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小说 - 网游竞技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章 “异种”市

第四百五十章 “异种”市

        共同历831年5月14日,距离战神祭开幕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一个星期以前的那次暴乱,现在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就是让整个帝国鸡飞狗跳的全面宵禁,现在也已经宣告解除。帝国的文化政治中心以一种让所有市民和外国观察者们瞠目结舌的速度,迅速恢复了正常。

        紧接着,节日庆典欢快的气息,就像是从自己的藏身之处钻出来了似的,再一次降临到了这个帝都。

        为了给战神祭预热的各种官方的或民间的庆祝活动依旧络绎不绝。大部分人很快便忘掉了之前的紧张,又一次投入到了现有的愉快之中。

        帝国决策层的决定是正确的。民众只要有了盛大的游戏,是很容易就忘却之前发生过的灾难的。哪怕仅仅只是为了这个,他们都是绝不会取消这次战神祭的。

        只不过,明眼人似乎已经能感觉到,被大众视为一场盛大运动会的战神祭,现在还没举办,就已经蒙上了一层带着血腥味的阴影。

        位于帝都外环规模最庞大的一个星空都市,足足有一亿四千万人常驻人口居住的玛莱市中,一万多人的市民占据了一处中央广场,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露天集会。

        他们大多数是拥有棕褐色皮肤,体态健美敏捷的弗兰摩尔人。不过,这其中却也包括了身材矮小的奎菲人,柔弱憨厚的拉扎凯人,瘦弱的苏米蓝人。同样也包括了相当数量的盎芒人、沃夫冈人和基夫林人。

        可是,唯独没有人类。

        这个城市叫做玛莱,在帝国语中包含有“异种”、“异类”的意思。这也确实是帝都境内规模最大的一个非人类异星种族的居住点,也是整个帝都中人均收入最低,居住环境最差,城市规划最乱,治安也最恶劣的一个城市。

        当然,这个治安最“恶劣”是相比起帝都其余天区的。若是和其余天区,以及其他国家相比,这个玛莱市绝对算得一个岁月静好了。女孩子深更半夜出门,只要不往暗无天日的小巷子里钻,基本上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帝都,天子脚下,治安再差也必须得有一个限度。人类的警察确实不太愿意到这个城市中服役,但与此相比,这里却布置着全帝都所有星空都市中规模最庞大,种类最齐全的自律治安机械。

        这不,在广场周围安静矗立着的大小上百台治安机械人的俯瞰下,一万多人的集会现场,气氛虽然热闹欢快,却也并不显得纷乱。

        这时候,舞台上的歌舞节目刚刚结束。接着便有人在大众的欢呼鼓掌声中,走上了舞台。

        那是一个稍微上了些年纪的弗兰摩尔人,在这些居住在帝都的异族中,应该还是有点威望的。不过,他上台以后,足足过了三四分钟,现场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很显然,这威望还是挺有限的。

        弗兰摩尔绅士先是讲了一段听起来很有感情,但细论起来似乎没什么内容的演讲,将底下已经有人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了,这才道:“请诸位放心,我已经广泛听取了多方的意见。并且也在大议院和各位元老们商讨过了,对弗兰摩尔星系的1000亿金龙的基础建设投入,绝不会有打折扣的。”

        人群中开始出现了窃窃私语,有的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但有人却大声嚷嚷道:“政府的官员呢?萨托殿下承诺给我们的政府人员任免呢?”

        “这,这个……”弗莱摩尔人支支吾吾地道:“我觉得,这种事情,是需要大家长时间,多方合作努力的……”

        “叛徒!”有人大声打断了他的发言。

        “走狗!”有人发出了咆哮声。

        弗兰摩尔绅士拿着手帕抹着汗,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舞台上那几台魁梧威严,仿佛铠甲巨人一样的自律治安机器人。

        不过,很显然,治安机器人的ai水平确实有限,只要市民们没有什么违法犯罪的行为。他们是很乐意装成人畜无害的雕像的。

        就算是以帝国的严苛法律,骂人也远远没有到违法的地步嘛。

        弗兰摩尔绅士在千夫所指地痛骂中,努力地向大家解释着。

        在他的头顶,光幕在空中投影出了巨大的全息投影。图像之中,是充满了科幻感的巍峨城市投影,紧接着,画面开始拉升,城市渐渐变小,化作了星球的地表。越爱越多代表城市的密集光点出现在了画满上,由四通八达的光轨网络将他们彻底连通。

