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网游竞技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霸主的格局

第四百六十一章 霸主的格局

        这里毕竟是有着森严等级制度的万恶帝制国度。战神祭参与者的队伍,有个人性的,有地方性的,有企业性的,当然也可以代表他们各自的领主。实际上,对于武德充沛的帝国灵能贵族,尤其是掌握了海量财富、权力甚至有星球级领地的高等贵族,由自己的家臣或者被赞助者组件的队伍获得了冠军,那在上流社会是相当有逼格的事。

        当然,若是自己或家族成员亲自下场,那就是逼格中的逼格了。

        如此一来,作为上上届的战神祭冠军,作为武德充沛的帝国贵族的代表之一,布伦希尔特虽然没有再参加一次的兴趣,却也理所当然地组织了一个属于苏琉卡王家的队伍参加此次盛会。

        “我倒是没有指望他们还能拿下冠军。只要是能尽情地展示自己的风采,便足够了。不过,想要出个风头,好像也不一定非要用传统的手段,你说是吧?余连卿。到了比赛现场,记得联系一下我的部下哦。按照您的说法,是贝伦凯斯特家那只白毛狐狸的设计,那我又岂能不插上一手呢?”

        瞧她这口吻,余连几乎已经确定,这两大国的“公主”,在背后一定已经进行了不止一次py交易了,甚至说不定还处出一种接近于闺蜜的感情出来。

        只不过,想到在半个世纪之后,这两位全银河最杰出,也最强悍的女人,都恨不得用最高效最直接的手段将对方从这个宇宙上圆润地抹去,余连就感觉到了历史车轮轰鸣而过,将所有的情感和温暖都碾碎成一地冰冷残渣的现实感,顿时甚感唏嘘。

        “另外,我和某个讨人厌的家伙打了个赌。若卿能够坚持到最后,无论是你,还是我的队伍拿下了冠军,我可是能拿到一颗星球的十年收益的。”

        这就是银河帝国大选帝王们的魄力吗?赌注都特么是按星球算的?

        另外,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是谁啊?直觉告诉自己,一定和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有很深的关系!

        余连很想直接开问,但考虑到布伦希尔特一定是不会回答的,便也只能作罢了

        布伦希尔特又道:“在最后的神馐现身之前,你们完全可以和平相处,交换物资和情报,甚至一同攻略赛点。只不过,若是你和其余的星界骑士发生冲突,他们是会两不相帮的,这样可以吗?”

        余连点了点头。他已经注意到了对方话中的华点。

        其余的星界骑士?也即是说,在“星界骑士”以外的对手,包括帝国其余的参赛者队伍,他们是有可能做出别的举动的。

        “当然,神馐出现之后,你们是正面开战还是继续合作,我就不理会了。”

        等真到了决定冠军和mvp所属的boss战关头,就看余连和对方是怎么商量的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那个巨型太牢乌龟上线之前,他确实又多了一堆可靠的盟友。

        “我只有一个要求。”布伦希尔特道:“若联盟破裂,也请你们光明正大地正面开战。我不自己赞助的队伍会靠着不名誉的背叛而胜利。”

        “阴谋、背叛、违约、毁誓,在政治的舞台上,这些确实是难免的。我从没有指望过自己会永远地一尘不染。可是,还是那句话,要把这些阴私手段当做是常态,其人的格局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在历史上应有的地位,当然也如此而已了。”

        说到这里,布伦希尔特用带着讥诮和警告的目光瞟了那边笑容可掬的奥斯塔娜小姐一眼,方才对余连坦然地道:“到了我这个地位,除了名垂青史的霸业,又有什么还值得追求的呢?可是,余连卿,霸业是打出来的,却不是偷出来的。你可同意这一点。”

        这话似乎有点中二,但也确实也有逻辑自恰的道理便是了。

        “以后我或许是会有被迫使用鬼蜮伎俩的一天吧,但我也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现在,战神祭这一个区区的游戏,就要牺牲自己的原则?这也太没出息了。”布伦希尔特直视着余连:“那么,余连卿,可以在这里发个誓吗?在战神祭中,不要对你的盟友做出任何不名誉的举动,可以吗?若你同意,我们的盟约就此成立了。”

        余连心想这也是实在是太有仪式感了,但是不是有点仪式过头居然有点燃了?

