都一览无余,但余连知道,此时他自己是身处五六千米的高空之上的。以他的目前的实力,还没办法把灵性感知衍生得那么远,自然也无法搜寻到大海和地面中那些强大的幻兽。

        可余连却知道,祂们就在那里。每一只都有把拉船的天空龙当点心吃的实力。

        这次战神祭的目标,就是其中之一了。

        苏琉卡王的龙船贴着海岸线前进着,再次穿过了一大片密集的云海。在树林和海洋交汇之处,在余连的视线尽头,终于出现了一个人工建筑物的轮廓。那是一个椭圆形的建筑物,在此时的视野中,大约只有一个蜗牛壳般的大小。可是,余连却知道,那几乎算得上是全银河规模最大的地面单体建筑了,那是名为“天域大斗技场”的著名奇观,也是这颗充满了自然景观的古美亚星球为数不多的人工建筑之一。

        这座著名的竞技场中,曾经举办过十二次银河武道大赛,以及十八次天球银河冠军杯的决赛。

        当然了,它也是此次战神祭的起点。参加此次战神祭的二十余万名选手,将要在这里集合,誓师,然后出发。

        远远望过去,“大斗技场”周围已经聚集不少密密麻麻的飞行物,起起落落的,应该就是来运送各位选手的交通工具了。

        只不过,再厉害的交通工具,也一定不可能有身边这台龙船华丽吧?

        这不,九点钟方向那三艘一看就是高档定制款豪华游艇的飞行器,隔着七八千米就开始避让了,就仿佛是遇到了金雕的麻雀。

        只不过,在视野中蜗牛壳尺寸的大斗技场扩大到有五毛钱硬币那么大的时候,布伦希尔特的龙船还是遇到对手了。

        那是另外一艘龙船。同样的尺寸,同样的型号,同样的华丽,但相比起苏琉卡王以银色和金色为主色调的涂装的,对面的那艘却是浮夸的赤红色镶金的,咋看就像是一大片火烧云,看着就特别刺眼。

        余连很快便在那艘船上的侧舷找到了一个认识的纹章,正是卫伦特王家的纹章。

        啧,居然是那条老狗啊!不是说躺到培养皿去了吗?

        余连在背地里撇了撇嘴,觉得自己那天果然下手还是轻了。他知道自己当时已经不可能再有下重手补刀的机会了,却依然后悔不已。

        就算是稍微偏离一下刀口也好了,至少也能让那家伙在培养皿里多躺上两个月的。

        “啧,也就是我还年轻了。”耳边传来了布伦希尔特不满的嘀咕声,她表现得居然比余连还要不满:“奥斯坦娜,奏上一曲平安颂,祝贺卫王殿下平安出院。”

        ……如果没记错的话,《平安颂》在帝国这边,应该是葬礼的时候用的吧?

        余连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这还是他两辈子第一次看到布伦希尔特小姐这么任性的样子。

        很快的,悠扬平和的曲调就这样飘洒在了云海之上,平静安宁的音符之中,却又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悲怆感,便连天空龙的长鸣声都改了下去。

        余连大概明白布伦希尔特不满的原因了。卫伦特王的龙船由五条龙,比苏琉卡王的多。

        由天空龙拉拽的龙船,确实是属于皇帝和大选帝王专属的仪仗。除了皇帝的九条之外,各位大选帝王,将按照各自的资历、军阶、功绩等等进行评估,拉船的龙也会从六条到三条不等。

        布伦希尔特小姐毕竟是二十出头,才是大学刚毕业的年纪。

        卫伦特王则是年富力强的年纪,还有枢密院大臣,帝国元帅,大科学家,大实业家等等光环加身,有五条龙也是很合理的。

        “三十岁之前,我要有六条。”布伦希尔特愤愤不平地道。

        不出意外的话,三十岁你就有九条了。余连心想。不过这种事,就算是说了也没人信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居然这么讨厌卫伦特王的吗?那还让他当了三十年的枢密院首席?这难道就是成长的代价吗?

        卫伦特王倒是一点都不在意这边奏着的“哀乐”,反而将自己的座驾靠近了一点点。一银一红的两艘龙船,就这样并排着向前行驶着。不一会,那座巨大的圆形建筑物,总算是在余连的视野中出现了全貌。

        那是一座高度超过500米,长度和宽度都在3000米以上的巨型球场。建筑中央主体的大竞技场中,可以举办天球、飞行球等等大型团队比赛,当然也同样也可以进行最原始的格斗和角斗竞技。其周围的圆形坐席可以容纳100万人以上的现场观众。

        另外,大斗竞场还拥有全银河规模最大的穹顶设备,顶棚是可以随意开合的。

        而这个时候,其顶棚便确实是开着的,露出了人声鼎沸的坐席,以及正在大竞技场中央发生的一场战斗。

        那是一个年轻的帝国男子,正手持一柄双头矛,正在和一头足有非洲象那么大,长了四臂的怪物战斗着。

        当然,身处数千米的高空上,余连其实是看不清楚竞技场中发生的情况的,只能看见几个小黑点。他是从竞技场中漂浮的转播飞艇上投影出来的巨幅画面看到的。

        那个年轻人只是中等的体型,甚至有些偏瘦,外貌极为俊美,甚至有点偏阴柔。如果不是他正在挥舞着那柄看着就沉重的双头矛,使出了大开大合的招数,和那四臂怪物战得昏天暗地,妥妥就是个娘炮系的小鲜肉了。

        他的对手咋看像是个长了四只胳膊,毛发过于旺盛的超巨型猩猩,背后黑漆漆的鬃毛之后又横生出七八条锋锐的倒刺,看着就让人望而生畏。

        余连知道,这种叫做“四臂钢猿”的怪兽,是奎法山星球的食物链霸主,也是属于幻兽种的一类。纯论战斗力,它完全可以把配齐了外动力骨骼、重火力乃至于装甲载具的一个机动步兵联队全灭。

        可是,在那位长得很娘炮的帝国年轻人面前,这头巨兽却一点都占不到任何便宜,无论怎么疯狂地咆哮攻击,却都始终伤不到对方。

        几分钟,在上百万观众的围观中,年轻人的矛锋撕开了巨兽的要害,将其那足有牛头那么大的心脏拽了出来。

        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安静,随即便化作了暴风骤雨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俊美的年轻人一手横过来长枪,一手提着巨兽的心脏,露出了嗜血的笑,居然莫名地多出了一种魔性的魅惑感。

        所以,这是热场吗?

        就在余连还在辨认那人的长相时,对方却将长矛用力地向地面一插,伸手指向了高空处。他“嫣然”一笑,笔出了一个大拇指,在自己的脖子上划拉了一下,做出了邀(tiao)请(xin)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