        紧接着,光幕上便切换出了“弗兰摩尔人的未来!”这样的字眼。一位衣冠楚楚高大俊朗的帝国贵族便出现在了画面中的c位。他身后是无数的弗拉摩尔民众,人人都露出了坚毅而充满希望的表情,注视着浩渺的苍穹,就仿佛正要向无限星辰大海的彼方而进发。

        然而,画面之下,所有的异星种族们,却已经乱成了一团。台上的那个弗兰摩尔绅士虽然狼狈不堪,但也是有相当数量的支持者的。很快的,口头上的互相指责便迅速演变成了推攮和老拳。

        好在,在演变成全武行之前,周围的自律治安机器人便已经发动了。

        “帝国市民们,立即停止你们的不法行为!立即停止你们的不法行为!否则我方将采取反制措施!”

        机器人在发布着这条口头信息之前,便已经开始行动了,二话不说就像发生斗殴的人群密集中透支了眩晕弹,随后便大踏步地冲入了人群,将率先动手的十几人迅速拿下。

        误伤肯定是有的,但帝国的执法部门从来不会考虑这一点。他们只要知道,几番的治安机器人在半分钟之内就将一场可能的暴乱扼杀在了摇篮之中,这就可以了。

        三个穿着朴素的人类,正乘坐着悬空的光轨列车从广场上空经过,正好是亲眼目睹了面前的一切。

        他们分别是一位儒雅俊朗的青年,一个娃娃脸的少年,以及体型庞大让人望而生畏的大黑胖子。

        不用说,自然是天域共同体留学生总会的会长谭继泽,干事基利安·沙扎比和干事兼总会mt安德罗·莫塔了。

        说实在话,他们在帝都都有一段时间了,但真正来过这个玛莱市的,就只有谭继泽了。莫塔看着周围占压倒性数量的异星族群,稍微表现得有点紧张,一直紧紧地扣着腰间的的伸缩甩棍。可是,年纪更轻的基利安却对这里很是好奇,一直都在左右张望着。

        莫塔看着这一幕,微妙地有点挫败感,

        “这小子一定是每天都要通过大猫的地盘,已经习惯了。”

        听到广场那边的讲话,基利安问向自己的会长。“所谓的政府任免,是什么意思啊?”

        “萨托大公在劝告弗拉摩尔解放组织放下武器的时候,向他们承诺过,一定会让让弗兰摩尔人在政府和军队中任职的比例超过七成。这就是所谓的弗人治弗了。”谭继泽道。

        “可是,帝国不是已经把弗兰摩尔星系领土化了吗?他们又怎么可能在这方面妥协……哦,我明白了,萨托大公是骗他们的?”莫塔觉得自己发现了华点,心里顿时有点暗爽。他赫然发现,如果自己没有来帝国留学,没有认识这些朋友,只是在国内守着家里那一亩三分地,估计一辈子都是问不出这种问题来的。

        谭继泽笑着摇了摇头:“记住,安德鲁,还有基利安,无论是帝国,还是萨托大公自己,到了那个地位,最大的资本便是他们的威望。而威望又往往是通过政治信用累计起来的。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越不能随便骗人。萨托大公既然当初敢给出这样的承诺,自然是得到了帝国方面默许了的。”

        见两人都露出了思考的身上,谭继泽便继续解释道:“当然,所谓的弗人治弗,肯定也有别的操作余地。譬如说,让所有的官僚和军官都到帝国的专门学院中洗洗脑。亦或者,优先委派有帝国本土教育和生活背景的人。再譬如说,把主要做事的副职位置留给弗兰摩尔人,帝国人的官员占据正职。”

        莫塔听得目瞪口呆,心想玩政治的居然是这么脏的吗?我果然才刚刚入门啊!