        “我希望我赞助的队员们都是阳刚大气一身傲骨的勇士,便更不希望卿是个不折手段的阴险小人。”布伦希尔特看了旁边的首席闺蜜,吉娅菲尔女伯爵一眼,露出了恶意的笑容:“若你如此的话,有的人会很伤心的。”

        要指望未来的“深红彗星”,“猩红的女武神”会满脸娇羞地说:“谁,谁会伤心啊?”之类的话,那就是实在想多了。女骑士小姐同样坦荡地点了点头,道:“我确实是会伤心的。您是拥有前瞻性和预见性的军事改革家,无论是理论文章,还是行动达成的成果,都解释了我常年以来的许多疑惑。您拥有让人敬佩的智慧,确实不应该让自己沦为见不得光的策士之流。”

        好吧,虽然真的有点中二,但必须要承认,苏琉卡王和她的首席闺蜜确实是这样光明正大之人,也确实符合余连对她们未来的历史认知。

        冠冕堂皇的漂亮话谁都会说,但难的是真的付诸于行动。更难的是,她们虽然光明正大,却也对自己和世界有着清晰的认知,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成为理论意义上的道德完人。

        这就是所谓的豪杰之姿了吧。

        总之,除了克雷尔的黑云战团,余连便又和布伦希尔特的圣树小队达成了盟约。

        两大国的“公主”都是本大侠的靠山,要是不杀个七进七出,都实在是太对不起命运对自己的馈赠了。

        大概是这个馈赠实在是太天降了,余连总觉得有点德不配位心慌得很,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不过,殿下,这段时间,在下应该对帝国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害,也从来没有对银河帝国展示出任何的善意。”

        “确实如此。”布伦希尔特点了点头:“我几乎可以肯定,如果给你成长起来的机会,你一定会是银河帝国的的大敌。对帝国的威胁甚至将远在维多利亚·李之上。”

        “您对在下,就连一点恨意都没有吗?”

        “恨意?”布伦希尔特歪头打量了对方一下,抿嘴一笑:“余连卿,我很期待在堂堂正正的战场上击败你,降服你,亦或者杀死你的过程。可是我不会仇恨你的。士兵们应当仇恨你,骑士们也可以。可唯独我这样的人,是没有这样的权利的。”

        余连看了看对方那明媚的笑容,不由得叹了口气:“真可怜。”

        “我感谢卿的怜悯,但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冒犯啊!”布伦希尔特收回了笑容,郑重地道:“对面的联盟说我们是种族主义独裁帝国,这宇宙所有的罪恶的策源地。不过,我倒是觉得,说起邪恶,全银河所有的国家政体,不都是这样的吗?”

        余连表示自己实在是不能同意太多了。只不过,那也只是过去和现在。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

        “帝国自有国情所在。军国也好,压迫也罢,到了万载之后,也注定只是历史的一部分。不过,唯独有一点,我对我的祖国是确实是非常自豪的。”她停顿了一下,露出了傲然的笑容:“晨曦皇家和银河帝国,从来不吝于同真正的人杰分享财富和权利。”

        这确实是真的!那个想要当女演员的剑圣小姐的祖上,就已经充分证明这一点了。

        当然了,帝国毕竟是人类至上的种族主义国家,布伦希尔特的话应该加一个“人类”为前缀。可有一说一,晨曦皇室,除了盛产明君,对部下的封赏和褒奖确实也非常大方,几乎算得上是打工人心目中最完美的老板模板了。

        “余连卿,我到现在也没有放弃延揽你的打算哦。”布伦希尔特笑道。

        对方应该说的真心话。为了给布伦希尔特小姐一点面子,余连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要表现出恰当的骄傲出来才好。于是,他一边傲然地昂首挺胸,一边却肃然道:

        “殿下,生而为共同体的国民,生而为地球人。我很抱歉。”

        苏琉卡王当然明白了余连的意思,笑道:“是的,所以我也同样做好了,在战场上杀死你的准备了。”

        太过于光明正大就是这点不好,每次话都说得那么直接,让我怎么接啊?

        “所以,余连卿,还是继续以前的话题吧。如果你是共同体的最高统帅,面对帝国的全面侵攻,应当如何防御呢?”

        合着你还记着这一茬的啊!余连顿时无奈了。

        “要不,我们来一局?”苏琉卡王睁大了眼睛,兴致勃勃。

        余连把自己的全身都缩回了椅子上,认真道:“以两国之间的全面战争为棋盘,这可不是一时半会能结束的。”

        “确实。”布伦希尔特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那么,就来一句普通的会战如何?吉莉,奥斯塔娜,你们给我们来做裁判。”

        “不,殿下,我得了吃完饭打模拟战就一定会死的病。为了战神祭,请您务必放过在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