        基利安却想了一想,道:“可对于弗兰摩尔人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谭继泽看着这个天赋出众的小老弟,欣慰地笑道:“是的。在未来,弗兰摩尔星系的政府,以及当地卫军军官中,便会出现了大量弗兰摩尔人了。只要到了这一步,弗兰摩尔人的很多权益就能得到保障,他们会满意的。当然,换个方向思索一下,这也是弗兰摩尔人彻底国民化的开端了。”

        帝国境内的弗兰摩尔人口已经超过二百亿了,而且这个族群的整体素质甚至还在沃夫冈人和盎芒人之上。要是能彻底国民化,对帝国的长远来说,自然是大好事。

        如果能继续下去,这当然是双赢的操作了。

        可一切的前提是,萨托大公还继续活着。

        “帝国政坛反对这个政策的应该也有很多人吧?现在萨托大公已经死了,一定会生出许多波澜的。”基利安道。

        “正是如此。洛德嘉泰议员也当了十年的议员了,有几番声望,但还是比萨托大公确实差得太远了。”

        洛德嘉泰说的应该就是那个正在舞台上被人围攻的那个弗兰摩尔老绅士了。看得出来,他应该还是有些支持者的,但好像骂他是“叛徒”的反对者却更多。

        “如果从谁收益谁大,谁就最有嫌疑的阴谋论者角度,我甚至都怀疑,这后面的幕后黑手一定是联盟呢。”谭继泽笑着道。

        基利安也不由得乐了,但莫塔却没有笑,反而用近乎于笃定的口吻道:“那就一定是联盟干的。”

        见两个朋友都看向了自己,大黑胖子便又补充道:“联盟的都是伪君子。我们老家的魔幻可乐厂上次和联盟的财阀谈合并的时候,说好了会用他们渠道和资金帮我们推广品牌的。结果才合并一两年,天堂可乐、天堂果粒奶,还有梦幻雪糕就再也看不到了。明明大家都很喜欢的呢。”

        “天堂可乐啊,真是童年回忆啊!”谭继泽也不由得感慨了一声。

        “是吧。帝国坏,但联盟的那些奸商更坏,我们一定得对他们提高警惕。”莫塔道。

        年纪最小的基利安倒是没听说过什么天堂可乐,也没这方的情怀,还想要说什么,却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偏过头去。他随即便注意到,斜对面和自己隔了三排座的地方,也坐了四个正在交谈的弗兰摩尔人,都是风尘仆仆的旅行者打扮。其中一个青年似乎对同伴们的交谈不怎么感兴趣,一直在看着自己这边,似乎是在暗中观察。

        于是乎,基利安便和那个弗拉摩尔青年有了个视线的直接接触。

        好在,后续的展开并没有向“你瞅啥”,“瞅你咋地”这样微妙的方向发展。那个的弗兰摩尔青年友好都向基利安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

        这个时候,掉在高空中的光轨列车已经驶出了正在骚乱中的中央广场范围,在一个三层楼高的车站边停了下来。

        “青铜钟大街站,青铜钟大街站到了。”

        基利安和赶忙起身,和同伴们一起下了车。不过,可是,就在他刚穿过车门夸上了月台,基利安便再次看到了那四个弗拉摩尔人。

        “怎么了?”谭继泽注意到了对方的异常。

        “那边那几个弗兰摩尔人……”基利安沉吟了一下,低声道:“我们得小心一点。”

        莫塔的脸顿时就沉了下去,正想要过去和那几个弗兰摩尔人聊聊“你瞅啥”之类的话题,却被谭继泽拉住了。

        “没必要节外生枝,小心一点即是。”他扫了那几个弗兰摩尔人一眼,便直接将他们的面貌都记在了脑中,这才带着小伙伴们离开了车站。

        车站之外,是大片大片修建得极为密集的建筑群。就算是最低矮的楼房也都有十层楼以上。聚集在一起,顿时仿佛一座钢铁形成的巨大雨林,看着就让人望而生畏。

        基利安和莫塔都觉得,如果没有详细的地图,他们进去以后一定是会迷路的。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里是整个帝都人口最密集的太空都市了。一亿多人挤在这么一个中轴线最长也只有五十多公里的人工天体上,其城市规划会如何,自然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这城市虽然拥挤,但毕竟身处帝都,街道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整洁的,倒也不用担心会在那里踩到死掉的流浪汉尸体之类的。

        三人随着下车的人群出了车站,穿过了相对宽阔的大道,进入了那大片的建筑丛林之中。这么一瞬间,眼前的视野一下子就收拢了,就像是突然被挤入了狭窄的山道之间。两侧笔直的“山壁”几乎望不见尽头,一下子将穹顶的星光,压缩得只剩下一条细细的缝隙了。

        三人面前的道路顿时就这么暗了下来,阴森压抑